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25 | 新公民議會
許多咒罵呂秀蓮的人,其實根本沒看過她的政見
如果我們真心希望終結男性中心的社會,那麼擁有政治特權的男人們就不應該為了自身政治立場——即使是所謂的進步價值——對任何一位女性進行厭女羞辱。
2019/08/14 | 公務門小三
喜歡做愛,但更喜歡談戀愛——什麼是「女性向A片」?
主流A片的世界裡,AV女優好像只有兩種樣態:外表清純內心淫蕩和兩者都淫蕩,不過「女性向AV」所做的,並非只是把男女的角色對調,而原本以男性客群為主的「成人展」在近年引入「AV男優」後,男女觀眾的人數也變得越來越接近。
我很愛女人/我就是女人,怎麼可能厭女呢?
「女生理科天生就是比較不好」、「女生就是比較情緒化」、「女兒是要捧在手心上疼愛的」這些都是與刻板印象連結的厭女說法。
我是女人怎麼可能厭女?因為「厭女」不僅僅是「厭惡」而已
「女生理科天生就是比較不好」、「女生就是比較情緒化」、「女兒是要捧在手心上疼愛的」這些都是與刻板印象連結的厭女說法。
「女女配沒鳥用!」《金門時報》正公然煽動對女性的暴力
今時《金門時報》所作所為,透過刊登新聞報導標題,傳達及渲染所有女性-女同志都必須遭到陰莖插入,並武斷否定跨性別女同志的存在,這樣的父權政治意識形態,又何嘗不是煽動、教唆甚或參與對婦女與女孩的暴力行為呢?
2019/04/19 | 精選轉載
「厭女」的台灣政治:在老男人眼裡,女人只能是母親、妻子、阿嬤或海神
在台灣政治界中,老人一向討厭年輕人爬得太快。如果是年輕男性,那就會被叫童子軍;如果是年輕女性,在老男人的神奇腦袋裡,事情就不只是童子軍那麼簡單了。
2019/03/08 | 陳方隅
婦女節反思性別平權:以「性暴力」比喻兩岸關係有什麼後遺症?
三月八日是國際婦女節,這是為了紀念婦女權利運動而設立。本文藉著婦女節與讀者談談兩個性別相關的主題。
2018/10/28 | TIME
古希臘與羅馬哲學,如何被誤用在今日的「反女性主義」?
《白人沒有滅絕——數位時代的古希臘古羅馬研究者與厭女症》一書中,她探討希臘與古羅馬時代的概念,在今日如何被應用與誤用在反女性主義的思想上。她和時代雜誌談到她的新書,其中敘述了西方正典的真義,以及為何不能盡信書——尤其是奧維德的著作。
2018/10/28 | TIME
古希臘與羅馬哲學,如何被誤用在今日的「反女性主義」?
在她的書《白人沒有滅絕——數位時代的古希臘古羅馬研究者與厭女症》之中,她探討希臘與古羅馬時代的概念在今日如何被應用與誤用在反女性主義的思想上。她和時代雜誌談到她的新書,其中敘述了西方正典的真義,以及為何不能盡信書——尤其是奧維德的著作。
BUMP男人幫的「強行顏射」影片不僅僅只是蕩婦羞辱
若是我們希望像BUMP男人幫這樣對女性施暴的行徑加以改善,或許參考英國立定相關法律是一種解決方式,畢竟我們都希望能提供給女性或性少數族群更友善安全的社會,也希望可以終止男人施以仇女暴力的殘酷文化。
2018/06/20 | 當代評論
從馬國網民對一名「女性社運份子」的留言裡探問:你今天厭女了嗎?
馬來西亞在改朝換代的同時,若能撇除厭女思維,減少歧視女性和陰柔氣質的留言,這個國家距離實質上的改變才會更進一步。
2018/05/30 | 羊正鈺
醫生詩人和綜藝大哥對「情殺案」發言惹議
陳克華已經在下午刪了臉書貼文,但隨之又連續貼了好幾篇詩文〈分屍〉和〈私刑〉,甚至還引用了《張愛玲私語錄》中的一句話「世上最可怕莫如神經質的女人」。
2018/03/05 | TIME
與#MeFirst的伊凡卡與凱莉安娜不同,#MeToo的女性正支持著他們的姊妹
在女權主義鬥爭中取得的勝利,看起來並不像2016年底時那樣勝負已分。我們一跛跛地向前走,還不清楚哪些人是盟友或對手,但現在還不是我們的最後一刻。
2018/01/29 | TIME
我是個共和黨員,我不知道我的黨到底出了什麼毛病?
共和黨原本是富有同情心的保守主義,現在則是接受川普無止盡、隨意的殘酷言行,這個過程不能被單純認為是懦弱政治,當他在社群媒體上嘲諷一個核武流氓獨裁者時,已威脅到我們的安全。
2018/01/21 | TIME
川普的白宮除了烈焰與怒火,還有嚴重的厭女症和性別歧視
雖然川普周圍可能沒有多少女性,但根據沃爾夫的說法,似乎川普是常將他們放在心上,只是不是大多數女性會喜歡的方式。
2017/12/18 | TIME
我們的總統一直貶低女人——而我們竟如此放縱他
他不適合當總統(即使現在是了),不只是因為他粗俗和性別歧視的態度,而是因為他成了一面醜陋的鏡子,反映出我們一直以來都在推動厭女社會行為,允許這一切的存在,只是範圍愈擴愈大了。
2017/12/18 | TIME
我們的總統一直貶低女人——而我們竟如此放縱他
他不適合當總統(即使現在是了),不只是因為他粗俗和性別歧視的態度,而是因為他成了一面醜陋的鏡子,反映出我們一直以來都在推動厭女社會行為,允許這一切的存在,只是範圍愈擴愈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