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22 | 黃靖芸律師

《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採用的「參審制」,和「陪審制」各有哪些優缺點?

對於台灣民眾來說,「陪審制」似乎較常聽到,也符合民眾對於「人民參與審判」的想像,國民法官制度中採用的「參審制」對於台灣民眾而言反而較為陌生,究竟這兩者有什麼差異?

2020/07/20 | 李秉芳

陪審、參審各黨團協商無共識,立法院展開「國民法官法」表決大戰

民團認為執政黨執意推動參審制,國民法官將被職業法官的意見左右,影響判決;民進黨團則認為,民團引進陪審制的主張變革過大、風險也較高。

2020/07/12 | 法操FOLLAW

法國電影《懸案判決》:至今仍未解的真實案件,檢方只憑「感覺」就認定殺人兇手嗎?

檢方認為,維格爾的諸多行為相當可疑,例如他在妻子失蹤後十日才報案、案發後將妻子的床墊丟棄等,再加上維格爾知情妻子出軌,準備和她協議離婚,種種跡象讓檢方一口咬定維格爾是預謀殺人。

2020/07/08 | TJ

【關鍵眼中盯】看「國民法官」黨團協商的六點體悟:在野黨真的很重要,但沒有什麼用

這段2020年7月3日朝野協商「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的精彩交鋒,只要你對台灣政治和政策有基本認知,一定跟我一樣看到深夜都停不下來,從裡面就能看到在野黨的監督有多重要——而且多沒有用。

2020/07/06 | 李秉芳

陪審、參審吵什麼?5個QA看懂「人民參與審判」的司改爭議

陪審主要是由9位獨立的素人陪審員,獨立於法官之外,自行討論、認定被告到底有沒有犯罪事實,法官不參與討論。

2019/04/16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律師的任務,是不讓各方過早認定案件「就是那樣」

馮.席拉赫說︰「但是最要緊的,是我想告訴讀者:律師替某人辯護,為的是維護當事人在法律上的權益,具有公共意義,和律師私人對當事人的觀感沒有關係。」

2019/04/16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邱顯智問馮.席拉赫:直視了善與惡,才是了解「我們」的開始

「我認為美國的『陪審制』有點危險,」馮.席拉赫說明,「把『是否有罪』的判定完全交由素人陪審員,可能不見得每個人都能充分了解。而『參審制』讓公民和法官一起合作,由法律專業引導,我認為這是比較合適的審判方式。」

2018/08/14 | 法律白話文運動 PLM

國民法官制度:國民參與審判之源起與流變

被當作國民法官制度參考基底的日、韓兩國國民參與刑事審判制度,在其國內試行後,個別有什麼樣的狀況?本文將從司法官體系的僵化開始談起,試著一一回答上述問題,期望能有助於大家更了解這個制度的源起與流變。

2017/10/25 | 法操FOLLAW

看盡陪審團的光明面與黑暗面──《十二怒漢》

《十二怒漢》在講述一名住在貧民窟的少年,被指控殺了他的父親。在11位陪審員皆認為男孩有罪,僅有一位陪審員堅持男孩無罪的情況下,最後卻大逆轉。《十二怒漢》讓我們看見:主觀的認為誰是壞人、誰是好人,不是法官才可能有的盲點。陪審員中,有人對於弒父這個議題特別敏感、有人對貧民出生且進入少觀所有很深的成見。

2017/08/17 | 讀者投書

以「人民法治觀念不足」為由反對人民參與審判,這樣合理嗎?

當職業法官的判決與國民法官的判決皆具有司法正義的性質,並且國民法官的裁判基礎不得脫離法律基礎下,所謂「我國人民法治觀念不足」便不會使我國司法正義有所減損,反而更能發現職業法官是否真的是恐龍與法律是否過於老舊的問題。

2016/07/15 | 法操FOLLAW

司法院正副院長人選爭議何在?讓我們先了解「陪審制、參審制與觀審制」的利弊

原司法院正副院長賴浩敏與蘇永欽請辭,7月11日時,總統府提名謝文定與林錦芳為司法院正副院長,並咨請立法院同意。民間對謝文定與林錦芳的質疑,主要聚焦在「陪審制、參審制與觀審制」的爭論,到底台灣適合什麼樣的制度?

2016/02/20 | 法律白話文運動 PLM

法官判決常不符人民心中的期待?一張圖搞懂陪審制、參審制、觀審制差異

為了消滅恐龍、或為了讓人民知道其實法官不是大家心中想像的滿嘴獠牙,法院開始讓未具有法律專業背景的大眾可以參與刑事審判。其實在其他國家亦有人民參與審判的司法制度,以提高司法透明度、增加人民的信賴感。

2015/06/12 | 蒂瑪小姐咖啡館

刑求取得供詞的證據力早應排除,為什麼台灣還可以藉此將人判死?

我覺得支持死刑的人,更應該要去關注瞭解像是徐自強、邱和順這些案子的判決過程。推動司法改革,不應該只是少數律師或非政府組織的事情,只有當有更多的人一起關注,也一起親身去體驗台灣的法官判案是怎麼回事,只有這樣才能真的給這些在司法體系的人有真正的壓力。而在這個關注瞭解的過程,我們才會長出更深的思辨能力,去想出可以讓台灣司法更好的作法。

2014/07/15 | 羊正鈺

只讓你看不讓你判!司法院朝令夕改 人民觀審改參審

民間司改會執行長高榮志說,更換名稱看不出司法院改革誠意,人民對法官不信任,就應讓人民參與表決、判決,以杜絕恐龍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