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不只美國,擴散中的「假新聞」正悄悄滲透亞洲國家
假新聞(fake news)被選為2017年的代表字,但這種誤導資訊的影響不只存在美國,縱看亞洲,從菲律賓、印尼、柬埔寨,甚至是台灣,都曾遭受針對性的「假新聞」攻勢,而其中關鍵的治本之道,就在媒體識讀的教育。
東南亞國會議員開會在幹嘛?打瞌睡、玩手機,還有人在看春宮大戲
最常見的批評之一是,這些政客們非常虛偽,他們在公共場合扮演道德模範,但竟然在工作時睡覺、玩遊戲,甚至是觀看色情作品。
2018/01/15 | 草木留日誌
兩個留學台灣卻到日本工作的印尼人,讓我知道台灣為何留不住人才
日本「一生懸命」的工作模式,和台灣加工出口的傳統思想逐漸成為該被打破的包袱,我們進行產業改革和南進之際,才發現佈局已經晚人一步,這時若又走回壓榨勞方產生競爭力的老路,無法留才攬才就是自然現象。
2018/01/07 | 李修慧
上千名移工遊行抗議:基本工資排除移工,只會讓台灣勞工更慘
兩年一度的移工大遊行今日登場,這次主題是「看見非公民」,訴求移工也能共同參與「跟他們有關」的政策。
為熱帶博物館《荷屬東印度》常設展所做的語音導覽
昨天下午我看見一群高中學生走進這個地方。他們被學校指定來此參訪,我能聽見他們一面嘰嘰喳喳一面走路通過的聲音。有些學生在繪畫、地圖、其他假人之前停下來,接著他們掏出小筆記來抄寫,有些人則在我面前駐足。這些年輕的荷蘭人腦袋裡想什麼?他們對我的母國了解多少?
2018/01/01 | Abby Huang
【圖輯】全球接力迎接2018:有人結婚免費、有人害怕恐攻、有人還在2017
台北101今年不放煙火,改以長達360秒、16000發煙火的新年大秀取代。最後在彩色「幸福共好,Happy Together」的光影下,一同邁向2018。
2017/12/27 | queerology
對許多原始部落來說,性別從來不是「男陽女陰」這麼簡單
性別多元並不是什麼現代新潮的觀念,跨性別在人類許多原始部落社會體系中都占有一席之地,並且有其社會功能,對部落的族人們來說,性別從來不是男陽女陰一分為二這麼簡單,跨性別是再自然不過的存在。
2017/12/16 | Lo
印尼6.5強震搖晃數十秒一度發海嘯警報,數間醫院天花板坍塌受損
地震發生時,包括首都雅加達、中爪哇等地都有晃動。雅加達住在高樓層的民眾感受到明顯的搖晃,許多民眾紛紛跑到戶外尋找安全的地方避難,一度造成多處出現交通壅塞的情形。
2017/11/25 | 羊正鈺
舊金山受贈慰安婦像,大阪市揚言「斷交」60年姐妹市
在慰安婦少女像的碑文上寫著,「被當成性奴隸的幾十萬名女性」「大多數被囚禁而失去生命」。
2017/10/18 | Lo
嘉義水上綑綁棄屍案,涉案移工辯稱「這是印尼喪禮習俗」
兩名印尼外勞告訴警方,綑綁屍體是印尼當地習俗,原本警方還不相信,經求證在台印尼籍通譯,死者遭綑綁手腳、覆蓋紗籠確實是印尼喪禮習俗。
2017/10/08 | 羊正鈺
印尼「女瘋子」變漁業部長:她親自「下海」、炸沉中國漁船
蘇西說父母從小對她和對其他男孩沒有什麼區別,要求她和男生做一樣的事,「如果你總是談論男女區別,你會很難前進。」
2017/09/19 | Harper's BAZAAR
愛海的你一定要看,5個屬於自由潛水者的海島天堂
自由潛水(Freediving)不僅能領著自己徜徉在蔚藍大海中,親身去了解海洋的神秘與哀愁,更能認識自我的極限,學會如何與自然造物者的壓力抗衡,在無聲的水波蕩漾下,親近海底的生態樣貌。
2017/09/11 | Project Syndicate
遏制印尼的「吉尼係數」惡化,馬來西亞經驗很有幫助
顯然,印尼有政治意願恢復其經濟的較高的平等性。如果現任領導層能夠一直向國父那樣致力於這一願景,印尼將會再次成為整個地區的統一和強大的榜樣。
2017/09/11 | 李修慧
【圖輯】羅興亞救世軍停火一個月,緬政府:不與恐怖份子協商
羅興亞激進團體「羅興亞救世軍」今日發表聲明,將暫時停止軍事進攻行動,並將讓人道救援團體進入若開戰區。
2017/07/13 | Lo
印尼破獲史上最大安非他命走私案,台籍首腦遭擊斃
印尼政府雷厲風行、掃蕩毒品犯罪,台灣毒販在印尼落網屢見不鮮,目前共有7名台灣毒販在印尼被判死刑。
2017/06/27 | If Lin
【圖解】台灣火力發電所需的天然氣、煤炭與石油,各來自哪些國家?
火力發電是台灣現在最主要的電力來源,而台灣缺乏相關礦產資源,所以火力發電的燃料幾乎都自國外進口。而電力等於國家安全問題,如果操控在他國手中,很可能會對國家安全有所威脅。那麼,台灣火力發電的燃料,主要自哪些國家進口呢?又佔了多少比例呢?
2017/06/03 | 李修慧
「頭巾無法阻止我追求夢想」,穆斯林女孩不顧爭議組搖滾樂團
事實上,這支印尼樂團當初是由七名女學生組成,不過其中四人因家長反對,被迫離團。「我們沒有做錯事,為什麼要停止追求夢想?」這幾個大女孩並沒有因此放棄音樂路,而是堅持要用音樂向世人證明她們的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