劇場

劇場,有時又稱劇院,意指特定的、由永久性的建築體構成的表演場所,亦可作為表演場所的總稱。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0/06/10 | 精選轉載

台灣藝文團隊的悲哀:一定要心血付之一炬,才能得到政府協助進駐公有空間?

倉庫、佈景、劇場被燒的確是會讓表演藝術工作者非常心痛,但接二連三發生雲門、優人、紙風車遭逢祝融,各級政府文化跟消防主管機關為何始終沒有作為?

2020/06/04 | 蔡孟凱

除了批判台灣市場不夠大、政府不作為、教育太失敗,藝術家們還可以做什麼?

身為藝術家,如果你真的下定決心將人生投注在舞台上為藝術燃燒,那與其無止盡的靠夭市場不夠大、環境不友善、政府不作為、教育太失敗,相信我,真的還有很多事情值得你花心思好好思考。

2020/05/23 | 方格子vocus

雜談│我們為什麼需要劇場(下):藝術救國

藝術它具有思考性,而這種思考是能夠開啟社會的討論,只要能展開討論就能找出更好的生活方法與思考方式,潛移默化之下,社會就會被改變,就能慢慢地拯救國家。

2020/05/23 | 方格子vocus

雜談│我們為什麼需要劇場(上):劇場的公共性

一個國家的劇場發展如何,可以看的出來那個國家民主、自由、文化水平如何。因為劇場裡經常反映社會的敏感神經,一個國家如果沒有足夠的包容性與開放性,劇場的演出一定會被迫停演。許多各式各樣的藝術創作者,都在自己的領域上思考著人類未來的可能性,也是人類進步的重要基石。

2020/05/19 | 讀者投書

被大環境耗損殆盡的身體:雲門舞集之外,台灣舞者的職涯困境

也許,現今國人的藝術因子能夠提高一些,台灣的藝文環境也不會是現在的樣子。當然,退一步思考,現在與30年前的台灣藝文環境有很大的不同,然筆者仍希望有朝一日,國內舞者能在自己的土地發展,而父母不再為想跳舞的孩子擔憂未來出路與生計。

2020/05/02 | 鍾喬

劇場、亞際與在地文化:爬梳農村婦女劇場的發展軌跡

921大地震後在東勢災區成立的「石岡媽媽劇團」。今年是這個以農村婦女為核心的社區劇場,成立的重要一年。而這個農村女性劇團,又是如何在發展20年後,因著參與者年歲的增長,在勞動生活美學上,受到一群大學教育劇場師生的觀照呢?頗值得探究,特別是知識份子與女性庶民,因著「對話」關係,所共同形成的文化行動。

2020/04/14 | 鍾喬

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重新「歷史化」白色恐怖歷史

對於轉型正義文化創作的反思,我常說,縱或觀點有異,卻因革命者曾以實體的存在,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因此,記憶所堆起的千層骨骸,得以在我們面前重新現身。面對記憶前來叩門,唯有在劇場作為一種文化生產的前提下,檢視左翼革命在「去帝國」的特殊性下,從民眾的、民族的內涵與脈絡,重申以第三世界視野出發的人權價值。

2020/03/28 | 蔡孟凱

劇場線上展演的可為與不為:表演藝術在武漢肺炎下的絕處逢生

在劇場被迫關門的時候,朝數位化另闢蹊徑成為藝文界最直覺的選項之一。而至今各領域的藝文工作者在網路世界所展現的創意、熱情、與堅持,都無疑是劇場寒冬之下最令人暖心的景色。線上展演是一個(夠)好的解方嗎?前幾天臺灣民眾黨立委在質詢時就能成為很好的討論引子。

2020/03/14 | 讀者投書

來自劇場工作者的心聲:藝文產業紓困預算到底值不值八億?

文化部長鄭麗君在接受賴士葆立委質詢時,甚至被質疑文化部有什麼偉大的地方,需要編列8億新台幣的紓困預算?此番言論聽在劇場工作者耳裡,未免覺得淒涼與慚愧。淒涼的是原來表演藝術(或整個藝文產業)在這名立法委員眼中不值這個價?慚愧的是藝術從業者們與一般民眾之間顯然還存在著巨大的溝通鴻溝,以致人們普遍不了解演出團隊除了票房還承擔著什麼損失?

2020/02/15 | 鍾喬

戲中如何有《壁》?走進劇場探索白色記憶的血跡

《壁》的主題,在免於二元對立的僵化處境下,被另類底處理成《戲中壁》裡,經常挑動觀眾當下觀念的一種行為。這齣戲一開始就不是為還原歷史真相而作,而是意圖經由劇場與觀眾對話;因此,一起進到劇場來探索或思考白色記憶的血跡,是一切的初衷與目的。

2020/01/09 | 鍾喬

劇場匯演「斷面」:在寶藏巖場域中,找尋亞洲冷戰記憶體

一項值得一提的劇場匯演,稱作「斷面」。這項計畫,開展已有一年以上。主要思及這麼多年來,透過劇場的民眾性,我所識得的幾些亞洲劇場團隊與工作者,如何重新反思冷戰作為東亞共同記憶的環節。

2019/11/21 | TNL特稿

《一主二僕》:#METOO時代的惡女機器人

《一主二僕》的原劇名「生存空間」(Lebensraum),此詞彙源自19世紀,結合達爾文《物種起源》,闡述政治空間的擴張,被納粹主義濫用,成為侵略他人領土的政治學說。《一主二僕》是性別的空間征戰。

2019/10/18 | TNL特稿

《白色說書人》:回憶白色恐怖家族苦難史,學習修補撕裂的關係

《白色說書人》避開了對威權體制的直接控訴,嘗試處理白色恐怖統治下,人與人之間情感關係的扭曲、糾結、斷裂,亦企圖探索(至少是自我)和解的可能。然而,這樣的切入角度,反而更能凸顯白色恐怖之所以恐怖的核心。

2019/10/16 | 精選轉載

當代劇場大師彼得布魯克:我的創作彷彿依循著螺旋的路徑,每繞一圈就更縮小一點

18歲擔任導演,畢生投入劇場創作的彼得.布魯克(Peter Brook)被譽為20世紀下半葉最重要的國際劇場導演,透過本文,一次讀懂大師。

2019/04/22 | TNL特稿

飛人集社劇團最新作品《黑色微光》:留下什麼,就會成為什麼樣的大人

《黑色微光》雖然並非一齣追逐夢想的戲,卻以舞台上的光影、面具、演員、人偶等多種畫面交織出夢境,刺激觀眾的想像力。飛人不會稱此戲為「兒童劇」,而是「親子劇」。

2019/04/15 | 鍾喬

PM2.5下的「里山相遇」:差事劇團vs.油甘子劇團之身體對話(下)

「變身」,對於劇場人並不為奇。因為,每回的登場,都要面對嶄新的一次「變身」。但,這一回顯得不那般尋常一些些。當所有人戴上N95口罩,在霧霾下綠油油的稻田裡,留下拍照的身影時,那一張張不同表情的身體,展現的恰是現實與想像交錯發生劇場性儀式。

2019/01/02 | 鍾喬

回首《拾月》劇場30年紀念:在後現代的閃避中反叛

《拾月》就是發生在淡水海邊廢棄造船廠的一樁「事件」⋯2018年底,《拾月》被置入「野根莖-2018台灣美術雙年展」中,以「野身體」被命名,再次與整整30年後的觀眾見面。

2018/10/25 | 高雄電影館

專訪VR「新」導演陳芯宜、楊雅喆:一起沉浸於恐怖與死亡(下)

VR與感官的接近性是導演陳芯宜最感興趣的部分,她認為在VR的世界裡,愈真實的東西她愈覺得假,反而愈虛擬的東西愈覺得真實;而觸及生死議題,楊雅喆的《帶你上天堂》則帶觀眾走一趟死後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