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從台灣走向國際的動保人:不只要為動物發聲,也要做一個有反思性的公民
一直在嘗試各種社會參與形式和「戰鬥位置」的龍緣之,仍然在找尋其他可能性。取得博士學位後,她希望自己能成為獨立學者、行動者,「擁有自己的話語權和研究的獨立性,和國際及草根組織合作,推動以華人世界為主,卻與全世界相關的動物解放工作。」
從科幻創作視角,探究「靈性」使用權的物種爭奪戰
科幻再現不但對人類性(humanity)的捏造與虛構性生產出相當豐沛的批判,此類文本更不遺餘力表達非人類生命的對等感受性或更優越知能。
任何人只要認同AV動物權的理念,都可申請舉辦「Cube of Truth」推廣活動
Anonymous for the Voiceless將推廣活動命名為「Cube of Truth」。這種活動若要大規模運作,在各國成立協會可能太慢,不如讓民眾自發行動,只要事先聯繫規劃,選擇一個人潮洶湧的地方,即可完成一場街頭推廣。
現今動物園的存在目的,就是為了讓動物園永遠消失
動物園只是一個讓人類開心而囚禁動物的牢籠嗎?我們只能說,對個體仁慈,就是對族群殘忍,一旦面臨滅絕壓力又沒有圈養研究的資料,我們只能雙手一攤、毫無招架之力。
現今動物園的存在目的,就是為了讓動物園永遠消失
動物園只是一個讓人類開心而囚禁動物的牢籠嗎?我們只能說,對個體仁慈,就是對族群殘忍,一旦面臨滅絕壓力又沒有圈養研究的資料,我們只能雙手一攤、毫無招架之力。
出錢請人吃素,鼓勵純素生活:專訪「純素30」發起人吳智輝
吃素和推廣的主要原因不是愛動物,那是為什麼呢?「因為這些事情不對,不論是養殖或是屠宰,我們對待動物的行為不對,不正義也不公平。」這是吳智輝對動物平權的觀念,另外還有一個持續行動的原因:「因為我想讓自己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專訪「純素30」:下班後上街推廣純素主義的一群可愛傻子
2016年中旬,純素30開始上街推廣純素主義,每到周末假日,就可看到他們在車站、公園、廣場等人潮洶湧的地方出現。志工們以文宣和影片揭露農場動物的悲慘處境,邀請民眾嘗試純素飲食30天,為動物朋友付出心力。
運動還是賭博?燦爛夜上海的「賽狗」文化
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的張寧副研究員,透過史料分析跑狗文化的形成,探討跑狗對於近代上海的重要意義,包含:中西方對於「運動或賭博」的文化差異、促成「夜上海」的形成、以及提升女性社交地位等等。
運動還是賭博?燦爛夜上海的「跑狗」文化
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的張寧副研究員,透過史料分析跑狗文化的形成,探討跑狗對於近代上海的重要意義,包含:中西方對於「運動或賭博」的文化差異、促成「夜上海」的形成、以及提升女性社交地位等等。
荒涼人間地,斜陽孤鳥來:李幼鸚鵡鵪鶉-傳奇影癡與時俱狂
李幼鸚鵡鵪鶉的影評不純是單對電影本身的評論,也時暗渡陳倉「偷渡」其它社會議題⋯不只看透善惡,也看穿真假。他談到蔡明亮《無無眠》,安藤政信在澡堂中仔細清洗身體,但卻未翻開包皮清理,似真實假。
2018/07/04 | 李修慧
當一個人引誘狗舔下體——到底是冒犯了動物,還是只冒犯你我的道德觀
苦勞網記者王顥中質問,這名男子的行為遭到批判,到底是因為他冒犯了狗,還是只是冒犯了我們的道德感覺?
2018/04/04 | 李修慧
Youtube總部發生槍擊:嫌犯涉足動保,也曾抗議審查機制「太獨裁」
嫌犯是名純素主義者,也長期倡導動物權,她抱怨YouTube不當審查,導致她的影片點閱大幅下降,而她的私人網站有不少動物遭囚禁、屠宰的影片。
慰靈祭:體認動物「生命主體」的存在,直指人類社會的心靈缺憾
如此跨時代的祭祀活動,不因政權轉移或歷史斷代而消失,其中似乎蘊含了某種社會文化形成的肌理;相信其背後支撐的動力,必與人類具備感知動物受苦的同理心有關。
2017/10/17 | 精選書摘
城市中被排除「異物」動物,如何安身立命?
本書的核心概念,正是希望指出此種新的「動物地理學」的視野,將眼光放回我們生活的場域,正視動物非但不是少數愛好者才需要關心的對象,更與我們的生活緊密連結,且早已被人類毫無節制與遠見的所作所為嚴重影響與傷害。
2017/10/16 | 精選書摘
城市何處得以讓被排除、被視為「異物」的動物們安身立命?
本書的核心概念,正是希望指出此種新的「動物地理學」的視野,將眼光放回我們生活的場域,正視動物非但不是少數愛好者才需要關心的對象,更與我們的生活緊密連結,且早已被人類毫無節制與遠見的所作所為嚴重影響與傷害。
打工下班後看到貨車上的豬屍,讓我決定為動物發聲
肉食主義的社會中,吃肉的原則是正常、自然、以及必要!然而正巧的是,奴隸制度也同樣適用於這三種原則,不過大部分的人們卻極力否定奴隸制度,卻把殺害動物的行為視為理所當然,難道就因為他們只是「動物」嗎?
從漢堡肉到動物平權講師:台師大動物陣線社長戴宇陞
戴宇陞從小時候吃水餃時隨口問了爸媽一句「水餃是什麼做的」後,答案震驚了當時小小年紀的他。在進入台師大就讀後,機緣下認識了動物陣線首屆社長,基於對動保理念很有興趣,因而加入動物權社團「動物陣線」,從此讓他走上了動物平權講師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