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

原住民,舊稱土著、生番、山胞,是指某地方較早定居的族群,皆源自外來者(尤其是入侵者)對本地人(或族群)的稱謂,原意指當地居民、原居民,但多具有土番、番人、土人、生番、1.35等落後的貶意,然而到了二十世紀後期逐步形成了一個法律學方面的範疇,指的是正遭受到外來者侵蝕的文化獨特的群體。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0/02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朱家安:屁股蛋好笑,因為原住民族無權決定什麼是莊重

Pangoyod穿著達悟族服,被媒體拿「屁股蛋」作文章,這之所以有問題,是因為這顯示媒體藉由強調露屁股的好笑和趣味,在「怎樣才算是莊重」的討論裡,否定了來自原住民文化的看法。

2019/12/29 | 精選書摘

《沒有名字的人》推薦序:期許有這麼一天,能夠成為不再被認同困住的人

事實上,無論你是原住民與否,這些經驗其實都沒有離我們太過遙遠。有時候這種人群無法輕易被分類的例子,就很直接地發生於我們的周遭,甚至是在自己的身上。

2019/12/29 | 精選書摘

《沒有名字的人》:從「死平埔仔」到「馬卡道族」,一位家暴社工的族群告白

即使在高壓力工作之下,仍然花時間追尋自己的族群身分,佳佐說:「如果不做這些事情,就會覺得自己並不完整。」

2019/05/28 | 精選書摘

吳豪人《「野蠻」的復權》:台灣修復式正義與轉型正義實踐的困境與脫困之道

「脫困」的唯一可能,恐怕就是需要台灣人民接受以下的事實:「我們的民主轉型其實並未成功。歷史的不正義不是過去式而是進行式。司法的不正義只是轉型失敗的必然結果而已。」

2018/12/21 | 芭樂人類學

「你還說番話!」:記錄一場原住民族語言流失的陳述

11月份的時候受邀參加原住民族教育轉型正義圓桌論壇並且擔任語言文化流失論壇的桌長,論壇形式採用世界公民咖啡廳的方式,讓將近20個組員在不同題目之間暢所欲言,也因此我一整天聽了將近二十個故事。我身為桌長,負責引導與紀錄,感覺大家願意傾聽與述說甚是感動,姑且紀錄為文如下。

2018/12/20 | 李修慧

政府將推從3歲讀到18歲的「原住民族學校」,另立課綱、教材,非原住民也能讀

為了讓各族依照族群特色發展,《原住民族學校法》草案給予學校足夠彈性,不硬性規定得照一般學制。此外,原住民族學校的課綱、教材、評量方式,都可獨立於一般學校,以符合原住民價值觀。

2018/01/17 | 李修慧

為了「文面」曾逃到山上躲避日本人,泰雅族文面國寶簡玉英辭世

2015年,簡玉英受訪時,堅持穿戴傳統服飾才能受訪,並堅持要為記者吟唱泰雅族的友誼之歌,對於自己一生的風華,僅只說:「我知道泰雅的文面文化受到了重視、被認識,這樣就十分開心了。」

2018/01/04 | 李修慧

這些幼兒園不教ㄅㄆㄇ和ABC,位在原住民部落卻不「迷信」族語

老師馬秀辛曾經帶孩子辨認大樓、電梯、百貨公司、紅綠燈等,但部落的小孩根本聽不懂,不是小孩太笨,而是部落根本看不到這些城市景觀,「你去部落走一圈,看你能看到幾個紅綠燈?」

2017/10/08 | 羊正鈺

風景區人越多越貴!最快年底開始加收「觀光保育費」

草案也規範主管機關可因不同國籍、季節、尖峰與非尖峰及未依規定繳交觀光保育費者,訂定差別費率。

2017/10/05 | 羊正鈺

【影音】越夜越美麗的總統府:國慶不但有光雕秀,還有「國寶級」說唱

光雕是很科技的語言,投影在總統府這個歷史古蹟,音樂演出也會結合歷史感,讓觀眾跟著聲音、影像,穿梭在不同的世代之間,感受彼此的文化、記憶。

2017/10/03 | 李修慧

三位8年級原住民的自白:在台北與部落的夾縫,到哪都是「邊緣人」

「進原住民藝能班後,對部落的想法很無力:覺得好像要做些什麼,但又不知道從何做起。」原住民藝能班的畢業生嚴毅昇無奈的說,

2017/09/29 | 羊正鈺

「政府要我們傳承文化,又要抓人」原住民打獵遭判刑,最高法院首度聲請釋憲

最高法院去年決議開庭審理本件非常上訴,不僅創下非常上訴案首度由合議庭開庭聽取檢辯及專家學者陳述意見的紀錄,更是第一次透過網路直播開庭過程,如今最高法院合議庭再裁定全案停止審理,聲請大法官釋憲,再度寫下最高法院的新記錄。

2017/09/22 | 李修慧

政黨輪替後重新選址,「國立原住民博物館」為何落腳高雄?

首座國家級原住民族博物館將落腳高雄澄清湖,但台灣其實有另外五個縣市,原住民人口比高雄還多。

2017/09/14 | 羊正鈺

成大首創大一必修「踏溯台南」,西拉雅族人等在地文化都入列

「踏溯台南」課程共規劃12條主題路線,涵蓋4條迴遊路線,搭配8條尋溯府城世界路線,學生必需選擇1條主線、2條支線,期末需撰寫田野參訪報告。

2017/08/18 | 羊正鈺

政院修法為平埔族正名,等了20年的族人卻覺得像「次等原住民」

潘經偉說受訪指出,草案將平埔族群歸類為平埔原住民,但後續的權利以及細項卻都沒有規劃好,這樣容易造成山地、平地原住民及平埔族群間的衝突及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