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28 | 李秉芳
川普討厭的「北美自貿協定」將走入歷史?美墨達成新協議,加拿大可能「被排擠」
加拿大這次並未參與NAFTA最後討論階段,現在面臨必須同意美墨條款、否則將被排除在外的壓力。川普表示,他將與加拿大總理商談;但他認為對加拿大進口汽車課稅比將加拿大納入美墨協定容易。
2018/08/21 | TIME
沙烏地與加拿大外交風波,沉默的川普可能在暗自竊喜
沙國的國家電視台已經將對少數族群與移民相當友善的加拿大比喻為「全球壓迫的硝煙」。這樣對加國名譽的誹謗和對付卡達的策略如出一轍。那接下來會如何發展?
2018/08/06 | 李修慧
限時大使24小時離境,沙國為何槓上「沒什麼貿易關係」的加拿大?
32歲的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奪權成功後,的確開始落實他的「進步新政」,但2018年5月,他又開始大肆逮補異議人士。
評析大麻合法化政策的發展與影響:以美國與加拿大為例
解禁大麻後,可能帶給未成年人更多管道以利大麻的取得與使用、讓未受到正確藥物使用知識的青少年吸食成癮,然而,為何美國數州、加拿大、荷蘭等西歐許多國家,仍相繼在2018年讓大麻合法化呢?
2018/07/05 | 李修慧
原本嗆說要跟美國「同步」開徵關稅,什麼原因讓中國「急轉彎」?
除了避免先發制人,6月26日開始,中國政府也開始淡化對「中國製造2025」計畫的宣傳力度,有中國媒體收到指示,被要求不要使用「中國製造2025」這個詞。
2018/06/21 | 羊正鈺
「我們的孩子太容易取得大麻」,加拿大總理宣佈18歲呼大麻合法了
在台灣被列為第二級毒品的大麻,其醫療價值在許多國家被廣為討論。以美國為例,全美有29個州和華盛頓特區允許大麻被作為醫療用途,其中9個州亦將個人吸食大麻合法化。
2018/06/10 | 羊正鈺
川普早退的G7峰會:一張照片各自解讀,多國領袖各說各話
在加拿大召開的本屆G7峰會被視為是一場氣氛緊張和尷尬的會面。而各國領導人發布的照片中,又透露了什麼?
2018/05/17 | 羊正鈺
投書、連署有用嗎?加拿大航空為何「鐵了心」把台灣改為中國
「最重要的問題其實不在台灣,而是此事攸關加拿大主權及加拿大價值。加航可能擔心失去中國市場,然而更大之威脅在於:逐漸將加拿大的民主、包括言論自由交給外國。」
2018/05/07 | 精選書摘
美東郊狼與家犬的相遇:該如何定義物種?
科學家用一種稱做「嚎箱」的設備來尋覓郊狼族群。這套配備有一個揚聲錄音系統,能夠編排並播放出電子狼嚎聲,引起這區域的郊狼回應。分析聲音頻率的頻譜技術讓科學家得以區分各種反應,幫助他們計算狼群數量,最終有助於狼群的長期管理。
2018/03/21 | 李修慧
挖礦還要先問過原住民(下)?澳洲設立「土地權法庭」協助爭取礦權
澳洲政府早在1993年就通過《原住民土地權法》,設立「全國土地權法庭」、「原住民土地基金」、「原住民土地公司」,來監督土地協議,保護原住民的土地權。
2018/03/15 | 羊正鈺
「玩」不下去了?玩具反斗城擬關閉全美880間店,樂高裁員8%
樂高公司表示,全球傳統玩具市場增長目前低於兩位數,未來應還是會持續保持這樣的趨勢,將比過去10年的增長率還要低。
2018/03/02 | 李修慧
川普下令提高鋼鋁進口關稅,但最大輸家並非中國
川普宣布提高鋼、鋁關稅,除了其他鋼鋁出口國揚言「反制」,美國國內製造業也呼籲,這可能造成大量勞工失業。
2018/03/01 | 讀者投書
促轉條例「被」缺席,台灣原住民轉型正義何去何從?
目前台灣社會的整體意識,對於族群的轉型正義是否成長到足夠成熟的階段?或是仍舊認為是一群會吵的孩子有糖吃?相關的歷史教育、或是政府部門的民族敏感度,這些最基礎培育的工作在哪?這些都是非常值得花時間深思的問題,不應該只淪為時限到未實現、誰就引咎下台的個人發誓性言論。
2018/02/11 | 新作坊
魁北克「社會創新」參訪:用更為彈性的方式,維繫人際情感與社群記憶
本篇選刊計畫伙伴造訪蒙特婁當地的Odanak第一民族社區,和原住民博物館、由住戶們共同合作維運的Châtelet住宅合作社、以及用藝術工作營造社區關係的Art Hives。
2018/02/01 | TNL 編輯
為了改國歌裡面「兩個字」,加拿大為何花了30年?
加拿大今天(1)通過「國歌性別法案」,安大略省參議員蘭金(Frances Lankin)表示,加拿大花了30年的時間,終於把「所有人」納入國歌之中。
加拿大華人第1.5代的觀察(下):我有政治立場,但不用站上對立第一線
黑人社區有很多基督徒,難道他們不害怕伊斯蘭恐怖主義嗎?但為什麽沒有顯著來自黑人社區的聲音去聲援川普反穆斯林政策?少數族裔和弱勢群體之間存在唇亡齒寒的問題。
加拿大華人第1.5代的觀察(上):自認代表全體華人的少數中國奇葩
部分華人的確存在根深蒂固對於其他少數族裔的歧視,甚至是一些擁有黃色皮膚的「白人至上主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