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2/24 | 鍾喬
【鍾喬專欄】現場與線索:空汙難民的影像發現
「我從高中就拍了許多鄉民的照片,都在外面辦展覽。這是頭一回讓鄉親看到鏡頭下的自己。」一旁的許震唐,拎著他擺在膝上的相機說話了⋯⋯從《南風》攝影集發表的一張紀實攝影中,我們發現這樣的穿透性:一位悲傷的中年男子,在鏡頭面前嗚住口鼻掩面悲泣,背景恰與他在家鄉舉辦攝影展的古厝類似。這將我們導引進備受六輕空汙的現場,即為攝影者的家鄉。
微妙壓抑的的情意結:反映台日關係的12部電影
自從1987年臺灣解除戒嚴令和1989年日本的昭和天皇逝世後,台日各別的戰前和在戰時期記憶促成了兩國之間的文化和民間交流逐漸增加。無論是虛構類或紀實類的各式創作亦採用這段錯綜複雜的兩國關係為主要題材。
專訪《南風》作者許震唐:在空污裡掙活路,台西村民籌組公民電廠
由於新政府宣示能源轉型,全力推動太陽光電,將太陽光電潛力場址交由廠商開發。一個偏鄉小村莊,連公民電廠都還未成立,如何跟政府要求「請留下一片土地給我們」?
2017/04/26 | 蔡孟凱
閉門者孤芳自賞,入世者焦慮恐慌:評《少年金釵男孟母》
《少年金釵男孟母》從劇名便已告訴觀眾,這齣戲談的是性別,談性別的戲劇作品族繁不及備載,真正的課題是要用性別去談什麼?怎麼談?
2017/04/22 | 創作社劇團
【少年金釵男孟母】幕後團隊:依舊美麗的南風年華
《少年金釵男孟母》不只演員優秀,設計群也都是一時之選;然而8年過去了,設計們會以什麼方式映照出這8年來的變化呢?
2017/04/19 | 創作社劇團
【少年金釵男孟母】演員視野:相隔八年角色會變老嗎?
對於一位演員來說,在戲劇的世界,劇本裡的角色是否也會隨著時間的推進而變老呢?
2017/04/13 | fanny
【少年金釵男孟母】何以畏南風:專訪劇場導演周慧玲
歷史的演進很多是反覆、迂迴、退後,這種時間的象徵,是看當事人的心境。從癲狂到壓抑,可能當事人覺得難熬,彷彿過了半個世紀,實際上卻只過了20多年,有種『才是昨天,怎麼好像已是大半輩子的感覺』。《少年金釵男孟母》的劇中人就是如此,從開頭的奔放到中期的壓抑,緩慢又迂迴。
2017/04/04 | 創作社劇團
【少年金釵男孟母】編導絮語:寫在《少年金釵男孟母》3.0首演前夕
說劇團選擇《少年金釵男孟母》為二十週年慶獻禮,是因為此劇詢問度最高,當然也因為在下還有一點炒冷飯的勇氣和信心。這份勇氣和信心,有一部分建立在希望能跟舊雨新知解釋一下當初未被充分理解、如今可能別有韻味的部分。
2015/04/12 | Kenzo
彰化台西重金屬超標更甚雲林 村民:「救救我們」
彰化大城鄉最南端的台西村與頂庄村與台塑六輕廠相距不到10公里,但因不屬於六輕所在雲林縣,所以根本無人聞問當地居民的身體健康。
2015/01/09 | 包子逸
我們對「地方發展」可否有多點想像:來芳苑乘「海牛」出任務
芳苑文史工作者阿水(魏清水)這幾年把海牛車體驗變成出名的在地活動,每天退潮時,幾位嚼檳榔、頭戴媽祖遶境紀念帽的歐基桑就會和海牛一起出任務,同一群外地人到海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