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川普主義」與新冷戰:現實政治利益下,美國盟友如何與中國劃清界線?
比較新冷戰時期美中軍事與政治同盟國,與舊冷戰時期美蘇東西陣營的對抗,其中最大的不同處是新冷戰時期,同盟國並不是壁壘分明。以日本為例,中日和諧關係對日本經濟有正面影響。如此,美國的國家安全與日本國家安全未必一致。
2019/04/18 | TIME
不讓俄羅斯加入北約是史上最嚴重錯誤,最終導致烏克蘭被犧牲
在北約歷史上,第一次有美國總統質疑北約存在的必要。川普質疑美國對北約的責任已經「過時了」,還表示加入北約是美國錯誤的決定。曾擔任北約秘書長的拉斯穆森表示,民主國家的領袖質疑國家決策是「極度危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