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5/05 | TNL特稿
【音樂永存】磁條年代:我的雷諾原子筆和錄音帶
時至今日,或許是對數位世界快速變化的反感,也可能是流行文化意見領袖們的陰謀,卡帶隨身聽這些80年代的玩意兒,似乎又在年輕人時髦話題的選單內出現。想想,在新世紀的2017年,腰間掛個卡帶隨身聽走在路上,確實蠻帥又吸睛。
2017/04/23 | TNL 編輯
【再給我一點時間】台上的指上功夫:DJ黃查談音樂載體
比起數位完美而尖銳的聲音,那種厚厚的、偶爾還會破破的類比聲音,聆聽之中更顯真實。這種感覺就像是每個人的一生,起起伏伏、卻溫暖得很。
2017/03/18 | 精選書摘
【台北秘密音樂場所】沒有新歌的唱片行:重返經典的美好年代
於是莊嚴地完整地去感受云云唱片,也成了自我實踐之必要,你知道「把根留下來,才能往前跑」,好似如此一來,便能把人生裡的起承轉合填得更飽滿些。
2015/01/07 | TNL 編輯
「撿破爛」的偉大美國小說家:我為何還留著轉盤式電話
當然,在某種程度上,每一個不夠富裕的人都要學習應付孱弱的設備,而有些人就是比他人徒勞。但我珍惜那些用半毀機器寫文章的回憶,不單是因為它們能證實我的本性。對我來說,那部破舊但仍堪用的Amdek的形象,也是美國長久破爛的形象。過時,是我國癡戀科技的主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