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站上四部電影的舞台,揭開傳統馬戲與動物表演間的愛恨情仇
比起《血色海灣》毫不留情地宣告傳統馬戲與動物表演的垮台,新版《小飛象》在展現拒絕傳統馬戲立場之餘,對傳統馬戲所曾經帶來的動物娛樂與人獸和諧互動的幻覺似乎尚有一絲眷戀。它以CGI作了一個紀念碑,提醒觀眾傳統馬戲確實曾經如此地滿足舊時代的人們。
騎象龜、餵小老虎牛奶,這些體驗是對動物園的莫大褻瀆
抱著小老虎餵奶 、看紅毛猩猩在舞台上模仿人類,甚至蹲坐在鱷魚背上拍照......前述種種,看在一個知曉動物園價值的人眼中,卻是對行業莫大的褻瀆。
慰靈祭:體認動物「生命主體」的存在,直指人類社會的心靈缺憾
如此跨時代的祭祀活動,不因政權轉移或歷史斷代而消失,其中似乎蘊含了某種社會文化形成的肌理;相信其背後支撐的動力,必與人類具備感知動物受苦的同理心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