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8 | 勞工影展
【2019勞工影展】從策展人的選片脈絡,洞察「你我她的勞力事」
2019勞工影展,透過「不一樣又怎樣」、「直到你感同身受」、「漂洋過海討生活」、「像女人一樣戰鬥」,共同在大銀幕上述說「你我她的勞力事」。
2019/10/15 | 精選轉載
外送平台真血汗嗎?勞工權益沒保障的背後,是超佛心的機會財
平心而論;這類工作大家應視為「極短暫的機會財」,幫助缺錢或特殊人士當合法賺錢的門路選擇,快速度過眼前的難關,本不應看做一輩子的職業。如果勞基法直接修正外送員一律變成正職員工,剛萌芽的這個產業必瞬間倒地,而其中受衝擊最大的是誰? 
2019/10/14 | Abby Huang
2位外送員之死後,勞動部認定foodpanda、Uber Eats「假承攬真雇傭」將依法開罰
目前台灣未有一套規範來認定業者與外送員的法律關係,外送產業存在勞安隱憂,在國慶連假2名外送員接連發生死亡車禍後,這項議題更浮上檯面。
2019/09/16 | 李秉芳
法國年改:42種年金制變1種,巴黎地鐵大罷工後律師、空服員也跟進
罷工曾在1990年代中期迫使法國時任總統席哈克放棄退休金改革。巴黎大眾運輸上次「擊退」政府是在20007年,迫使時任總統沙克吉放棄取消優厚退休金制度。
2019/08/29 | 羊正鈺
Uber Eats外送員串連全台中午「罷工」,但他們算是「員工」嗎?
「平台或勞務需求方(個人或企業)都宣稱自己不是雇主,但他們之間是不是僱傭關係 ,應該從事實上來認定,不是某一方片面宣稱就算。」
2019/07/25 | Abby Huang
首部中高齡就業專法出爐!「高年級」勞工可簽定期契約重返職場
為鼓勵中高齡者及高齡者投入勞動職場,行政院會今拍板《中高齡者及高齡者就業促進法草案》,未來年滿65歲以上的勞工依法得與雇主定立「定期勞動契約」持續就業。
2019/07/11 | 李修慧
長榮損失27億都不怕:當罷工沒用,工會還能怎麼辦?
比起「罷工損失」,這次長榮公司似乎更著重於「減低工會未來影響力」。但在台灣法規下,罷工往往是勞工面對勞資爭議「最後的手段」,面對這樣「不怕罷工」的企業,工會、勞工該如何因應?
2019/07/08 | 李秉芳
長榮堅持「罷工違法」不撤告,向工會求償至少5億
長榮空服員罷工超過17天終於落幕。長榮公司在罷工第2天,按鈴控告工會「違法罷工」,並求償每天約新台幣3400萬元。如今罷工落幕,長榮公司表示,不會撤告。
2019/07/04 | 精選轉載
從罷工學勞權:「勞動三權」是什麼?高薪者罷工有理嗎?
「勞動三權」和「不當勞動行為」是什麼?罷工可以影響客戶權益嗎?薪水不錯還罷工合理嗎?以下將簡單分析這些常見概念和議題。
2019/06/20 | 李修慧
跟資方談判不能請律師幫忙,華航「禁搭便車條款」為何被駁回?
近日,長榮空服員取得合法罷工權,並在今(20)日正式宣佈罷工,而長榮空服員與資方協商破局的爭點之一,就是「禁搭便車條款」。其實,「禁搭便車條款」2016年華航空服員罷工後也曾提出,但最後卻被判定「無效」。
從貧民到不朽傳奇:「阿根廷,別為我哭泣」的艾薇塔
艾薇塔留給阿根廷人的懷念和尊敬無所不在,不需要特別節日,不需要特殊活動。一個出身卑微的私生女,從演員到第一夫人,積極濟助貧窮、聲援勞工、和下階層人士站在一起、爭取夫妻平權和女性參政權,興建學校、養老院等,諸此種種,讓她獲得廣大群眾的支持與愛戴。
台商回流的真相:中美貿易大戰,對台灣是否利大於弊?
這一波貿易戰之下,台灣將會出現匯率貶、薪資上升、就業增加、房價漲、物價上漲、經濟成長率略下滑的情形,總體而言,對台灣還是利大於弊。
公路意外、健康耗損無阻賺錢決心,馬國勞工為生活堅持往返新馬
兩條連結新馬國境的橋梁承載了無數在新工作馬國人的不可承受之輕。為了給自己和家人謀求更好的生活,不少馬國人前僕後繼越過新柔海峽前來新加坡工作打拚。
2019/05/22 | 劉彥甫
無力抵抗資本全球化,令歐洲左翼政黨失去支持
向來重視社會福利、平價教育體系的歐洲左翼政黨,到底如何失去支持者的信任?學者大衛・哈維在〈全球化與「空間修復」〉一文中,大抵上摸索出歐洲左翼政黨失去說服力的根本原因。
2019/05/22 | 劉彥甫
無力抵抗資本全球化,歐洲左翼政黨完全失去為勞工代言的能力
五月底的歐洲議會選舉結果,將會有一個令新法西斯主義者驚異的結果;而向來重視社會福利、平價教育體系的歐洲左翼政黨,一直是臺灣借鏡的標的之一,到底如何失去支持者的信任?
2019/05/13 | 李修慧
屏東長照機構又傳「薪資回捐」,社工月薪實領不到20k
高雄社會職業工會貼出其中一名員工收到的2018年捐款收據,全年捐款高達22萬1886元,平均一個月捐出1萬8490元。
2019/05/08 | 黎蝸藤
中國IT界發起「996行動」抗議高工時,但《勞動法》保障的不是這些「碼農」
當代還有馬克思時期相似的工人狀態,比如富士康的組裝工廠,以前遍佈珠三角各地的製造業工廠等均如是。對這種弱勢勞工,應該政府制定政策保護。但在現代科技企業工作的IT工作者或「科技人」的工作性質和狀態,與這些弱勢的勞動者並非同一回事。
2019/04/26 | Abby Huang
不再被「用過即丟」:立院禁止派遣「定期合約」,欠資遣費最重可罰150萬元
立法院今(26)日三讀,未來派遣公司若違法與派遣勞工簽訂定期契約,將被處以2萬元到100萬元罰鍰,估計可使目前約13萬名派遣勞工受惠,國內目前約有2000多家派遣公司會受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