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13 | 讀者投書
談博恩「地獄哏」:別把大衛像遮到剩雞雞, 然後嫌米開朗基羅猥褻
演員如何處理悲劇,是帶觀眾進入「來笑悲劇本身,其實悲劇沒那麼可怕,只是人世的一部分」而非「帶觀眾去笑悲劇的受害者」,這兩種態度天壤之別也一線之隔。
2019/08/10 | 讀者投書
喜劇「Open mic」與言論自由:「曾博恩調侃鄭南榕」從不存在
有人認為作為公眾人物就該謹言慎行,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等同於主張:只要是公眾人物,任何時刻都必須對言論進行「自我審查」。
2019/08/08 | 李律鋒
鄭南榕開得起玩笑嗎?我不知道,但博恩應該看看海綿寶寶
美國有歧視,有種族仇恨,到現在也沒能消弭;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美國的創作者們想盡辦法在各種各樣的文本裡去傳達自由的可貴,以及在日常生活當中,如何透過具體的事件來實踐、示範自由的行使與規範。
2019/08/08 | 精選轉載
建立在鄭南榕身上的笑點:是觀眾不夠幽默,還是博恩越了線?
幽默感是建立在理解和尊重上的,輕鬆不一定就要低級,把被害者的尊嚴踩在腳底下的幽默不叫幽默,那叫做無知。
2019/08/08 | 讀者投書
博恩地獄哏揶揄鄭南榕:「美式幽默」與「政治正確」的界線
既然脫口秀作為一種表演藝術,那它也同時兼備了一個傳播媒介的要素。所以本文將以傳遞資訊時的幾個原則,來分析「起爭議」時如何保護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