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1 | 精選書摘
《好女人受的傷最重》:我是被男友性侵之後,才跟他在一起的
我寫這一個案例的目的是,請別再教育女孩要順從、乖巧,那可能會害了她的。要給女孩自信與思辨能力,這樣才能免於被壞人洗腦與控制。
2018/08/31 | 傅紀鋼
《黑鏡》:人性沒有真善美,過度悲觀的警世寓言
不少新科技的誕生,都讓人類社會演化出挑戰自然的文明。而由查理・布魯克編劇、製片的《黑鏡》卻刻意點出,人類絕對不會善用新科技。《黑鏡》的一個核心是:沒有露面的社會大眾,才是真正左右故事主角行動的的黑暗勢力。
2018/07/05 | 精選書摘
《黑土》推薦序:關於罪行的記憶與被遺卻的罪行
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在書評中,稱《黑土》不僅是猶太大屠殺的重要歷史著作,更是一部政治理論作品。確實,作者斯奈德所提出的理論,挑戰了很多過去對猶太大屠殺的主流歷史論述。
2018/05/29 | 精選書摘
當媽媽成為「冷漠旁觀的加害者」,如何把母女關係愛回來?
對內心受過終極背叛的人來說,信任不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而是一件需要持續反思與堅持的行動。如果能夠有一段安全而穩定的治療關係,可以幫助她們重新建立對內在感受的信任,增進在人際關係中的判斷力,而在創造與維持更多好關係後,安全感會逐漸豐厚起來。
2018/02/28 | 謝東霖
【插畫】政府為何遲遲不公布二二八加害者名單?
公佈加害者名單會破壞社會和諧嗎?還是只是破壞了加害者的生活和諧?
「這跟本案無關」六個字,代表台灣法律拒絕給犯錯者一個機會
一個人會做出一件事情,背後是由很多原因促成的。只要是人,就會有人性;只要是人,就會有犯錯的時候。而如果我們不去看那個人,只看他做的那件事情,也就是「這跟本案無關」,那麼處罰就沒有實質用處,你處罰到的是他的貧窮。
2017/12/21 | 男性解放
男男性騷擾最常見?這已經不是標題殺人了,連內文都令人吐血
風向新聞在一則報導機構性侵的新聞中提及「最常見的性騷擾發生在男性對男性之間」,讓我們非常好奇。於是我們找了一下研究全文,讀完後對照新聞內容差點吐血。
2017/10/20 | Lo
台大潑酸事件1死3傷,李茂生:學校別吝於對「邊緣人」付出
台大教授李茂生認為,台大校方在這件重點應該在於住宿同學的安撫,以及射程更為廣泛、更深的大學生心理建設。
2017/07/27 | 男性解放
「身為男人竟然被性侵?真沒用」——破解男性性侵受害者的常見迷思
從辛巴威獵精黨到無套內射性侵案,社會大眾的反應中,仍可以看到許多性侵迷思。本文以男性性侵受害者為中心,整理出一些常見迷思。
2017/06/06 | 精選轉載
【圖輯】學校不教誰來教:為何孩子們需要性教育?
年幼的孩子最容易成為被傷害的對象。當社會避而不談「性」,家長也過於保守,孩子就會在這方面永遠處於一知半解的狀態。我不希望有孩子人生第一次的性觀念,就是悲劇所帶來的傷痛。我想保護我們的下一代,因此我支持性教育。
2017/05/04 | 林立青
「確實交往過」「我很喜歡她」:性侵加害者如何輕描淡寫的脫罪
而關鍵的「到底男人對她做了什麼事」在這些亂七八糟的聲援中也就無人在意了。我們就是這樣一次次傷害別人的女兒。還有我們的女兒。然後沒人去問:到底你有沒有強暴那些女孩?
2017/04/05 | 精選轉載
那些對受害者說的風涼話:責怪受害者現象(victim blaming)
死刑存廢的討論很重要,我也可以理解支持與反對的論點。但我無法接受因為與受害者立場不同,而對受害者家屬說盡風涼話。即便今天受害者大力支持死刑,我也強烈反對廢死聯盟評論受害者有病,而對受害者做出二次傷害。
2017/02/23 | 精選書摘
轉型期歷史被建立出來的「真相」,乃是為了「已改變的未來」所生
轉型期歷史,履行兩項主要的功能,就是對於過去被壓抑甚至消失的一切,不但不全然相信它,還要「重新解釋」它。所產生的是對自由化的「履踐性」敘事,在國家政治傳承的背景下,這的故事就具有自由化的功能。
一個少校女軍官血淚史:50年來,她都以為「秘密」絕對不能說出口
2016年軍人節的前夕,社工和諮商師再次見到她。談起加害人,她還是咬牙切齒;想到這段過去,她只說了一句話,讓人印象很深刻「人發瘋,比死了還痛苦...」
2016/08/09 | 讀者投書
Sbalay的弦外之音(上):小英的道歉儀式與「便宜行事」
重點是在後面的作為,而不是儀式;重點不是道歉的語句與場合或形式而是如何撫平傷痛。也因此這個儀式辦的一點也不嘉年華或哀戚或隆重。
2016/06/22 | 張硯拓
【印尼大屠殺二部曲】《沉默一瞬》:受害者不懂得放下,難道你們要事件重演嗎?
《沉默一瞬》加《殺人一舉》,是會讓人認真思考「紀錄片是什麼」的作品。它們都沒有經過太多編劇安排,但你又可以明確感受到鏡頭後方的導演擁有尖銳的意圖,他想凸顯這段史實,而且要以最能引起國際社會關注、被觀眾記得的方式。
2016/06/21 | 張硯拓
【印尼大屠殺二部曲】《殺人一舉》:身為媒體人,我的職責就是讓大眾憎恨受害者
當年執行大屠殺的重要「劊子手」們,許多都還在世,而且根本對「當年勇」津津樂道。於是在《殺人一舉》裡,歐本海默刻意忽略受害者的聲音,以不點破的態度訪問加害者,甚至邀請他們拍一部電影「重現當年豐功偉業」。
2016/04/23 | Kenzo
「兩蔣」高壓統治卻對台灣有貢獻? 學者:既錯誤又誤導人
轉型正義的相關研究指出,「評估加害者的功過,既錯誤也誤導」,「無論那人有多少功勞,一個人的罪仍就是罪。甚至許多判決都指出官員的刑罰應該加重,因為他們知法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