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契約

勞動契約是僱主與勞工訂立的勞務提供合約,是商業合約的一種,內容通常包括工資、工作時間、休假、休息時間、福利、工作內容等。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19/10/14 | 讀者投書

食物外送平台與外送員間究竟是「承攬關係」還是「僱傭關係」?

本文認為外送平台對於派單仍具有統籌規劃之權,且外送平台公司藉由使用外送員擴張其活動範圍,而享受其利益。若不將外送平台與食物外送員認定為勞動契約關係,恐怕將無法保障食物外送員的勞動權益。

2019/08/26 | Workforce勞動力量

企業遣散員工要做兩件事:資遣通報 vs. 資遣預告

資遣通報的用意是要讓公立就服機構了解有哪些勞工需要協助,實務上,當員工持非自願離職證明辦理失業給付時,公立就服機構便會查詢通報情形,如果查詢不到,勞政機關可能就會進一步查核,甚至開罰。

2019/07/04 | 精選書摘

《史丹佛給你最好懂的經濟學:個經篇》:最低工資是雙面刃,而工會的存在並不是壞事

如果你問工會的存在對經濟是「好」或「壞」?就過度簡化了這個問題,工會顯然是可以和高收入、市場導向的經濟體共存的。舉例來說,相較於美國,很多歐洲國家的工會化程度非常高。

2019/06/13 | Workforce勞動力量

上工之前的那張「勞動契約」,應該怎麼簽?

即使以口頭方式講好工時、工資及休假制度等條件,依法會成為勞動契約的一部分,但在未以書面方式明確約定的情況下,日後與雙方的期待有落差時,就容易產生爭議了。

2018/12/24 | 周 海威

同事不肯交接,我就不能離職嗎?

首先要看公司的規章裡有沒有交接的規定,再來檢視自己有沒有落實交接的程序,如果同事還是不肯回應,那我們就到勞動局交接吧!

2018/11/05 | 周 海威

我「被責任制」又沒有簽勞動契約,該怎麼辦?

如果勞動契約沒有簽立的話,是否員工就無計可施了呢?別忘了員工仍在企業服務,所以員工要做的就是將現在的工作情況與勞動條件做蒐證及記錄的動作,因為一旦到了主管機關或上了法院,這都是證據。

2018/06/20 | Workforce勞動力量

員工到職未滿最低服務年限就離職,可以要求違約金嗎?

最低服務年限的求償並不是用來讓雇主懲罰勞工的,而應該是在付出培訓成本與合理補償後,因勞工惡意離職導致的損害範圍來要求賠償,勞工朋友們在簽訂任何契約以前,都要睜大眼睛看清楚內容。

2018/04/16 | 精選書摘

職場必備法律常識:公司併購,雇主如何處理好員工去留與年資?

面臨公司(被)併購情形時,新舊公司必須協商好如何銜接這一進一出的關係,而員工有權利決定是否或是在何種條件下加入新公司,就構成了移轉的三方關係(新公司、舊公司及員工)。

2018/04/16 | 新社會政策雜誌

上班就是受僱?試用就是僱用?

受雇還是派遣工?試用期間不用保勞保?提早離職要不要付違約金?跳槽得賠錢?進入職場,你得要了解自己的權利!

2017/11/28 | Workforce勞動力量

勞動名詞大對決:四種類型教你看懂勞動契約

本篇文章想用淺顯的方式,讓各位知道不同的勞動名詞定義有什麼差別,讓身為勞工或人資的你,更知道如何去約定自己所需的勞動條件。

2017/10/30 | 周 海威

「勞動契約」的載明條款,遠比你的工作多少錢、有多少福利來的重要

各位在找到工作的時候,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看「勞動契約」上的載明條款,這遠比你的工作多少錢、你有多少福利來的重要。因為沒有載明的勞動條件,都是個「屁」,這一點麻煩記清楚。

2017/06/05 | Workforce勞動力量

漂亮轉身吧!一定要知道的資遣流程

被資遣並不丟臉,也不會影響你往後的人生,這只是勞動契約終止的一種類型而已。不過過程中還是有不得不留意的事情。

2017/05/06 | 羊正鈺

空服員「集體請假」奏效!遠航撤銷資遣決定,歡迎空服員回任

遠航說,目前空服員有88人,今天應出勤的有46人,已請假的有21人,約4成6空服員未到勤,將也持續和空服員溝通,並確保旅客權益不受影響。

2017/03/08 | 周 海威

員工要離職,老闆要求歸還「勞動契約」,這合理合法嗎?

我也要提醒勞資雙方,對於新修法的內容,首先要先學習了解,然後再進行協商。勞動條件的不合法,不會是收回勞動契約那麼的簡單。

2017/01/12 | 周 海威

從合約就開始挖洞給員工跳,這種公司還是別待好

合約條款不是一個「你若不簽,我就不用你」的概念,合約是一個觀察企業最好的時機點。面試的時候,企業與求職者一樣都會包裝,所以這個時間點就是看「真面目」最好的時機。

2016/06/24 | 極憲焦點

華航罷工怎麼回事,我們可以做什麼?——10個QA解析「罷工」制度

罷工絕對不是只要不用工作而已,而是為了團結爭取更好的勞動條件(以台灣現狀來說,罷工甚至可能爭取的只是「合理、不血汗」或只要求「合乎勞動基準法」規定的勞動條件),而願意共同冒上述可能的風險去進行罷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