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21 | 高紹沖
突破經濟封鎖的小紙片:郵票上的北韓
郵票堪稱是「國家的名片」,同時是有價證券的一種。由於北韓對國內管制嚴格,通信、通訊甚至通行都有監管,北韓的特種郵票純粹是以外國客戶為標的,擺明是來「掙錢」的。
2018/12/08 | Giloo紀實影音
紀錄之光《龐克海盜地獄首爾!》:高喊「金正日萬歲」是否真能撼動當權?
《龐克海盜地獄首爾!》記錄的「栗島海盜」樂團演出只是嘲弄、惡搞,亦或是其自由言論表現?反動無論成功與否都不重要,因為到最後那些抗爭似乎都被政治力收編,被融入主流的體制中,或者如所有樂團的最終命運,解散。
2018/11/28 | Project Syndicate
對北韓不斷取得重大成就,文在寅的支持度為何持續下滑?
文在寅並沒有盡力解決這些影響到韓國經濟的結構性問題,而是專注於再分配。他的主要經濟政策「收入驅動的增長」旨在通過提高最低工資,讓低收入家庭獲得更多錢,從而提振國內消費。
2018/10/07 | TIME
脫北者朴延美:忍受北韓13年「情緒獨裁」,我不知愛為何物
在韓國,任何事物都讓我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我必須以一個青少年的身分重新開始我的學業。對我而言有件最困難的事就是自我介紹。我從沒做過這種事。
2018/10/07 | 高紹沖
北韓式崇拜:「萬國來朝」的展館,與赤裸裸「家天下」的萬景台
以碩大雕像、生前使用過的交通工具、視察的圖畫與照片與各國致贈的勳章,打造出愛民勤政的足跡,栩栩如生的觀感,要讓領袖永遠活在北韓人民的心中。
2018/09/20 | 羊正鈺
第3次「文金會」:文在寅對北韓民眾發表7分鐘談話,再和金正恩同遊長白山
南北韓都將海拔2750公尺、位於中朝邊境的長白山視為民族聖山,北韓國父、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在二戰期間,曾在白頭山對抗日本人,金氏家族也一向自詡擁有「白頭山血統」
2018/09/18 | 李秉芳
第3次「文金會」:除了金正恩和文在寅緊緊抱在一起,還要談什麼?
文在寅稍早從青瓦台離開前往首爾機場時表示,如果他這次出訪北韓,能幫助美國和北韓重啟對話,那麼他的北韓行就成功了。
2018/09/14 | 李修慧
「南北韓聯絡事務所」揭牌成立,未來協商可365天、24小時不斷電
南北韓聯絡事務所(辦事處)今天揭牌,南韓統一部長官趙明均表示,從今天起,南北韓可以每年365天、每天24小時,直接討論南北韓關係。
2018/09/11 | 高紹沖
兩韓觀點大不同:韓戰到底是保衛祖國,還是時代悲劇?
韓戰後,參戰方皆建立博物館紀念這場慘烈的戰役,我也刻意走訪,卻發現相同的戰役有著截然不同的解讀觀點,請聽我娓娓道來。
2018/09/10 | TIME
北韓已承諾無核化,日本為何還增加國防預算?
根據防衛報告書表示,為了因應北韓所帶來的威脅,以及擁有「質量上和數量上必要且足夠的防禦能力」,日本目前持續地更新其國防指南和中期防衛計畫。
2018/09/06 | 羊正鈺
【全文】一封讓川普抓狂的匿名投書:我是白宮中的抵抗者
《紐約時報》言論版一般不會刊登匿名的投書,為了這次例外,紐時編輯台針對這篇投書做了3點說明。
2018/08/25 | 李秉芳
說好的「去核化」呢?川普用Twitter取消國務卿出訪北韓
雖然川普和金正恩兩人簽署了一份聯合聲明,其中北韓同意無核化,但幾乎所有細節都未定義,包括具體的方案、拆除時程表、檢驗方式等,都沒有在聲明中出現。
2018/08/25 | 高紹沖
朝鮮之外見朝鮮:我在中國看見的北韓式資本經濟
「朝鮮外的朝鮮」如中國朝鮮族聚居地及北韓直營餐廳等,雖非北韓領土,卻不失為認識朝鮮族及北韓藝術文化的窗口,以最容易踏足的餐館為例,在中國境內最多,並「全球展店」至東南亞甚至連歐洲荷蘭阿姆斯特丹都曾拓點。
2018/08/22 | 精選書摘
日籍脫北者的逃亡手記:我們在北韓學校裡學到,人民只能靠偷竊和賣血活下去
如果你的農田沒有達到目標產量,農場的管理者就會在帳目上動手腳,看起來好像已經達成目標。但儘管有那麼多神話般的破紀錄產量,我們得到的配給不會說謊:每年秋天,我們拿到的糧食越來越少了。
2018/08/22 | 精選書摘
日籍脫北者的逃亡手記:像動物一樣活了30年,金日成死了我為何會哭?
當我回到家,孩子們緊靠著我哭泣。我妻子也哭了。我不知道這些反應到底是出於悲傷,還是來自深層的恐懼。我們的未來,到底會走向哪裡?
2018/08/17 | 高紹沖
外國人限定:擠滿陸客的「平壤娛樂場」,歡樂如拉斯維加斯
平壤娛樂場風氣較像是拉斯維加斯的娛樂感覺,沒有澳門的肅殺味道,不過在這神秘至極的北韓,身處五光十色的神秘賭場,還是讓我熱血沸騰,永生難忘。
2018/08/09 | TIME
川普重砲威脅金正恩是一回事,但威脅伊朗非常不智
在退出伊朗核協議之後,川普政權似乎決定採取雙管齊下的做法:強化制裁力道、壓制伊朗經濟,並攻擊伊朗政權的正當性,希望政權更迭。民眾開始感受到壓力,不過伊朗對這種事情早有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