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28 | 周雪君
南非大學學生成功製造可持續建材:尿磚
南非開普敦大學的碩士生以收集回來的男生尿液加入細菌和沙,製造出尿磚,一種真正可持續的建築物料。
2018/10/01 | 精選書摘
《學校最該教什麼?》:民主怎麼教?讓學生重返「白色恐怖」
到底要如何讓學生們深刻「感受」民主、了解民主之「得來不易」,進而引發他們的學習動機呢?或許可以逆向操作,體驗一下何謂「不民主」?
2019/04/21 | 法操FOLLAW
《殺了七個人之前》:同時照顧死囚和執行死刑的獄警,為何變成殺人犯?
李奧在17歲時成為獄警,工作的第一天,典獄長就指派他護送一位死囚上絞刑台。而李奧在某次下班途中,突然射殺七名黑人。辯護律師在調查案情時,得知死囚都是由獄警照顧,再將他們送上絞刑台,他認為這很可能是造成李奧精神崩潰的原因。
2019/11/01 | 精選書摘
《愛,髓時都在》:「黑黃配」對我來說是奇蹟——來自南非的最敬禮
風雨生信心,獲得寶貴造血幹細胞移植機會的阿力斯,受贈康復後,不但活得很健康,人生觀也變得更豁達。「不確定這是不是捐贈者對我的改變,還是這場病讓我更懂得珍惜生命。」
2019/05/20 | 羅元祺
逐漸黯淡的曼德拉光環:南非執政黨25年來跟白人和解了嗎?
曼德拉是南非告別種族隔離政策後首任的總統,一直是非洲民族議會最重要的精神領袖與神主牌。但隨著曼德拉在2013年辭世,由他所創造的政治能量正在快速遞減,因為年輕的一代幾乎已對曼德拉沒有任何情感上的寄託。
危險蜘蛛網:從性販運倖存下來的南非跨性別女人
我的許多朋友都在從娼中喪生,但我在很多方面都是倖存者。我在娼妓制度、愛滋病毒、被槍殺、癌症和中風中倖存下來。我希望成為那些曾經忍受-或者仍然正在忍受-那個連倖存的我也同樣無法忍受的環境-這群無聲受害者的希望。
2019/09/12 | TIME
失業率來到29%的南非,成為「排外意識」的溫床
針對外國人的暴力行動對南非而言已不是新聞,但這次的場景讓人想起2008年全國排外暴力事件,南非後種族隔離時代的蜜月期因而戛然而止。最近幾個月到近幾周的類似攻擊事件,將來自其他非洲國家的勞工階級移民視為主要目標。
2016/09/15 | julia
反對仇恨和歧視 美爭議反同牧師遭南非拒發簽證
南非憲法反對仇恨和歧視,而安德森是一個不願意尊重南非憲法的人。吉加巴說:「南非人有自己的傷口需要縫補,不需要鼓勵人民更加仇恨彼此。」
2019/04/01 | 精選書摘
《南非史》:曼德拉改變「中國承認」的決策過程
中共當時約有一百六十個邦交國,對它而言,多一個南非友邦的實質意義並不大。但由於南非是中華民國自1992年以來最重要的友邦,所以在中共全面孤立中華民國的外交策略下,與南非建交便顯得十分重要。
2018/10/02 | 精選書摘
《學校最該教什麼?》:民主怎麼教?讓學生重返「白色恐怖」
到底要如何讓學生們深刻「感受」民主、了解民主之「得來不易」,進而引發他們的學習動機呢?或許可以逆向操作,體驗一下何謂「不民主」?
2019/04/22 | 法操FOLLAW
照顧死囚、執行死刑的獄警,為何變成了殺人犯?
從結果來看,李奧殺了七個人顯而易見。但韋伯律師想告訴大家的是,原本生活正常的李奧,成為國家體制下的獄警後,才演變成現在的瘋狂殺人犯。
2019/09/02 | Abby Huang
影響擴及非洲南部經濟:禁止象牙買賣「斷財路」,非洲多國揚言退出保護公約
南部非洲4國共同提案,要求再次放寬出售既有的象牙庫存,這項交易對於保護野生大象至關重要,因為收益能彌補村民受損的作物、或是受到大象傷害(或殺死)的人。
2019/06/04 | Project Syndicate
如果不是曼德拉從廢墟中重建國家,很難想像今天的南非會是什麼樣子
在當選25年、出生近101年之後,曼德拉被人們視為政治領袖、解放者、偶像,甚至聖人。不過,在這些角色之外,他也是位手腕高明的政治人物,擅長建立聯盟,同時也是位迷人的可敬對手。
2019/09/02 | Abby Huang
禁象牙買賣「斷財路」,非洲多國揚言退出保護公約
南非洲四國共同提案,要求再放寬出售既有象牙庫存措施,這項交易對於保護野生大象至關重要,因為收益能彌補村民受損的作物、或是受到大象傷害或殺死的人。
2018/10/30 | 精選書摘
《爭奪非洲》:在金磚五國表現積極,南非有何企圖?
在爭奪世界領導地位的遊戲中,金磚國家共同體是一張王牌,對中國來說特別重要;北京當局費盡心思將南非納入金磚國家,打的就是讓非洲和中國關係更緊密的如意算盤,中國這番算計,如今看來是有收獲的。
危險蜘蛛網:從性販運中倖存的南非跨性別女人
我的許多朋友都在從娼中喪生,但我在很多方面都是倖存者。我在娼妓制度、愛滋病毒、被槍殺、癌症和中風中倖存下來。我希望成為那些曾經忍受-或者仍然正在忍受-那個連倖存的我也同樣無法忍受的環境-這群無聲受害者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