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5/07 | 精選書摘
想當「包青天」不是清廉就好,清官也有正常與變態之分
包拯去安徽合肥做過官,合肥是他的老家,親朋故舊聽說他來當父母官,像蒼蠅見血似的蜂擁而至,這個求他辦事,那個為他送禮,有人打著他的旗號招搖撞騙,有人仗著他的勢力橫行不法。包拯該怎麼辦?總不能把所有親戚都抓起來吧?他只能殺雞給猴看,抓住一個作惡多端的堂舅,將其當堂判了死刑。
2017/05/07 | 精選書摘
想當「包青天」不是清廉就好,清官也有正常與變態之分
包拯去安徽合肥做過官,合肥是他的老家,親朋故舊聽說他來當父母官,像蒼蠅見血似的蜂擁而至,這個求他辦事,那個為他送禮,有人打著他的旗號招搖撞騙,有人仗著他的勢力橫行不法。包拯該怎麼辦?總不能把所有親戚都抓起來吧?他只能殺雞給猴看,抓住一個作惡多端的堂舅,將其當堂判了死刑。
2017/05/01 | 精選書摘
包公哪有那麼黑:為什麼文人要抹黑包公的臉?
像史書上許許多多偉大人物一樣,包公落地時也是個怪胎。按《三俠五義》第二回描寫,包公誕生那天,他的爸爸包員外夢見半空中祥雲繚繞,瑞氣千條,猛然間紅光一閃,面前落下一個怪物來:「頭生雙角,青面紅髮,巨口獠牙,左手拿一銀錠,右手執一朱筆,跳舞著奔落前來。」
2017/04/30 | 精選書摘
包公哪有那麼黑:為什麼文人要抹黑包公的臉?
像史書上許許多多偉大人物一樣,包公落地時也是個怪胎。按《三俠五義》第二回描寫,包公誕生那天,他的爸爸包員外夢見半空中祥雲繚繞,瑞氣千條,猛然間紅光一閃,面前落下一個怪物來:「頭生雙角,青面紅髮,巨口獠牙,左手拿一銀錠,右手執一朱筆,跳舞著奔落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