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

劇場,有時又稱劇院,意指特定的、由永久性的建築體構成的表演場所,亦可作為表演場所的總稱。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17/07/15 | 暗黑手帳

【解嚴三十】以「氣」召喚戒嚴之痛

《脫北者》於我而言,要完成的不是一齣戲而已,我更想要達到的是讓亞洲冷戰史更為客觀地形成一個赤裸裸的、沒有形象的、未知甚而不確定的「他者」。但我被包裹在感官之中的精神世界,卻是如此渴望與一去不復返而被忘卻的時間交流,這種渴望是恆定、真實的東西,即使它根本就是吉光片羽。

2017/06/12 | 蔡孟凱

劇場接待人員的日常思考:遲到和觀眾扮演的角色

問題是你們票卷上就是要寫清楚啊,演出時間跟演出開始時間不一定是一樣的吧?你們也沒說半小時前就可以進場啊?

2017/05/27 | 鄭芳婷

五維度當代熵相:評台大戲劇系《全景賦格》

不得不說,《全景賦格》的確有些許畢納.鮑許(Pina Bausch)舞蹈劇場的況味,尤其是舞台上一眾表演者激情與冷漠並存的專注神情與精準動作。但比起鮑許對動作起因的強調,《全景賦格》似乎更為強調了動作起因的消散。

2017/05/11 | AQ廣藝誌

【插畫】請走、拉fly、下舞台?劇場黑話大破解-10道劇場問答題

劇場幕後的技術人員幹起活來,不僅渾身穿得黑嘛嘛,就連彼此間的對話也是處處暗語。透過下面10個題目,測一測這些黑衣人們愛用的行話,是否真的那麼令人費疑?

2017/04/26 | 蔡孟凱

閉門者孤芳自賞,入世者焦慮恐慌:評《少年金釵男孟母》

《少年金釵男孟母》從劇名便已告訴觀眾,這齣戲談的是性別,談性別的戲劇作品族繁不及備載,真正的課題是要用性別去談什麼?怎麼談?

2017/04/19 | 鄭芳婷

台灣當代戲劇中的「人」:評四把椅子劇團《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這齣戲之所以可能成為台灣原創劇本的經典,並非只是因為少見的主題及表現手法的成熟優異,更在於它採用如此主題,以逼近那個「當代社會的『人』從何而來」的關鍵問題。

2017/04/06 | 半本 Semi-

對性別酷兒的再思——從性別文化節說起

看畢這齣音樂劇,加上演出後的嘉賓分享,的確是擴闊了自己對於性別的想像,對於「性別」有著更多的思考。

2017/04/06 | 半本 Semi-

對性別酷兒的再思——從性別文化節說起

看畢這齣音樂劇,加上演出後的嘉賓分享,的確是擴闊了自己對於性別的想像,對於「性別」有著更多的思考。

2017/03/19 | Beyonder Times

知天命之年從紐約移居到世界另一端,美國劇場服裝設計師在台灣重燃熱情

在那裏,她遇見了許多來台灣生活的外國朋友,人們無須排練或徵選,只要想表演都能上台,勾起她的劇場熱情。

2017/03/18 | AQ廣藝誌

拜託你,忘記我:舞台上的迷你麥克風

當我拿「小蜜蜂」和「小螞蟻」這樣的民間用語去請教劇場音響技術人員的時候,鬧了一點點笑話-喔,那叫「迷你麥」(Mini Mic)啦。

2017/03/18 | AQ廣藝誌

編舞家們靠「譜」不靠譜?

舞譜也是有的,但在編寫和辨識上都門檻極高,應用困難。那麼,編舞家們究竟是如何記憶、保存他們的舞作呢?

2017/02/15 |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

【創意書院畢業生專訪】張家瑋︰學習做一個完整的人

「要成為一個演員,就是要成為一個完整的人。學習做演員的過程就是學習做一個完整的人。」

2017/02/11 | AQ廣藝誌

陳佾均:我想當的戲劇顧問是這樣的……

一個稱職的戲劇顧問,最該不時拿出來撞一撞創作者的重要問題是:我們此時此地幹嘛要演這個戲?

2017/01/04 | 麥樂文

【文評三四五】在香港的劇場與電影中發現陳映真

虛實交錯的《半邊人》顯然不能簡化成〈將軍族〉的改編電影,不過小說〈將軍族〉構成了電影的潛在文本,小瘦丫頭和三角臉的角色,與阿瑩與張松栢之充滿張力的關係互相指涉。

2016/12/17 | 劉 星佑

評2016年新舞臺藝術節:「家在藝起,跨界極限」

2016年第二屆舉辦的新舞臺藝術節,兼顧老、中、青不同世代的觀者,與不同愛好者的興趣,從東方到西方,古典到現代的表演,對於藝術節節目的安排,有著面面俱到的企圖心,未來如何讓教育推廣可以更為扎根的與校園相互配合,以及如何讓廣泛搜羅式的節目表,變成更為聚焦、具有主題與台灣特色的藝術節,值得期待。

2016/10/31 | VOGUE

14歲德國男孩的自信發言,讓他重拾夢想:「我以後要當個劇場演員」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當我決定要走劇場這條路時,我媽的表情有多錯愕,因為她總是擔心我會餓死,或是娶不到老婆。」

2016/10/31 | VOGUE

14歲德國男孩的自信發言,讓他重拾夢想:「我以後要當個劇場演員」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當我決定要走劇場這條路時,我媽的表情有多錯愕,因為她總是擔心我會餓死,或是娶不到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