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博物學標本採集的百年「舊慣」,仍是不可省略的標準化步驟嗎?
在動物生命主體已受重視的今日,台灣熱愛動物的科學家業已引進、開發多項實驗動物替代教學方案,面對標本的教與學,我們應當更為審慎才是。
大象林旺與馬蘭的標本,寫下了什麼樣的台灣史?
莎拉・瑪札(Sarah Maza)在《想想歷史》中說:自然與文化並非可以明顯劃分的區別,仍在茁壯的動物史領域一路追蹤著動物在人類社會中的多樣和不斷轉變的地位,終會發現,人與其他生物之間的界限是不穩定且充滿情感的。
他早已準備好自己的快艇棺材:藝術怪才Sebastian的設計相對論
生於智利,長於倫敦,如今立足紐約的Sebastian ErraZuriz是這個混種時代的最佳詮釋者,既是藝術家亦為設計師,更重要的是他是一個時代的反叛者,以無可究詰的荒誕意象,展露出潛藏在作品形式下,另一種截然不同的解讀與想像。
他早已準備好自己的快艇棺材:藝術怪才Sebastian的設計相對論
生於智利,長於倫敦,如今立足紐約的Sebastian ErraZuriz是這個混種時代的最佳詮釋者,既是藝術家亦為設計師,更重要的是他是一個時代的反叛者,以無可究詰的荒誕意象,展露出潛藏在作品形式下,另一種截然不同的解讀與想像。
2015/07/14 | Yen Shen-Horn
實習要不要給薪資,不是一個非黑即白的議題
有一個說詞是「我不會但是我可以學」,我也同意資方應該有教育的責任,但柯文哲認為「如果要學就要收學費」是否合理呢?
2015/07/14 | Yen Shen-Horn
實習要不要給薪資,不是一個非黑即白的議題
有一個說詞是「我不會但是我可以學」,我也同意資方應該有教育的責任,但柯文哲認為「如果要學就要收學費」是否合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