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20 | Abby Huang
替你打一輩子的分數:北京2020年前完成「個人誠信分」制度
北京將真正開啟對個人信用的評價,全面應用在投資、旅遊、求職等領域,形成「一處失信、處處受限」的失信懲戒格局。
2018/11/17 | 李修慧
燒煤不行,燒有毒廢家具可以——中國山西「減碳」措施粗暴上路
為了取暖,當地居民把舊家具、廢舊地板和枯枝朽木都撿回家燒,燒後產生刺鼻濃煙,居民表示,「你看看這塊地板,都是含很多膠的,我們也知道燒起來有毒,污染甚至比燒煤的污染還大,但我們也沒辦法。」
2018/10/04 | 羊正鈺
「中國主教」首次出席世界主教會議,方濟各哽咽的背後「說不出的苦」
中梵之間歷經數十年僵局,針對誰來領導中國大約1200萬名天主教徒僵持不下,雙方22日簽下協議,教宗認可北京政府任命的7名主教。
2018/09/24 | 羊正鈺
馬爾地夫大選:「親中」的強人總統確定落馬,但北京影響力仍在
馬爾地夫長期夾在盟友中國與印度之間,現任總統雅門風格較親中,靠著鉅額的中國貸款來建造基礎設施,而對手索里的立場則較為偏向西方與印度。流亡海外的前總統納希德直呼印度洋冷戰正在醞釀。
2018/09/09 | 羊正鈺
「被噤聲」的中國P2P受害者:抗議遭毆打、回家被監控,只好自殺留下遺書
中國各地眾多網絡借貸平台「雷爆」圈錢跑路。成千上萬P2P受害人到北京、上海、廣州等地集體維權,被大批警察強行抓捕遣返,但受害人反映的問題和提出的維權訴求至今未獲實質性進展。
2018/09/06 | 羊正鈺
世界「第3小國」諾魯為何槓上中國?北京代表團發言被阻止,氣呼呼退席抗議
這場外交爭端,讓面積僅有21平方公里、人口1萬1000人的諾魯,槓上中國這個亞洲超級強權。而中國並非太平洋島國論壇成員國,而是以對話夥伴的身分參與會議。
2018/09/01 | 羊正鈺
台灣人拿到中國「居住證」,除了讓你「落戶」還會發生什麼事?
中國的「融合」策略運用在居住證上,就是在「慢慢把你轉化」,雖然不致於宣稱居住證等同中國戶籍,但「他留下一個準公民身分的模糊地帶,隨他怎麼說,要怎麼解釋,對我們會是困境。」
2018/08/31 | Spe Chen
往返北京與成都的貧富列車,讓我經歷了「兩個中國」
他們是城市居民中最親密也最陌生的面孔,親密於日常接觸頻繁,整個城市運作都是這群勞動者支撐。陌生是因為圈子不一樣,我從來沒有真的進入過他們的生活,只能憑藉印象與想像力猜測他們的職業。平日之於我的隱形的人口,現在浮出來水面將我埋覆,讓我可以凝視我與他們之間的異同。
2018/08/05 | 李秉芳
北京工作室突遭強拆,艾未未:既是政治原因也是經濟原因
過去一年北京以安全改建的名義,無預警驅逐城郊區的老舊建築,包括草場地附近的畫廊,這塊藝術家雲集的區域在艾未未到來後快速發展,卻成為強拆目標,因為他們往往被視為政治異議的中心。
2018/08/02 | 羊正鈺
川普想加碼徵中國貨25%關稅,參院國防法案卻對中興華為「鬆綁」
美國聯邦參議院通過7160億美元(約新台幣21兆9000億元)國防授權法案中,也力挺總統川普更強大軍隊籲求,並在使用中國主要企業的技術這項議題上避免了跟白宮可能的交鋒。
2018/07/23 | 精選書摘
改革開放上半場結束,中國的迅猛發展只是空洞泡沫
「下水道是一座城市的良心。」整個7月,全國媒體都一再地引用雨果的這句名言。一場暴雨洗刷出了兩個殘酷的事實——鮮亮的城市建設也許僅僅是表面的繁榮,而每一個中產階層人士的生命居然是那麼脆弱。
2018/07/12 | 羊正鈺
英國公開力挺我國:公司不應為政治力壓迫更改「台灣」名稱
英國政府長期以來的對台政策並未改變,英國政府向來以「台灣」稱呼台灣,如有列表則將台灣列於country/territory(國家/領土)或world locations(世界位置)之下。
2018/06/15 | 羊正鈺
卜睿哲:中國試圖告訴美國,蔡英文就是個「麻煩製造者」
卜睿哲指出,中國試圖在美國面前塑造蔡總統是麻煩製造者、需要克制的印象。先不論事實是否如此,但他確定,中國意圖製造這樣的印象。
2018/06/07 | 羊正鈺
北京嗆「翠玉白菜」只算三級品,其實台北故宮「鎮館之寶」本來就不是它
其實,真正的「故宮三寶」,通常指的應該是台北故宮所蒐藏的范寬〈谿山行旅圖〉、郭熙〈早春圖〉和李唐〈萬壑松風圖〉等三幅北宋巨碑式水墨畫。
2018/06/07 | 讀者投書
在北京交換的日子:狼性只有10%,只是他們人多
從台北的北科大到北京的北科大,我清楚看見了選課自由度和課業壓力的兩岸差異,至於學生素質的部分,我卻覺得是龍蛇混雜,狼性跟小確幸並存之。
2018/05/17 | 精選書摘
《低端人口》:送子女到歐美的上層世界 vs. 活在高風險地底的「鼠族」
在暗無天日的地底,「鼠族」家裡的照明全靠那些嗡嗡作響的日光燈,呼吸著汙濁的熱空氣,空間十分潮溼且蚊子到處飛,走廊的瓷磚表面也滿是髒黏的汙垢。夏天的雨水先是流進廚房、公共盥洗室,接著淹到共同空間,甚至房間裡。
2018/05/17 | 精選書摘
《低端人口》:離開農村尋活路,成為北京地下城百萬「鼠族」
北京的房價居高不下,於是很多勉強維生的勞工便不得不生活在地底。這批約有一百萬以上的「鼠族」擠在這城市的臟腑。他們不能登記戶口,而少了戶籍證明就無法擁有許多社會保障、健康保險,或幫孩子註冊入學等基本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