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作為北極理事會「觀察員」,中、印、日三國將如何影響極地政治?
中、印、日皆為北極理事會的觀察國,也是北極海未來航道開通後,對能源礦產的開發最積極參與的國家。當然在軍事及全球地緣政治上,對此三個亞洲大國也息息相關,這也使得三國最近紛紛對北極事務積極參與,希望有一定在北極地區的政治影響力。
2019/10/19 | 精選書摘
《地圖的故事》:穿越北極,西北航道的偉大探索
北極海冰的融化增加了全新貿易路線和開發能源生產的可能性,也增加了領土衝突,和地球上相對完好的地區環境受到破壞的機會。
北極爭霸戰:暖化下的地緣新戰場,俄加美歐競逐北冰洋
今年五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参加在芬蘭舉行的北極理事會大會中表示:隨著北極海冰層的持續減少,新的航道及貿易機會將會出現,由西方至亞洲的航運時間最快將減少20天,北極海將是21世紀的蘇伊士及巴拿馬運河。
2019/09/06 | TIME
在北極蓋漂浮核電廠,俄羅斯有從車諾比學到教訓嗎?
俄羅斯不讓地方政府及地方機構有表示意見的機會,這也表示當災害發生時,如果沒有人對基層下達指示,那麼人民將無法得到即時的援助。
2019/08/27 | TIME
俄羅斯的致命核爆給全球軍備競賽什麼啟示?
普亭6月時曾表示願意將《中程導彈條約》再延長五年,但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波頓卻表示美國「可能不會」繼續合作。這樣的結果造就了一個對核武限制越來越少的世界,而有越來越多國家有能力能夠製造核武。
2019/08/24 | TIME
川普想要買下格陵蘭,但從1946年起美國就有類似的計畫
《時代雜誌》於1947年提及的戰略考量可能不會和川普心裡想的相去過遠,但卻有一項重大的例外:鑒於全球暖化,海洋冰層消融,過去長年冰封的北極如今正快速成為商船與戰艦的潛在新航道。
2019/08/20 | TIME
西伯利亞野火、阿拉斯加熱浪,北極地區的負荷已達臨界點
北極圈的特別之處在於它確實存在開關。一旦北極的冰消失,地球真的會產生劇烈的改變,而這一切正要開始發生。
2019/07/26 | 許睿洋
俄羅斯「向東看」:普亭的北極政策,為何找三個東邊的東北亞國家合作?
作為能源大國,俄羅斯本希望能將北極納為己用,成為自己的「資源戰略基地」。然而,國際局勢的劇變和自身資金及技術的缺乏,使得普亭必須與他人共享這塊大餅。因此,一開始和西方國家,甚至現在逐漸轉變為與東北亞國家的合作,實乃不得不為的結果。
2019/05/03 | 李修慧
美國2019中國軍力報告:解放軍3種侵台模式、「冰上絲路」也納入報告
挑戰美軍在這一領域長期享有的優勢,中國正在水下作戰領域投入大量資源,包括將岸邊、海上、太空、天空和海底探測器融為一體,建設海底預警和探測系統,挑戰美軍在這一領域長期享有的優勢
2019/01/14 | 周雪君
北極磁極加快由加拿大移向西伯利亞 導航模型緊急更新
北極磁極由加拿大和西伯利亞兩個大型磁場所左右,目前來看,西伯利亞是嬴了這場「磁力拔河比賽」。
2018/12/04 | 精選書摘
《永夜漂流》小說選摘:她突然由木星的夢幻世界驚醒,空洞冷漠的太空寒意逼人
乙太號上每個人私生活都曾有過失落,每個床鋪都有如回憶的氣泡。他們只在必要時偶爾生硬地交談幾句,勉強撐過現實的嚴酷要求,此外的時間每個人都沉浸在往事中,表情便可以看出來。
2018/12/04 | 精選書摘
《永夜漂流》鍾文音推薦文:兩條孤獨線索各在北極圈與太空漂流,不絕望、不放棄
小說彷彿為孤獨重新給了新定義,孤獨者是強大者,能撐過孤獨的人,就是堅忍者,就是一心一意投入生命的人,因為一切的困難皆能視若無睹地活下去。如此才能走到黑暗的絕對人生旅程裡。
2018/11/15 | Alvin
北極熊數量不減反增? 原住民憂不再「和平共存」
「我們希望與家人在外享受好時光,但現在大家都要帶著槍才敢外出」
2018/09/07 | 精選書摘
《海權爭霸》:荒無人煙的北冰洋,各國爭相插旗的「極北之土」
由於生存條件過於嚴苛,長年冰封,以及與全球通訊中心距離過遠,北冰洋的資源一直沒有開發。這一切當然是令人雀躍的機會。北冰洋有讓人無法否認的願景,但它也位於一處危機四伏地區的中心。
2018/09/05 | 精選書摘
《海權爭霸》:荒無人煙的北冰洋,各國爭相插旗的「極北之土」
由於生存條件過於嚴苛,長年冰封,以及與全球通訊中心距離過遠,北冰洋的資源一直沒有開發。這一切當然是令人雀躍的機會。北冰洋有讓人無法否認的願景,但它也位於一處危機四伏地區的中心。
北極權力遊戲:中俄聯手「冰上絲綢之路」,能突破美國經貿制裁嗎?
俄羅斯認為,在適當發展基礎建設後,北極航線將可分擔原先從亞洲到歐洲路線的南部運輸外。另一方面,中國握有開發北極的大量資金,這讓俄羅斯政府極為感到興趣。
北極權力遊戲:中俄聯手「冰上絲綢之路」,能突破美國經貿制裁嗎?
俄羅斯認為,在適當發展基礎建設後,北極航線將可分擔原先從亞洲到歐洲路線的南部運輸外。另一方面,中國握有開發北極的大量資金,這讓俄羅斯政府極為感到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