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0/29 | 法操FOLLAW

宰殺哪些動物是違法的?動物保護的「福利論」與「權利論」

我國目前的《動物保護法》似乎是採行「福利論」的觀點,而在少部分的狀況下,會以「權利論」的觀點立法。為什麼會這麼說呢?首先,我們就必須要來說說今天的這個案子了。

2020/10/01 | TNL 編輯

台灣黑熊受困果園陷阱已脫困,保育協會:誤傷事件若多到無法忍受,管理作為應更精進

面對又有台灣黑熊因誤觸陷阱而受傷、受困,台灣黑熊保育協會表示陷阱並非一成不變,在技術上是否有改善之處值得討論。保育協會並表示,「如果誤傷事件已經多至一個現代公民社會無法忍受之範圍,管理單位在管理作為上,理應更為精進、積極」。

2020/06/18 | 關懷生命協會

簡介《動物保護法》:進行動物實驗應該遵循何種原則?

照理說《動物保護法》應保護所有動物免於被人類傷害,不過因為人類使用需求,動保法同意實驗動物與經濟動物可以被人類宰殺,或因實驗死亡。

2020/01/30 | 法操FOLLAW

虐待野生動物會有法律責任嗎?《動物保護法》是不是「貓狗專屬保護法」?

觀察《動物保護法》與《野生動物保育法》可以發現,人類雖主張保護動物,但卻並非一視同仁地平等對待所有生命。

2018/07/04 | 李修慧

當一個人引誘狗舔下體——到底是冒犯了動物,還是只冒犯你我的道德觀

苦勞網記者王顥中質問,這名男子的行為遭到批判,到底是因為他冒犯了狗,還是只是冒犯了我們的道德感覺?

2018/07/04 | 李修慧

當一個人引誘狗舔下體——到底是冒犯了動物,還是只冒犯你我的道德觀

苦勞網記者王顥中質問,這名男子的行為遭到批判,到底是因為他冒犯了狗,還是只是冒犯了我們的道德感覺?

2018/03/02 | 莫非律師 Blue Blood Lawyer

兒歌裡的法律故事:〈小毛驢〉、〈潑水歌〉、〈泥娃娃〉

〈小毛驢〉、〈潑水歌〉和〈泥娃娃〉,背後其實都是法律故事,要我們愛護動物、了解毀損的概念,甚至是倡議性別平權。

2018/01/27 | 關懷生命協會

如何對待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反映台灣人的動物觀

如果您感同身受的認知動物與人類一樣也是活生生的生命,那麼即便是需要多費點功夫、多花點錢,您也會採用較為友善、溫柔、人道的方式,無論您面的對是溝鼠,或是家中的狗寶貝、貓寶貝。

2017/10/12 | Alvin

婦人照顧愛犬不上班 意法院裁定獲發薪金

動保組織認為,此案將成先例,幫助其他僱員爭取照顧寵物的合法權益。

2017/07/23 | 關懷生命協會

相愛容易相處難,飼養「野生動物」前先想清楚這五件事

大家一定曾在臉書或各大網路平台上看過各種可愛動物的照片,也許你心中曾吶喊過「太可愛了我要養!」,不過野生動物能不能當寵物飼養,是不是喜歡就應該擁有,或者是有愛就可以克服一切?本文帶你從五個角度切入可愛的野生動物是否應該飼養這件事。

2017/07/17 | 關懷生命協會

學醫的解剖迷思:這些活體實驗與成為一位中醫師有何相關?

實驗動物泛指被拿來做研究、試驗或教學用途的所有動物。這些動物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但大家可能對他們卻很陌生。本文帶大家反思這些動物真的都是需要被「利用」嗎?課堂上所使用的實驗動物,難道沒有替代方案可以學習到必要的知識嗎?

2017/06/25 | 安騏

硬要把不吃狗肉包裝成高尚道德,這有用嗎?

吃不吃狗肉多少跟文明民智有關,硬是要把不吃狗肉包裝成高尚道德或要求發揮同理心也許都是枉然。

2017/06/25 | 安騏

硬要把不吃狗肉包裝成高尚道德,這有用嗎?

吃不吃狗肉多少跟文明民智有關,硬是要把不吃狗肉包裝成高尚道德或要求發揮同理心也許都是枉然。

2017/02/10 | 香港動物報

香港竟發生「人強姦狗」案件,設動物警察加強動物保護法刻不容緩

人強姦狗的新聞, 告訴我們已無法再忍受了!我們還要聽多少宗動物被無辜虐待的新聞?牠們的生命也是生命,但怎麼這城市一直都欠缺保障弱小動物的法例?

2017/01/20 | 李修慧

颱風天把狗關在陽台淋雨7小時,農委會撤銷飼主罰單:「不故意就沒違法」

訴願會委員以基隆市府未提供犬隻受傷的直接證據、未提供現場照片而否定飼主虐狗事實。另外,農委會動物保護科也認定本案飼主無故意虐待傷害犬隻而認定不可裁罰。

2017/01/16 | 台灣動物新聞網

農委會提「安樂死七項建議」,真能規範收容所胡亂執行人道處理?

這幾項建議,實務上很難真的規範到不良的收容所。舉例而言,去年不斷被檢舉的屏科大收容所,撲殺了六成以上的收容動物,但卻對外宣稱皆是老病殘及兇猛犬隻,「基於動物福利」不得已才對動物執行安樂死。

2016/12/07 | 台灣動物新聞網

野保法「挾持」動保法闖關,「非營利自用」疑義未解

經過半年多,在孔文吉拉下動保法修正案後,終於決定協商日期,但當初受到質疑的「非營利自用」到底定義為何、監督機制完善與否等問題,至今仍沒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