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50年次的被保險人,最早幾歲可請領勞保老年年金?
若以出生年次來推算法定請領年齡,46年次(含)以前的被保險人年滿60歲即可請領。此外,老年年金還設有提前或延後請領的機制,但每提前1年請領年金額會被減給4%,反之若每延後1年請領則可增領4%,最多以5年為限。
太晚追討被積欠的薪資,當心超過「請求權時效」
雖然文內列舉的各項勞動權益請求權時效為5年,但還是強烈建議當有爭議發生時還是盡快處理,最晚也不要超過3年。
問題不是「承攬制」,而是濫用規定的那些雇主
問題的產生不在承攬制度本身,而在於事業單位為了規避勞動法令的責任,以「假承攬真聘僱」之方式,以招收承攬廠商或自然人承攬——曲解法令來運用制度,才是最大的問題。
【懶人包】新制舊制國民年金?完全看懂勞工退休金制度
勞保退休金的制度看起來有好多種,新制、舊制,還有老人年金,究竟其中的差異是什麼?有什麼請領的條件?又可以領多少呢?
【插畫】打工仔,知道你每月薪水被偷偷扣好幾千嗎?
很多人以為打工就沒有正職該有的福利,其實企業不但該幫打工族保勞保,打工仔也同樣有加班費和請有薪假的權力,每月薪水都偷偷扣了好幾千塊的你,不能不知道。
雇主遲遲不變更投保薪資,可以請求賠償嗎?
剛進公司時試用期月領25K,過了3個月轉成正職,實際月領35K,然而轉正沒多久因職災而不能工作,想領傷病給付時才發現勞保的紀錄中的投保薪資是25K,這時候勞工一定跳腳:本來我可以多領的,因為雇主不去申報變更導致我少領,雇主不用負責嗎?很遺憾,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能是「雇主不用負責」!
上班途中出車禍算不算職災?勞保補償後還可請求肇事賠償嗎?
勞工A在上班的過程中,被一個闖紅燈的B給撞傷了,左手臂有嚴重撕裂傷,醫藥費共計5萬元。A除了可以申請職災補償,獲得5萬元醫藥的補助以外,還可以向肇事的B請求5萬元醫藥費的損害賠償,所以A總計可以拿到補償加賠償金共計10萬元。
2018/08/31 | If Lin
【圖表】育嬰假上路10年後,男性申請人數才逐漸破千
你知道可以申請育嬰假嗎?這是法律保障勞工的權益,從2002年就已經有法律規定,到現在已經施行15年以上。本文從育嬰假津貼補助資料,帶我們了解現在大眾申請育嬰假的情形是如何。
2018/08/17 | 羊正鈺
當蔡英文說「22K將走入歷史」,基本工資調漲到底影響了誰?
全國工業總會常務理事何語受訪指出,調高基本工資會增加年輕人失業率,此外也會衝擊服務業、旅館業、超商超市等,「衝擊服務業一定會調高物價」,只是多少而已。
讓我們月薪「變少」的勞保真有實報?錢又去了哪裡?
一般人月薪的一部份都會預扣為勞保,很多人沒認真去核對扣繳金額,也不知道扣繳後能有哪些保障,但這可能會讓你的權益受損而不自知。
2018/06/21 | 讀者投書
「打工換宿」不踩雷:沒有薪資合法嗎?工時怎樣算合理?
「打工換宿」是否淪為業者為省錢、壓榨旅人的包裝?是近年來打工換宿最為人質疑及詬病之處。本篇旨在探討打工換宿本身之合法性、工時之合理性,還有透過相關經驗訪談整理出一些建議,以及遇到相關糾紛時該如何解決。
2018/03/03 | 羊正鈺
美樂蒂罹難至今拿不到錢,為何23萬看護工沒勞保也不納入勞基法?
我國勞基法不適用看護工,勞保條例只強制雇用超過5人的事業單位替勞工加保,因此,和大多數本、外籍看護工一樣,美樂蒂沒有勞保,無法領勞保死亡給付。
2018/01/14 | BabyHome
【懶人包】2018年家庭相關新制15項總整理
邁入2018新的一年,有許多新的政策上路,BabyHome整理出與家庭小民相關的15項新制度,提供家長參考。
2017/12/29 | Lo
勞動部「慣老闆查詢系統」上線:遠雄居首,還有哪些企業也上榜?
由勞動部架設的「違反勞動法令事業單位(雇主)查詢系統」正式上線,目前統計全國各縣市在最近一年有違法的事業單位,已累計有27,429筆資料。
2017/11/24 | If Lin
【圖表】台灣沒有過勞死?四張圖看過去五年台灣過勞死狀況
過去幾年偶爾會傳出過勞死的消息,究竟台灣目前過勞死的狀況如何?又是否會因為行業而有差別?本文依據勞保局核定職業災害死亡給付資料,回顧過去5年半,台灣勞工的過勞死情形。
2017/10/21 | 李修慧
被潑硫酸的保全是派遣員工,台大沒辦法用公務預算給職災補償
台大表示,外包人員恐難使用公務預算,但學校一定會盡全力協助,必要時會採用募款的方式。
2017/07/17 | Lo
勞動部長:立委一直逼我修《勞基法》,責任制「該刪就刪」
對於蔡英文總統認為《勞基法》非常複雜一事,勞動部長林美珠說,總統不是指一例一休,而是指法律條文,法律條文複雜部分,可藉由解釋說清楚。
2017/07/08 | 林冠任
公共工程不監督只想「護黨護主」,政客利用的就是你這種阿Q精神
回到最近的問題,前瞻計畫就事論事,不好好的在如何監督這上面去談,很難嗎?一定要護黨護主嗎?我們做為監督的民眾,好好的談一談如何監督大型公共工程,為以後所有的公共工程建立規範,難道是一個不正確的事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