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4/03 | 亞瑟蘭
印度教徒與穆斯林真的永遠無法和平共處嗎?我想說說自己的故事
「印度教徒、錫克教徒、伊斯蘭教徒……我們原本都是一樣的……」曾經非常敵視穆斯林的葛老爹,曾經以無比跋扈的語氣喝止我、不准我在他面前說出伊斯蘭的口語。沒想到,卻在一起結伴到錫克廟巡禮後的這個晚上,葛老爹主動為彼此的信仰開脫。
2020/03/03 | 精選書摘
《印度諸神皆有戲》:源起於印度的佛教,為何卻在這塊發源地上消失?
13世紀初期,由於伊斯蘭教禁止偶像崇拜,因此在這個時代,位於北印度的印度教寺廟及佛教僧院等建築物大多被破壞殆盡,佛教在這個時期便自印度消失了。
2020/03/03 | 精選書摘
《印度諸神皆有戲》:受歡迎的濕婆,具備世界的破壞神、男根之王等各種姿態
濕婆是印度教神明當中地位最崇高的神明之一,也是非常受歡迎的神明。祂有著會破壞世界的可怕面相,同時又具備能夠醫治疾病的慈愛之心。
2019/12/17 | 李修慧
印度穆斯林的「夢魘」?新《公民法》和「公民身份測試」引爆抗議,已造成6死
印度近日通過《印度公民法》引起各派抗議聲浪。15日晚間,印度國立伊斯蘭大學的示威學生(Jamia Millia Islamia)與警方爆發嚴重衝突,甚至有目擊學生控訴,警方衝入圖書館丟擲催淚彈。
居港西孟加拉邦人的「杜爾加女神節」
對居港西孟加拉邦人來說,杜爾加女神節不但是宗教節日,更是一個多功能的社區活動,使同鄉團結起來。
2019/09/22 | 高紹沖
在神比人多的尼泊爾,感受大山大水的敬畏與無畏
尼泊爾除城市的文化遺產外,更知名的仍是喜馬拉雅山的群峰,即便身處首都、搭乘飛機、抑或登山健行,大山大水總是無聲無息地凝望著你,看到連綿渾厚的山脈,心中滿是寧靜跟敬畏。
尼泊爾裔在香港——點只啹喀咁簡單
在尼泊爾,提哈節是印度教的第二大節日,在個人、靈性及家庭層面都具有重大文化意義。提哈節為期五天,每天舉行儀式向神明,以至與人類有緊密關係的動物致敬。
2019/05/24 | 羊正鈺
莫迪「大勝」連任,印度下一個五年將「超英趕中」?
在莫迪的第二個任期結束(2024年)時,印度人口將超過中國,成為世界第一人口大國,經濟規模超過英國位居世界第5,擁有許多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城市。
2019/05/24 | 羊正鈺
總理莫迪「壓倒性」連任,印度的下一個五年將「超英趕中」
在莫迪的第二個任期結束(2024年)時,印度人口將超過中國,成為世界第一人口大國,經濟規模超過英國位居世界第5,擁有許多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城市。
2019/05/16 | 精選書摘
《甘地教我的情商課》:偷偷抽煙、吃肉和偷竊,甘地意識到「謊言就像流沙」
甘地最後向父親認罪,才決定從此不再撒謊。他後來寫下至理名言:「真理的光輝難以形容,比太陽的光芒強上一百萬倍。」
2019/05/15 | 精選書摘
《甘地教我的情商課》:偷偷抽菸、吃肉和偷竊,甘地意識到「謊言就像流沙」
他對偷偷抽菸,還有吃肉和偷竊的事情說謊,直到最後向父親認罪,才決定從此不再撒謊。他後來寫下至理名言:「真理的光輝難以形容,比太陽的光芒強上一百萬倍。」
2019/03/21 | 精選書摘
《印度人為什麼天天吃咖哩?》:即使是路邊的印度神像畫,也一樣耀眼奪目
部分的印度畫家從美術學校畢業後,開始運用寫實畫法來描繪印度教的神祇。這與英國人當初的企圖相反,原本僅存在於空想世界的印度教,卻藉由帶有印度風的「魔術寫實主義」畫風真實呈現,而更加發揚光大。
2019/03/20 | 精選書摘
《印度人為什麼天天吃咖哩?》:即使是路邊的印度神像畫,也一樣耀眼奪目
部分的印度畫家從美術學校畢業後,開始運用寫實畫法來描繪印度教的神祇。這與英國人當初的企圖相反,原本僅存在於空想世界的印度教,卻藉由帶有印度風的「魔術寫實主義」畫風真實呈現,而更加發揚光大。
2019/02/06 | 羊正鈺
首位踏上阿拉伯半島與伊斯蘭對話的教宗:宗教絕不能煽動戰爭
羅馬天主教宗方濟是訪問伊斯蘭教誕生的阿拉伯半島的第一位羅馬天主教宗。梵蒂岡估計,阿聯酋可能有100萬天主教徒,其中大部分是到阿聯酋工作的菲律賓人和印度人。
2019/02/06 | 羊正鈺
首位踏上阿拉伯半島與伊斯蘭對話的教宗:宗教絕不能煽動戰爭
羅馬天主教宗方濟是訪問伊斯蘭教誕生的阿拉伯半島的第一位羅馬天主教宗。梵蒂岡估計,阿聯酋可能有100萬天主教徒,其中大部分是到阿聯酋工作的菲律賓人和印度人。
2019/01/09 | 精選書摘
寫給所有人的宗教入門書:佛教認為12歲的我與8歲的我,是同一個人嗎?
佛教徒認為,每一刻都會產生一個新的世界。它們是源自於過去的世界。就連「我」,也會不斷地重新產生。去年的「我」只是透過一連串的行為和記憶與現在的「我」相連。
2019/01/08 | 精選書摘
寫給所有人的宗教入門書:佛教認為12歲的我與8歲的我,是同一個人嗎?
佛教徒認為,每一刻都會產生一個新的世界。它們是源自於過去的世界。就連「我」,也會不斷地重新產生。去年的「我」只是透過一連串的行為和記憶與現在的「我」相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