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8/27 | 精選書摘

《歐文.亞隆的心理治療文學》:海明威自殺的原因之一,正是對死亡的恐懼

我相信,如果我們能夠承認我們存在之中的孤立處境,並堅決面對孤立,我們將能夠懷著愛面對別人。反之,如果我們在寂寞的深淵前被恐懼征服,我們將無法朝向他人伸出手。

2020/02/22 | 精選書摘

《撒旦的探戈》譯者序:與作家表現欲一同膨脹的,還有文字的野心與詩意

在拉斯洛看來,短句簡單無趣,能承載的東西有限,當一個人思維奔湧、表達欲膨脹時,肯定會選擇用長句,就像酒館裡的客人一樣喋喋不休,不使用句號,一晚上只說一句話,當然,作家的嘮叨與酒鬼不同,與表現欲一同膨脹的還有文字的野心與詩意。

2019/12/14 | 藍玉雍

卡夫卡《蛻變》X 奉俊昊《寄生上流》:蛻變的不可能與翻身的奇幻夢

「蟲」在《寄生上流》裡,就像《蛻變》一樣,不只是個比喻,更是直指一個必須平常一直壓抑、隱藏、不能被揭穿才方能存活的心理現實。代表一種被他人嫌棄、鄙視、無法同理的傷口。

2019/11/29 | 精選書摘

《意猶未盡的黃金時代》:當紀德老後,他會將回絕《追憶逝水年華》視為此生最大錯誤

普魯斯特將《追憶逝水年華》第一部的厚厚手稿寄給多間出版社,全都遭到拒絕。其中一間的回絕信由安德烈.紀德親手撰寫。普魯斯特的手稿他讀到70頁就讀不下去了,因為他發現其中對髮型的描述,有一處句法有欠準確,使他難以忍受。

2018/12/04 | 精選書摘

《永夜漂流》鍾文音推薦文:兩條孤獨線索各在北極圈與太空漂流,不絕望、不放棄

小說彷彿為孤獨重新給了新定義,孤獨者是強大者,能撐過孤獨的人,就是堅忍者,就是一心一意投入生命的人,因為一切的困難皆能視若無睹地活下去。如此才能走到黑暗的絕對人生旅程裡。

2018/05/18 | 精選書摘

卡夫卡〈中國長城〉:中國題材的小說中,美學成就最高的作品

以中國為題材的小說中,最具美學成就的三部作品都是在二十世紀寫成—卡夫卡的〈中國長城〉,波赫士的〈歧路花園〉,以及卡爾維諾的《看不見的城市》。

2018/05/17 | 精選書摘

卡夫卡〈中國長城〉:以中國為題材的小說中,最具美學成就的作品

以中國為題材的小說中,最具美學成就的三部作品都是在二十世紀寫成—卡夫卡的〈中國長城〉,波赫士的〈歧路花園〉,以及卡爾維諾的《看不見的城市》。

2018/05/11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作家的心聲:這書是我寫的⋯⋯但我好討厭它啊!

若是讀者在閱讀時從書中找到的是溫暖、樂趣、共鳴甚至救贖,那不管作者喜愛與否,一本書或者便有不可取代的意義。

2018/05/11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作家的心聲:這書是我寫的⋯⋯但我好討厭它啊啊啊!

若是讀者在閱讀時從書中找到的是溫暖、樂趣、共鳴甚至救贖,那不管作者喜愛與否,一本書的存在便有其不可被取代的意義。

2018/01/19 | TNL 編輯

【藝遊時光】晴耕雨遊,耍廢不忘帶點嚴肅!

文青嚴選:今年冬天不太冷,繼續帶大家一起東西南北踩遍全台藝文場! ㄎㄧㄤ 中帶著正經的藝文人,超期待展開全新的對話。

2017/10/15 | 芭樂人類學

《便利店人間》閱讀隨想:逃離到資本主義巨型機器中,成為一個「人」?

《便利店人間》自身具備了以民族誌回應當代金融資本主義、經濟主體與社會對人的集體規範之間衝突與張力的理論潛力。

2017/08/26 | 精選書摘

在自我意識中,我就是一個流浪者——佩索亞《自決之書》,以異名書寫孤獨

和卡夫卡一樣,佩索亞也與肉體進行鬥爭,但歸根到底,他的鬥爭對象是心靈。由於他的心靈是他在對抗自身過程中的主要工具,所以他始終維持心靈的敏捷,以便讓心靈可以一直告訴他,生活在「真實的世界裡」,他是多麼無能。

2017/08/25 | 精選書摘

在自我意識中,我就是一個流浪者——佩索亞《自決之書》,以異名書寫孤獨

和卡夫卡一樣,佩索亞也與肉體進行鬥爭,但歸根到底,他的鬥爭對象是心靈。由於他的心靈是他在對抗自身過程中的主要工具,所以他始終維持心靈的敏捷,以便讓心靈可以一直告訴他,生活在「真實的世界裡」,他是多麼無能。

2017/08/22 | 精選轉載

讀了非常多的書可能還是傻瓜,多看電視還有可能變成美國總統

美國這個國家已經失去道德的羅盤,極右和極左互相激盪,仇恨團體非常囂張。「每個人不應該因為他的種族、膚色,性別或宗教信仰獲得不同的待遇」這個美國自由主義提倡的人權和平等的概念已經受到嚴重的挑戰。

2017/05/28 | 《藝術家》雜誌

少數藝術與政治:禁閉的肥皂,絕境中的書寫

兩個旅程中意外發現的相聯點,讓我反思有沒有什麼藝術是可以抵抗現代國家的體制壓迫,繼續有尊嚴地生活下去的呢?什麼是少數藝術呢?德勒茲在《卡夫卡》談到的「少數文學」(littérature mineure)或許可以提供暫時的解答。

2017/05/27 | 放映週報

影的意志,文的靈光:專訪臺北文學.閱影展策展人楊元鈴

作家之死永遠是最轟轟烈烈的事。那些激烈的人生就濃縮在他們的文學作品裡,當這樣的作品又在濃縮一部電影的時候,你就能看到那激烈的程度是更熱烈的。

友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