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能組別

功能界別(英語:Functional constituency),又稱為「功能團體」,即「職業代表制」(英語:Professional representation),1997年之前稱為「功能組別」,位於香港特別行政區內,代表指定的商會或行業在選舉中擁有特別投票權的類別。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9/06 | 白水

【漫畫】「三權分工」好明顯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強調香港是沒有「三權分立」,又指有些司法界人士過去說的「三權分立」,往往是在說「分工」。

2020/04/22 | 岑敖暉

繼續推動35+,還是全面杯葛9月立法會選舉?

一直以來,中共及港府以「文明法制」包裝下進行極權操作,但現時港澳辦、中聯辦出手撕毀體制「攬炒」,我們還需要推動「35+」立法會議席過半嗎?

2020/04/15 | Y.t.Chan

假國家安全之名「攬炒」

早陣子駱惠寧還有提及要處理深層次問題,現在都擱在一旁。或者在中共眼中,所有問題,不管深層次與否,都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有人不聽話。不聽話,就要打到他聽話,或者要令他消失。

2020/02/26 | 精選轉載

搶功能組別,不是要永續它:「真雙普選」終局之戰路線圖

坊間有些意見認為通過國際壓力爭取普選才是主戰場,也有意見認為既然要取消功能組別就不應該參與功能組別。我認為,這些訴求和搶功能組別本身沒有矛盾,反而是一體兩面,互為補足。

2019/12/15 | 朱凱廸

有關2020立法會「功能組別」選舉

民主派2020在立法會功能組別選舉的極限是8(現有) + 4(新搶攻傳統功能組別) + 4(超區mission impossible)= 16席。

2019/09/06 | 區家麟

請大家留意這宗賄選種票案

廉政公署起訴17人,涉於2016立法會選舉資訊科技界別中賄選及種票,其中五人是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的總)理事或職員。「的總」近年戰績彪炳,積極參與愛國事務,何君堯是義務法律顧問。以下綜合報章搜索,有些背景資料,由近至遠羅列。

2019/07/03 | 林彥邦

這些年來,立法會尊嚴如何一再被踐踏?

上個年度立法會財委會開會184小時、批出撥款2514億,平均每秒批出撥款38萬。據說復修立法會大樓需要6000萬,這筆費用放上財委會不用3分鐘就能通過,但若要去「復修」這個議會的尊嚴,恐怕一輩子也不夠。

2019/06/15 | 阿離

陳健波與銅記燒味阿叔

陳健波是位西裝畢挺的尊貴議員,他昨日的發言雖然一句粗言也沒有,但對很多人來說是「難聽過粗口」。相反這位燒味阿叔懷著一種寬博的胸襟,分析時事起來有如《庖丁解牛》一樣。

2016/09/05 | 周雪君

功能組別邵家臻、姚松炎跑出

姚松炎爆冷贏謝偉銓,邵家臻在社福界混戰中脫穎而出。

2016/09/03 | 林兆彬

失去少數否決權的災難

一旦非建制派在「分區直選」議席中未能過半,建制派便會配合政府,立即修改議事規則,限制議員議事和監察政府的權力。⋯⋯到時候,香港立法會將會變成像中國人大一樣的橡皮圖章。

2016/09/01 | 區家麟

不要丟失你手上僅有的權力

有錢的人,早已在選舉中享有優勢,平民手上的兩票不要為他們錦上添花。

2016/09/01 | 精選轉載

當反對派議席過半之無限可能—獨立、恢復本土語言、停止赤化

以蘇聯解體為例,點出了當反對派議席過半,實在可以引出無限可能,例子有立陶宛,一過半,第二日就宣布獨立。

2016/02/19 | 林兆彬

失去少數否決權的災難

一旦民建聯周浩鼎在新東補選中勝出,建制派便會配合政府,立即修改議事規則,限制議員議事和監察政府的權力。他們修改議事規則的方向,筆者估計是限制議員的發言次數和時間、限制點算法定人數規定,限制議員提出修訂案的次數、制訂終止拉布機制、甚至懲罰被逐離埸的議員在短期内不可以再出席會議等等。

2016/02/19 | 林兆彬

失去少數否決權的災難

一旦民建聯周浩鼎在新東補選中勝出,建制派便會配合政府,立即修改議事規則,限制議員議事和監察政府的權力。他們修改議事規則的方向,筆者估計是限制議員的發言次數和時間、限制點算法定人數規定,限制議員提出修訂案的次數、制訂終止拉布機制、甚至懲罰被逐離埸的議員在短期内不可以再出席會議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