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武


  • 確認
  • .

2020/11/16 | 讀者投書

後抗爭生活——香港勇武如何回歸「日常」?

在這一波勇武退場潮中,許多勇武青年要重新堆磚砌瓦築起破碎的日常,找工作、上課、回歸家庭,然而經過血腥、暴力的洗禮,該如何重新做一名普通的香港市民?

2020/06/20 | 林兆彬

《孤城淚》:當武力抗爭變得別無他選

比起警暴問題,《孤城淚》更想探討的是法國貧民區的貧窮、種族、階級等問題。

2020/06/11 | TNL特稿

【反送中一年】勇武與FA的心理傷痕:避過追捕,但抑鬱及恐慌依然

在這社運因疫情緩和的半年,有「倖存」年輕人,內心傷痕纍纍,卻不被察看。

2020/01/20 | Y.t.Chan

對抗政府否認警暴,打耐力戰守護真相

抗爭一旦無限延長,融入日常生活,寓抗爭於娛樂方可使人有持久的韌力。黃色消費模式便應用了相似道理:與其靠少數人一次過特大的犧牲,倒不如靠多數人長期連續少少付出,聚沙成塔,帶來大改變。

2020/01/08 | 灰記客

濫權施暴卻要蒙面,充分顯示香港警察的虛怯

面對紀律蕩然的警察,市民當然害怕,但社會更瀰漫仇視、瞧不起警察的氛圍,這種與警察決裂的心態,也是「和勇不分」能走到現在的重要原因。

2020/01/02 | 林勉一

在林鄭月娥說「虛心聆聽」後,警隊執行林志偉「指令」濫捕和理非

我之前說過,每次林鄭月娥說要「聆聽」,接著就會恐怖手段對付她的「聆聽對象」,囍帖街抗議如是,皇后碼頭事件如是,雨傘革命如是,今次也不例外,她在12月31日發佈影片,說要「虛心聆聽」,希望社會「復和」。

2019/12/02 | 讀者投書

政府失能下的香港(三):催淚之城下的黃花——勇武示威者為何持續激進化?輿論又是何方走向?

明明警察也有因示威者暴力而受傷,為什麼輿論皆清一色撻伐警暴?示威者暴力是否有同等被檢視?誰來為被攻擊的親中派或是支持港警的民眾伸張正義?

2019/11/29 | 譚蕙芸

理大成功逃脫示威者︰感覺像用別人的十年來換回自己的十年

阿詩說,作為被困理大的人,她不覺得被離棄︰「好感動是,看到整條公路也是家長的車,很多在外面的人也不斷記掛着我們,覺得大家都想救我們,只是難過大家付了這麼高的代價,不值得呀。」

2019/11/21 | 區家麟

面罩下,一張又一張香港人臉龐

我永遠記得你們除下面罩後的臉容,比我想像中更年輕:眼神稚嫰、略帶恐懼、憂心、不忿。你們奔走遠去,失去了蹤影。

2019/10/29 | 洪曉嫻

「廢青暴徒」對他人的關懷與愛

阿言中三輟學後做散工,運動開始了就全職上街,符合許多人心目中「廢青」、「暴徒」的形象。他口說「守護孩子」好煩,又會買早餐去陪伴銀髮族靜坐;聽不同人對抗爭的想法,關心不相熟甚至不認識的同伴。

2019/10/19 | 讀者投書

香港人的暴力迷思

暴力是一種手段,一種解決問題的選項。當有更好的辦法時,我們自然不會作出暴力的選擇。要對暴力行為作出判斷必須在綜合所有事實及條件才恰當,暴力本身不一定就是壞事。

2019/10/19 | 區家麟

留意武力底線,打一場持久民心戰

由歷史可見,武力是抗爭手段的一種,但應否動武、其程度、其對象,需要解釋;因為抗爭者想成功,需要得到民意支持。

2019/10/18 | 蕭雲

回覆夕岸先生:反送中運動是否趨向右翼?

關於反送中群眾,特別是前線抗爭者的意識形態,透過親身接觸他們,能夠破除很多標籤。

2019/10/16 | 譚蕙芸

一紙「不反對通知書」的意義

有一些相對「和理非」的示威者因為各種考慮,傾向出席獲得「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遊行,他們到底想甚麼?

2019/10/14 | 言士

判斷是非對錯之前,不妨先盡量放下情緒

在這次「反送中」運動中,文宣擔當了道德思考的角色,在道德情緒過後進行思考,然後透過文字、藝術創作、連儂牆等將訊息傳出去。當訊息走到大眾,討論可以讓道德思考不會淪為只服務情緒的工具,連登在討論上就擔當了重要角色。

2019/10/10 | 蕭雲

中學生請假聲援梁天琦、盧建民、黃家駒上訴

「好開心見到咁多手足。三位被告都係勇武嘅代表,希望打氣場面能夠打到強心針畀勇武手足,我哋唔會離佢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