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想實踐公正廉明與鄉民正義?先來算當到國民法官的機率
我們真的有機會坐在法官席上,聽著兩造雙方的意見,檢視證據與法理,然後做出定人生死、奪人自由的判斷嗎?國民法官制度到底與我們有多近?我們可以先從目前已經發布的草案中,來估算看看我們能當到國民法官的機率。
去掉「之乎者也」,民眾就會願意讀判決書嗎?
判決書究竟是文言文或白話文,有時只是表象的問題,多半時候是犯罪事實的釐清跟價值判斷的衝突,要讓民眾願意讀判決書單只有用字親民,可能遠遠不夠。
2018/05/06 | 讀者投書
請先回答這些問題,再告訴我是否支持「陪審團制」
如果直接引進美國制度而沒有配套措施,那麼變成陪審員在事實的認定上,不只是認定「有或沒有」,甚至要懂三階層犯罪理論,最基礎的就是是否該當構成要件,而那可不是看法條的文義就可以知道的。
2017/12/06 | 法操FOLLAW
參審、陪審、觀審?人民參與司法,其他國家怎麼做?
綜觀世界各國,有人民直接和法官基於同個審判職權合作審理的「參審制」(例如:德國),也有人民和法官就不同的審理階段進行分工審理的「陪審制」(例如:美國、英國、香港),而有許多國家,則是此二種制度型態的混和型(例如:法國、日本)。
2017/12/05 | 法操FOLLAW
「國民法官」是實質審理,還是橡皮圖章?
我國目前推行的「國民法官」並不是這樣的制度,反而比較接近日本的「裁判員」制度。依照目前的草案,只要年滿23歲且非排除適用的對象的話,就有機會參與司法審判。檢辯雙方會從被通知報到的國民之中,挑選出6位國民法官,及數位備位國民法官。這6人將在接下來的程序中,與法官一起對案件進行事實認定及裁罰、量刑,比美國陪審員的職掌範圍更大。
2017/12/01 | 李修慧
年滿23歲就可以當「國民法官」,到底是陪審辦案還是找人民背書?
一名不願具名的檢察官則說,國民法官依據他們的社會經驗、社會觀感審理案件,倘若碰上「反感」案件,刑度可能會下的比一般法官來的重。
2017/08/12 | 李修慧
【直播】司法改革總結會議:公開起訴書、法庭直播,讓民眾跟司法更熟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總結出12項內容,包括開放資訊、拉長法官檢察官的養成期、制定證據法等。籌委會副執行秘書林峯正也說,要檢討現行法官、檢察官的人力配置,減輕他們過勞情形,因為「不去重視這個問題,人民就是第一個遭殃的」。
2017/03/07 | TNL 編輯
大法官可再審「法院已判個案」是否違憲,立委憂心成「第四審」
未來大法官將就法院已作裁判的個案,對是否違憲進行審查。未來人民若打官司三審敗訴後,可望有「多一審」的救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