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13 | 李瑞中
衝刺近30年的教改,在政策評估研究上有哪些缺失?
很多時候儘管有做資料分析,有實證結果,然而偏誤的結論比拒絕獲得結論的未可知論者還要可怕,特別是影響不只一整代學子權益的政策上,這個政策叫教改。
2019/05/13 | 李瑞中
教改犧牲掉的是廣大一般家庭,支持弱勢不應該透過升學制度
在不改變「好學校」招生人數的前提之下,改變入學制度是個零和遊戲。有贏家,就一定有輸家。這贏家輸家不需要是「兩端競合」(兩端指最高社經地位和最低社經地位),更有可能是鄰近(家庭背景)的學生競合。
2019/05/03 | 讀者投書
「大學生了沒」由誰決定:大學是否真的是所有孩子的去處?
多數的高中職為了自己的升學率會不斷地像催產一樣,鼓勵高中職學生在畢業後繼續升學,大學院校又像是在升學主義辦接力賽一樣,踴躍地接收迷惘的高中職畢業生。這樣的惡性循環,填補的就是少子女化下各校經營的危機,這些研究論文早就滿山滿谷了。
「繁星」的天空真的如此美好?對繁星入學身分的異質性觀察
為了呈現繁星生在大學校園中的真實適應情況,我們以深入訪談的方式分別訪問台灣大學、清華大學、交通大學、政治大學、成功大學五所「頂尖大學」繁星生,想瞭解藉由特殊管道入學後,這些學生會不會因為來自於不同類型的高中,而有不同的適應問題。
聯考比較公平?論升學制度與教育機會的平等性
什麼是「聯考比較公平(或者沒有比較公平)」呢?這裡的「公平」對於社會學而言指的是教育機會在不同「階層」之間的平等性。
2015/06/30 | 阿Ken
教育M型化加深!調查:中下家庭子女讀私立大學超過6成
草根影響力文教基金會表示, 社會財富M型化加深教育的M型化,政府應設法幫助弱勢學生,縮短公私立學校學生學費差距,而政府應擬定公平的教育政策、公平的招生入學方式,推甄名額不宜超過一半,避免教育M型化持續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