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你心目中的「慣老闆」是什麼樣子?
其實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一個慣老闆,而有沒有「同理心」,就是衡量的指標。
2018/11/14 | 法操FOLLAW
《勞動事件法》三讀後,未來會有什麼不同?
《勞動事件法》於近日三讀通過,未來若碰到勞資糾紛,可以用更加專業、平等的方式進行司法訴訟。新法將於一年之後施行上路。《勞動事件法》共增訂了53條,這53條中有哪些重點呢?
2018/11/09 | 李秉芳
號稱「最有感的司法改革」,等了20年《勞動事件法》三讀改了什麼?
根據司法院統計,近3年三級法院共終結1萬餘件的勞資爭議案,一旦案件進入高院,每案平均終結天數至少200天,凸顯現行勞資訴訟程序對勞資雙方均造成巨大困擾。
2018/08/22 | 周 海威
「負時數」在醫院很常見,如果醫護人員想要「借時數」是否可行?
只要雙方有約定好流程及結算時間點,借時數應可單獨存在,但請記住,一定勞資雙方透過勞資協商與文件簽署,才可以成行。
2018/06/22 | 李秉芳
行政院提出《勞動事件法》保障勞工打官司,RCA工殤悲劇將不再重演
勞工與資方的不對等關係,造成資方常在司法訴訟上與勞工進行消耗戰,勞工長期處於弱勢,沒錢、沒時間打官司,常常選擇放棄。
2018/06/21 | 讀者投書
「打工換宿」不踩雷:沒有薪資合法嗎?工時怎樣算合理?
「打工換宿」是否淪為業者為省錢、壓榨旅人的包裝?是近年來打工換宿最為人質疑及詬病之處。本篇旨在探討打工換宿本身之合法性、工時之合理性,還有透過相關經驗訪談整理出一些建議,以及遇到相關糾紛時該如何解決。
2018/05/04 | 精選轉載
【插畫】只要(你)努力,(老闆)就會有收穫
員工為老闆盡心盡力,老闆讓員工領得滿意,這才是正向的勞資關係。
罷好罷滿?論全球化下勞工的罷工趨勢
分析從1969有罷工數據以來到2015年之間,世界各國總體的罷工趨勢及走向,和經濟發展與全球化皆有顯著的關聯,在法規日益健全以及勞工意識日益抬頭的今天,勞工應該更能善用「罷工」來換取更好的勞資條件。
2018/02/23 | 新公民議會
從學測社會科考題,就能看出台灣勞動意識的根本性缺乏
在臺灣社會現況下,無論是教材或考題,在敘述實例時,都應該考慮如何反映出勞動意識,讓大家能感受我們的政府,真的希望下一代能夠受到更好的勞動教育,有更好的勞動環境。
2018/01/20 | 李伊
把人當工廠機器的勞基法,就是勞資關係無法雙贏的真兇
從經濟、從社會、從政治、從法律的角度看本次勞基法修法,都會有特殊目的性,導致特定盲區。試從哲學分析勞資關係的本質,就不只看見爭議內容,而是看出爭議中哪些部分可調解、哪些部分不可調解。
2017/09/16 | 周 海威
討好完勞工再討好資方?做到這四點才能真正平息「一例一休」的對立
如今新的行政院長上任,想的就是要修法⋯⋯這種討好完勞工之後再來討好資方的方式,真的非常危險。我今天的這篇文章來寫寫我們現在最急迫需要改善的地方。
2017/05/19 | 周 海威
遠東航空集體解僱爭議:有錢打官司,不如出來協商解決困境
資方做錯事就要認、勞方不成熟也要改、工會一頭熱也該醒,人生有多少時間可以繼續這麼耗?只要出來做協商就可以改變這個現況,別再為了自身的面子、自身的認知而浪費時間了。
2017/05/03 | 周 海威
輪子在走才算工時?我實在看不出桃園客運的算法有任何合法依據
正常工時如果計算錯誤,那麼上面的薪資條其實就一點都不意外,因為這永遠都會有算錯,光一個平均工資和薪資的基準就可以看出資方是有意迴避成本。
2017/02/26 | 李修慧
不只要求59萬「離職賠償金」,前員工爆料:貴婦麵包坊連請喪假也不准
除了扣除喪假當天的薪水,兩位老闆還在勞資協調會上質疑員工,為了騙錢是自己印假訃聞,非得要員工出示過世祖母的「除戶證明」才肯還錢。
2016/12/28 | 周 海威
公司宣稱己經有旅遊假所以不補假,這種說法有爭議嗎?
旅遊假是一種福利的假日,其實可以算是一種特休假的概念,但屬於是額外給假的狀況。因此我之前有說過,要處理關於假的問題,就要先界定是什麼假?
2016/12/20 | 周 海威
不給年終獎金沒犯法,但企業主最好小心「野火效應」
如果今年企業的收益不如預期,對於重點員工是該用調薪、加發獎金這都是要在年底前完成計劃。切不可有「到時再說」的心態,否則不但有法律風險,更會有人才流失的問題。
2016/11/24 | 精選轉載
復興航空對不起誰?願意負責任的下場卻是被指為「不肖企業」
我認為,如果連復興航空這樣公司解散時已經準備好資遣費、勞工退休金提撥的公司,都要被稱為不肖企業、負責人是黑心負責人的話,那我們怎麼看待那些淘空公司資產後一走了之的公司及負責人?
2016/11/01 | 周 海威
任職會計20年被公司調到IE部門逼退,我該如何自保?
這篇文章討論了一種許多勞工都遭遇過的經驗,那就是疑似被資方進行惡意的調動逼退。作者引用了勞動基準法,分析了如何辨別惡意調動與正常調動的差異,而當勞工遭遇此問題時又該如何因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