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11/18 | 羊正鈺
勞動部修法評估報告:一例一休有這些「好處」為何還要修法?
下週一(20日)衛環委員會將併案審查勞動基準法(當天會議只進行詢答),下週三(22日)舉行勞基法修法公聽會。
2017/11/17 | Lo
《勞基法》修正案一讀,立委蔣萬安:請行政部門對勞工有「同理心」
蔣萬安表示,政府談5+2創新產業、法規鬆綁,但更重要的是讓大老闆在對待員工的態度上也要轉型,「結果今天的修法版本,哪一個是對勞工好?勞動部完全講不出來。」
2017/11/10 | Lo
台灣「缺工」逾23萬,賴清德:上市櫃、外商公司起薪30K太低了
賴清德希望企業落實利潤分享員工,特別是上市櫃公司與國際級公司,希望起薪高一點,這對員工是很大激勵,「上市櫃公司與國際級企業起薪3萬以下都太低了」。
2017/11/09 | 林立青
一句「我認命」背後,是基層勞動者順應壓迫的辛酸
她說:「我認命」我想著這句話:順應壓迫會是基層勞動者活下來最適合的方式?我看著照片隨手敲下鍵盤,恐懼著發現自己連文字都理所當然的冷漠了起來。
2017/11/07 | 謝東霖
【插畫】看一例一休最新修法版本,秒懂資方在蔡英文心中的位置
行政院長賴清德6日中午主持行政立法協調會報,討論攸關一例一休的勞動基準法修法方向,會後由發言人徐國勇轉述會議共識。,包含休息日出勤加班改為核實計算、加班時數3個月不得超過138小時等,遭民間團體批評勞基法越修越退步。
2017/11/05 | Lo
《勞基法》七休一鬆綁「已是共識」,若通過勞工連續上班12天不違法
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表示,一例一休實施以來,已有調查數據顯示台灣勞工的勞動條件有轉好,為什麼要忽然修法?為了少數不法企業修改,沒有任何一個勞工團體可以接受。
2017/11/05 | 讀者投書
從資方立場看勞基法修法:一封老闆們的感謝信
這次的勞基法修法打了漂亮的一仗,一開始還擔心政府真的要向勞方靠攏,幸好,你們還是懂得分寸。
2017/11/03 | Lo
【影音】替立委站台、開直播賺外快——遠航工會成員遭解僱後的告白
立委鄭運鵬在立法院質詢民航局後表示,遠航經營爭議持續升高,遠航資方不但怪東怪西,怪民航局、怪工會,就是不承認自己不正當、不正常經營造成的問題。
2017/11/01 | 李修慧
遠航勞資糾紛難解:工會質疑打壓,董事長:資遣都有依規定
遠航企業工會表示,遠航資方在10月解雇企業工會理事長、會員,這兩天又連續解雇兩位工會副理事長。
2017/10/30 | 李修慧
勞基法又要被「修回去」?一張圖看民進黨團為何讓勞團怒批「食髓知味」
行政院還沒公告對勞基法的修法內容,但民進黨團已提出五大修法方向,包含加班工時上限提高、加班費減少。
2017/10/21 | 勞工影展
【職業演員】《用過即丟的工人》:無盡流轉、難以回返的生命風景
導演深田志穗相當靈巧地在三部短片中,將源自於現實的影片與靜照,以混編和純粹兩種形式,搭配訪談和配樂,不僅結構性地闡述了議題,更具體實踐了藉由動靜態影像組合,所可能創造的語意擴散與意義牽引。
2017/10/06 | 林立青
三洋維士比和保力達B的八種喝法——台灣勞工獨特的提神藥酒文化
過去保力達及維士比的配方多屬於巷議街談,實際飲用的第一線勞工少有人有系統地整理研究,擅長研究的知識份子,又絲毫不碰這些真正對勞工有極大影響力的酒精飲品。如果細緻討論這些飲料搭配的組合,必須理解鋪貨原則以及各飲料搭配間的變化。
2017/09/26 | Lo
【影音】賴清德立院質詢處女秀:明年元旦漲基本工資、軍公教加薪
在立法院現場的口頭報告中,賴清德還多提及「同性婚姻」,稱行政院將依據大法官釋憲,盡可能凝聚社會共識,並審慎研擬任何可行合理的方案,具體落實婚姻平權。
2017/09/20 | 小花媽
如果我們的社會還在無來由的歧視東南亞,那台灣才真的在鎖國
這種充滿歧視、沒有統計觀念、沿用之前舊式思想的說法,真的應該要消失了。當這樣的說法還會從嘴裡說出時,說有多國際化,小花媽是聽聽而已啦。如果台灣的社會還在沒有裡由的歧視著東南亞,看輕東協國家,那台灣才真的在鎖國。
2017/09/17 | Lo
【影音】越南移工遭警開槍9槍身亡,父親赴監察院「討公道」
死者阮國非的父親阮國同來台為兒子處理後事,並到警局要求看案發當時的行車紀錄器和密錄器,卻被以偵查不公開為由拒絕,但是媒體卻能夠播出對警方有利的片段,讓人擔心真相將永遠石沉大海。
2017/09/13 | 李修慧
新加坡誕生第一位女總統,為什麼哈莉瑪可以「不戰而勝」?
哈莉瑪的學歷雖然亮眼,但她的求學過程並不輕鬆。家境貧困的她,曾經為了幫忙家計,頻頻曠課,甚至差點被退學。哈莉瑪表示,求學期間,最令她印象深刻的是「被人忽略」的感覺,那時身邊大部分同學都家境富裕、有家人支持,只有她沒有。
2017/08/28 | TIME
律師和勞工都自稱「中等收入」——我們有必要重新定義「中產階級」
專業管理菁英通常稱自己為「上層中產階級」,以區分中產「勞工階級」。消失的中產階級則稱自己為「中產階級」,稱菁英為「富人」。有時,特別是左派人士,會將「勞工階級」作為窮人的委婉用語,也難怪美國人感到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