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顏值值多少?談職場中的外貌歧視
經濟學的研究發現,長相是影響職涯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而雇主以貌取人挑選員工,是歧視嗎?這是第一個我們必須釐清的問題。模特兒經紀公司以貌取人,是歧視嗎?房仲或是補習班老師呢?
調漲基本工資──少數贏家或全民勝利?
2018年元旦起,基本工資調整為月薪2萬2000元、時薪140元。而關於基本工資影響的爭論已久,這篇帶我們重新思考:底薪勞工是否因此受惠?其他薪資高於基本工資的工作者,與這次調漲有什麼關係?而同樣扮演消費者的我們,又該如何看待這個政策呢?最後,政府作為法定工資標準的確立者,還有什麼能做且必須去做的?
基本工資害死你?
我們都希望大家生活過得更好,尤其是經濟有困難的朋友們。而現在討論的手段是提升基本工資。區分目標和手段很重要,在這個問題裡,目標大概沒有爭議,但手段則是值得我們省思:基本工資能達到這個目的嗎?
窮忙的宿命:高工時的鬼島台灣?
為什麼台灣人會這麼忙呢?是我們太魯還是台灣真的是鬼島一座呢?而經濟學又是如何解釋跨國平均工時的差異呢?台灣或許很難跳到低工時的環境,但若要防止高工時的情況惡化,勞工必須正視自己的工作權益,在工時被不當延長時勇於付諸行動(比如集體罷工),否則高工時將成為常態。
關於基本收入的兩三事
這篇文章想嘗試說明以下幾點:1.同樣被稱作基本收入保障的幾種方法,其內涵與效果可能非常不同。2.過去美加所實驗的制度應該更接近負所得稅,而不是瑞士所公投的方案。3.在尚未說明錢怎麼來以前,我們還很難預期這類政策的影響。
富不過三代?台灣的所得流動
討論「流動」一定要有狀態的變動,經濟學家喜歡用同一個家庭裡,不同世代之間所得的變化來衡量,我們稱之為代間所得流動。簡單的想法就是父母的所得和子女的所得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明明不只香蕉的價碼,為什麼把我當猴子?
偶爾難免聽到「我們工作那麼辛苦,應該值得更好的待遇!」或者「不要把我們當廉價勞工」的吶喊。在大家對薪資叫苦連天的年代裡,我們究竟有沒有被虧待?
唸碩士可以加薪多少?
讀研究所可以讓薪水增加多少?這倒簡單,如果我們有大家薪資的資料,把研究所畢業的薪資平均拿來減去大學薪資平均不就得到我們想要的效果了?答案是這數字錯得離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