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3/01/22 | 讀者投書

國家為勞動合作社設下鐵牢籠,關住了勞工保護的多元想像與自由

若說合作社勞動模式及其形式選擇的權益應被國家所保障,目前確實還看不到一個積極的作為,甚至與民間期望的改革速度來說,國家重視的程度還是相對落後的,作為人民團體,我們持續的監督、反饋與合作,才能讓台灣成為真正民主多元且平等進步的國家。

2022/06/13 | 讀者投書

持續不精準的管理,是台灣「合作事業」發展的絆腳石

台灣關於合作事業的討論太過薄弱,以至於我們沒有足夠精準的詞彙來維護合作事業的發展,並奠定一個完整且完善的基礎,才會有不知如何應用精準詞彙而下錯結論的機關代表,和對組織發展有獎懲權力的評核委員。

2021/12/06 | 讀者投書

勞動合作社相關法規尚未完善,但不該以《勞基法》的「勞資關係」直接套用

《勞基法》所立之基礎,在於完善勞資關係與保障勞工權益,但對非傳統勞資關係的合作事業而言,這根本問題沒有相應的法源。因為共同經營本非「勞資關係」,在行政規範的依據不充足下,又怎麼可以用勞基法的規定來類比呢?

2021/07/03 | 讀者投書

「勞動合作社」是助弱勢脫貧的社會解方,為何長期受到政府漠視?

芥菜種會服務逾四千名弱勢兒童的父母多數都在打零工,因此讓家長擁有穩定收入,就能較快使他們經濟自立,於是芥菜種會以「勞動合作社」作為脫貧解方。然而,政府並未鼓勵甚至打壓合作社的發展。

2020/03/30 | 徐卉馨

台灣勞動合作社的實踐之路:民主作為技術,每位工人都可以是合作事業的主人

合作社沒有內建民主魔法,而好的民主都在人的實驗、實踐中,慢慢生長。合作社可說是將「黑手變頭家」的過往奇蹟,轉移成「每位黑手就是自己的頭家」。

2014/10/24 | 羊正鈺

「身障者叫賣」可考慮合法 勞工局:性質偏向勞動合作社

「我們也想讓政府課稅,成為正常人享勞健保」,陳老闆表示,他知道合法化後會有課稅、廠房安全等後續產生的費用,他願意吸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