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04 | 精選書摘
《木蘭與麒麟》:懼犬或親犬?古代亞洲的犬科動物形象
當華夏群體徹底切斷了其與之前的「犬戎」兄弟姻親之間的文化聯繫,這個過程導致了「純粹」遊牧生活的出現。東方的「懼犬性」傳統最終消滅了西方的「親犬性」緒餘,史前東亞的東西衝突模式被如今長城所劃分的農業南方和遊牧北方之間的對抗所取代。
2019/06/04 | 精選書摘
《木蘭與麒麟》:唧唧復唧唧,巾幗英雄木蘭其實是「胡人」?
前述的證據皆清楚地表明,韓雄(又名木蘭)之名是另一個「漢名胡字」的案例。因此,在拓跋政權及其繼承者的治下,木蘭實際上是個胡名,而不是人們以漢語為標準,所認為的女性名字。
佛教藝術研究:北朝古人心裡苦怎麼辦?「造像!」
中國的佛教藝術一開始就這麼沉重嗎?不,它也曾有過一段光明歡樂的歲月,讓我們跟隨顏娟英走訪中國各地石窟的腳步,回到北魏早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