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女

女性貶抑(英語:Misogyny),也稱厭女症,指的是針對女性的憎恨、厭惡及偏見。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17/09/04 | 楊子琪

從《他們的美好時光》看「女性視角」

社會要求女性成為一個規定的角色,做「賢妻」,做「良母」,然後恥笑她們從這角色出發所看見的視角。好好想想這充滿惡意的path design,你就會發現你對女性視角的輕蔑,可能正說明你是既得利益者。

2017/09/04 | 楊子琪

從《編寫美好時光》看「女性視角」

社會要求女性成為一個規定的角色,做「賢妻」,做「良母」,然後恥笑她們從這角色出發所看見的視角。好好想想這充滿惡意的path design,你就會發現你對女性視角的輕蔑,可能正說明你是既得利益者。

2017/03/08 | Kayue

矛盾的性別主義︰「好男人」也會歧視女性

不是只有貶低女性的言論才算性別歧視,根據社會心理學家的「矛盾性別主義」分析,一些看來是讚美女性的態度,仍有可能導致性別不平等。

2017/03/06 | 空心二胡

W飯店事件、閨密謀殺案:是女人膚淺心機重,還是社會逼女人如此?

如果這個社會對於女人的定義,可以完全不將女人物化成「沒有配偶就無法生存」,或者是性化到「不夠性感就沒有人格」,那麼有誰會想要成為一個明明已經看透世間百態,卻依然還是被視為一種無知的存在的人呢?

2017/02/18 | 精選轉載

「蕩婦羞辱」?去他的謠言,這是仇女

由於性別歧視,稱女性為「蕩婦」是在控制她們。人們應該使用正確的語言(尤其是媒體從業人員,因為他們在語言框架的建構上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或者最起碼,使用指涉真實事物的語言。

2017/02/17 | 精選轉載

「蕩婦羞辱」?去他的謠言,這是仇女

由於性別歧視,稱女性為「蕩婦」是在控制她們。人們應該使用正確的語言(尤其是媒體從業人員,因為他們在語言框架的建構上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或者最起碼,使用指涉真實事物的語言。

2017/02/02 | 中港潑辣寶貝

想消除一切形式的歧視,得先清楚文字、語言、思想上的各種「厭女情節」

台灣社會正走在討論的風潮上,如何看見自己在文字、語言、思想上的厭女情節,作者認為由此出發,才會達到消除一切形式的歧視。

2017/01/03 | 長腿地瓜

【插畫】當男女互換標籤,你覺得奇怪嗎?

也許很多時候,我們總是不知不覺的,默默地被社會貼上了各種「定義」,甚至認為違背這些強加的「定義」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進而從被貼標籤者成為貼別人標籤的人,一直無限的循環下去。

2017/01/03 | 長腿地瓜

【插畫】當男女互換標籤,你覺得奇怪嗎?

也許很多時候,我們總是不知不覺的,默默地被社會貼上了各種「定義」,甚至認為違背這些強加的「定義」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進而從被貼標籤者成為貼別人標籤的人,一直無限的循環下去。

2016/12/05 | 精選轉載

為什麼校園需要性解放教育?因為它可能幫了你的孩子

同志教育和性解放教育不會讓人不知道怎麼教小孩,相反,它會教你如何教小孩——其實就是四個字而已:尊重選擇。

2016/11/30 | 空心二胡

彭婉如命案20週年:「保護女性」背後的性別意義是對男性暴力無止盡的縱容

「保護女性」這個詞乍看之下是對女性的關懷,但是背後的性別意義卻是對男性的暴力無止盡的縱容。如果真的有意要杜絕這樣的慘事,可能要做的恐怕不是只有單方面的要求女人要保護自己,而是這個社會不應該理所當然的放任男人的暴力。

2016/11/01 | 空心二胡

仇女並不是「討厭女性」,而是將順性別直男的價值觀當作唯一標準

有很多人在看到「仇女」這樣的詞彙時,都會本能性的為這個詞會感到緊張。因為他們看到「仇」的那一瞬間,認為這樣的詞彙顯得太過尖銳。然而仇女並非指討厭單一女性,或是「討厭女性」。而是指整個社會將男性價值當成「主體價值」,將女性價值貶斥為次等價值的過程。

2016/11/01 | 空心二胡

仇女並不是「討厭女性」,而是將順性別直男的價值觀當作唯一標準

有很多人在看到「仇女」這樣的詞彙時,都會本能性的為這個詞會感到緊張。因為他們看到「仇」的那一瞬間,認為這樣的詞彙顯得太過尖銳。然而仇女並非指討厭單一女性,或是「討厭女性」。而是指整個社會將男性價值當成「主體價值」,將女性價值貶斥為次等價值的過程。

2016/10/24 | 拉裘立蓓爾

【插畫】從「母豬教」看性別意識的欠缺

「母豬」一詞起源於 PTT 的「母豬教」教主 Obov,專門被用來形容所有符合母豬定義的女性。而母豬定義因人而異,可能是「性關係混亂的濫交女」、「把男性當成提款機的拜金女」、「只要權利不要義務的女權自助餐擁護者」等等

2016/09/28 | 讀者投書

要女性符合父權的期望,便是「女人何苦為難女人」的來由

別忙著切割自己的女性身分、尋求男性的認同,並一位作符合男性價值的行為,這樣只會漸漸失去站在女性立場的發言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