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2/18 | 李秉芳
被控打壓工會合法活動,三星電子董事長李尚勳遭判刑1年半
打壓工會活動是由三星公司內已解散的「菁英策略小組」所謀畫,檢方並稱,將繼續跟進其他三星旗下子公司的相關指控。
2019/12/15 | 蔡孟凱
表演藝術行政人員的勞動困境(下):「產業的中堅」還是「藝術的耗材」?
藝術行政不是藝術家,他協助並參與了藝術生產的過程,成為作品與藝術家、觀眾、社會溝通的橋樑。他不享受掌聲,但同樣能在終曲落幕時獲得成就感。只是在藝術的召喚之外,我仍然認為只有完善的保障和制度才能讓更多人更安心地專注在藝術的至美裡頭。
2019/12/14 | 蔡孟凱
表演藝術行政人員的勞動困境(中):當藝術家跟藝術行政一樣苦,誰該為勞動環境負責?
藝術的召喚或許是吸引青年藝術行政入行的動力,卻也同時形成了某種藝術家與行政人員之間的權力結構,讓勞資雙方往往難以對話,甚至是直接影響團隊組織的運作和效率。
2019/12/13 | 蔡孟凱
表演藝術行政人員的勞動困境(上):藝術圈勞資雙方不斷消耗能量的迴圈
藝術行政——這個在社會看來與藝術文化咫尺相隔無比親近,在藝術人眼中卻又顯得世俗無趣的行業究竟遭遇什麼樣的困境和矛盾,導致每年都有數以百計滿懷憧憬的年輕世代奮身投入,卻又大多滿懷遺憾和失望忿忿而去?
脫天朝之眼,解殖民心靈:從「國家–工人」關係回答為何越南不是小中國
以越南2015年發生的退休金罷工爭議,來看越南工人如何運用團結的力量,逼迫政府撤回國會已經通過的法案,這個案例可以凸顯它跟中國「侵略性威權國家」的差異。
長榮資方是「慣老闆文化」的縮影,而解方就是支持罷工
壓抑勞工權益的結果,就是家破人亡,幾萬人世代為奴。而源頭是什麼?勞資權力關係懸殊,勞工無法正常反應問題,使整體企業跟著無法進步,才導致經濟萎縮。怎樣改變源頭?支持罷工。
2019/07/04 | 精選轉載
從罷工學勞權:「勞動三權」是什麼?高薪者罷工有理嗎?
「勞動三權」和「不當勞動行為」是什麼?罷工可以影響客戶權益嗎?薪水不錯還罷工合理嗎?以下將簡單分析這些常見概念和議題。
2019/05/02 | 李秉芳
行政院通過《揭弊者保護法》保障吹哨者,被「職場霸凌」可求償
故意揭露揭弊者的身分、造成排擠或孤立的「職場霸凌」行為,也列為不利人事措施之一,揭弊者可請求精神上損害賠償。
2019/02/09 | 姜冠宇
支持勞工的合理訴求,就是避免下一次罷工的最好方法
很多台灣民眾對於各行業第一線從業人員時常帶著「平庸邪惡」的思維去批評。如果一家公司因為有勞資糾紛而影響到服務品質,只會責怪員工,不曾思考這家公司的經營能力有問題。如果你擔心未來會有更多罷工造成你的不便,支持罷工,才是避免下次罷工最好的辦法。
2018/02/27 | 芭樂人類學
彈性與鬆綁:公司治理性與勞動對資本的真正屈從
如果說,二十一世紀初加入WTO、二次金融改革與政府四化等施政,意味著台灣對國際及國內金融資本的去管制化以及企業管理模式的引入,那麼,2017年的二修勞基法不僅意味著勞動對資本的真正屈從,確立了金融化資本的統治。
「奇蹟」之後:如何研究與治理台灣的經濟衰退?
相對於奇蹟典範,我們將近十年來的文獻稱為「衰退典範」,這些文獻更關心「國家為什麼會失敗?」分析經濟衰退的根源與後果。我們將《未竟的奇蹟:轉型中的台灣經濟與社會》所收錄或間接涉及的衰退典範文獻,區分為「宏觀的國家制度轉型研究」與「微觀的組織或網絡研究」兩大類。
2017/06/15 | Lo
勞動部多納3項職業適用「彈性工時」,物流業:我們一定會過勞
勞工正常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8小時,每週不得超過40小時。為因應各行各業不同之營運型態,另訂有兩週、八週及四週彈性工時規定。
2017/05/01 | TNL特稿
協助處理著一件又一件的過勞死個案,他們還是站在崗位上奮鬥著
一本《過勞之島》加上許多的田野調查,讓《勞動之王》的編劇們在過程中深受感召地發現:身邊還有非常多的人在不同的領域奮進努力,只是為了讓社會變得更好。
2017/03/13 | Lo
【專訪】求職天眼通可不是「靠北職場」,他們只想讓台灣人「不便宜」
「也許我無法一夕間扭轉這個環境,但我可以讓它平等一些。即使只有一點點,也是進步。」古宗禎對改變求職環境的使命感,不斷驅使他們三人往前走。
2017/03/08 | 長腿地瓜
【插畫】勞資關係的逆向思考:別輕易就想「叫你們經理出來」
從早期的普遍意識,認為出錢的就是大爺,到現在我們漸漸意識到,資方、勞方的關係其實起始於金錢與勞務的交換,雙方的關係應視為平等交易,只有擺脫以壓榨與自我剝削的思維,追求更健康的勞動環境,我們的社會才會逐步變得更進步與幸福。
2017/03/08 | 長腿地瓜
【插畫】勞資關係的逆向思考:別輕易就想「叫你們經理出來」
從早期的普遍意識,認為出錢的就是大爺,到現在我們漸漸意識到,資方、勞方的關係其實起始於金錢與勞務的交換,雙方的關係應視為平等交易,只有擺脫以壓榨與自我剝削的思維,追求更健康的勞動環境,我們的社會才會逐步變得更進步與幸福。
2017/01/20 | 新公民議會
不是要政府公親當事主,而是政府不得不介入
政府的確不應事事都「公親變事主」,但要能放手讓市場機制自行運作,政府就必須正視當前台灣勞動市場的根本問題:勞資地位不對等,並積極介入調整,讓整個勞資關係正常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