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21 | 陳娉婷
90後的政治青春(三):本土﹒反共﹒港獨
陳家駒眼前,香港獨立似乎是一顆極其誘惑的禁果,無論如何也要得到。他有信心,不出20年,中共將會倒台,獨派將爭取美國通過《香港人權民主法》,迫使英國處理《中英聯合聲明》被違約問題,屆時香港先歸英國或聯合國保管,繼而全民公投獨立。
2018/09/19 | 鄭秉泓
是否徹底忘記了電影:第58屆亞太影展落幕之後(上)
第58屆屆亞太影展官網沒有羅列各部參賽片名單,沒有揭露各輪評審的身份⋯官網上面卻有著各會員城市的理事成員代表、台灣策展團隊及執行委員們的照片。是入圍者太無足輕重,抑或策展團隊自戀到只在乎自己,徹底忘記了電影?
2018/08/08 | 余杰
從中國版王炳忠看「國粉症候群」
反共並不意味著必須成為國粉、蔣粉,將反共的期望寄託在昔日一敗塗地、今日亦萎靡不振的國民黨身上,只能是一廂情願、明珠暗投。共產黨固然蠻橫殘暴,但國民黨難道就遵紀守法、天下為公嗎?
杜特蒂柔懷招降反共奏效,菲國130游擊分子集體投降
菲律賓政府打擊共產黨的策略持續奏效,光是在南部波吉農省的一座小鎮,就有130名游擊分子及支持者集體投降。在「全面地方融合方案」之下,地方政府將為投降者提供現金、謀生訓練、廉價住宅和就業輔導。
2018/01/29 | 精選轉載
專訪蔡勝添:首位白色恐怖冤牢下的馬國僑生
蔡勝添說他太太對上門的警總的人說,「他就是犯罪,赴獄十二年了,債已經還了,你們為什麼還要找他嗎?」,之後警總便沒再騷擾了。
影像資產大遷徙:中國電影製片廠的悲歡歲月
中國電影製片廠自1933年創立後,歷經剿匪、抗日戰爭,在兵馬倥傯的背景下,經歷顛沛流離、隨戰隨拍的建廠、電影攝製工作。這一段自中國遷移至台灣的過程,以及長年拍攝的電影作品,都是中國、台灣電影史的重要標誌。
影像資產大遷徙:中國電影製片廠的悲歡歲月
中國電影製片廠自1933年創立後,歷經剿匪、抗日戰爭,在兵馬倥傯的背景下,經歷顛沛流離、隨戰隨拍的建廠、電影攝製工作。這一段自中國遷移至台灣的過程,以及長年拍攝的電影作品,都是中國、台灣電影史的重要標誌。
2017/06/16 | 新公民議會
面對中國的步步進逼,台灣應該重啟「非官方的烽火外交」策略
簡單來說,建交只是一個名分,若我們要適應未來陸續斷交的情境,就必須把實質往來當作是烽火外交的一環,並且透過對於中國民主化、少數民族獨立的倡議,塑造台灣為東亞民主燈塔的形象。
2016/07/08 | 傅紀鋼
觀《沉默一瞬》:殺戮是我們的內建天性,或只是文化的一環?
印尼屠殺事件中,加害者跟受害者都是同一族群,甚至就是親戚厝邊,殺人者與受難者住在同一條街上,甚至每天都必須見面。人性的煎熬,可說更加強烈。
2016/07/08 | 傅紀鋼
觀《沉默一瞬》:殺戮是我們的內建天性,或只是文化的一環?
印尼屠殺事件中,加害者跟受害者都是同一族群,甚至就是親戚厝邊,殺人者與受難者住在同一條街上,甚至每天都必須見面。人性的煎熬,可說更加強烈。
2016/07/08 | 傅紀鋼
觀《沉默一瞬》:殺戮是我們的內建天性,或只是文化的一環?
印尼屠殺事件中,加害者跟受害者都是同一族群,甚至就是親戚厝邊,殺人者與受難者住在同一條街上,甚至每天都必須見面。人性的煎熬,可說更加強烈。
2016/06/07 | 當今大馬
《殺人一舉》與《沈默一瞬》:印尼大屠殺的歷史記憶
美國紀錄片導演約書亞‧奧本海默2001年在印尼拍攝紀錄片時,接觸到1965年印尼屠殺百萬共產黨及左派人士的歷史,於是決定去深入探索這段令人驚訝和慘痛的過往。《殺人一舉》是紀錄片也是劇情片,《沈默一瞬》則是續篇。
2016/06/07 | 當今大馬
《殺人一舉》與《沈默一瞬》:印尼大屠殺的歷史記憶
美國紀錄片導演約書亞‧奧本海默2001年在印尼拍攝紀錄片時,接觸到1965年印尼屠殺百萬共產黨及左派人士的歷史,於是決定去深入探索這段令人驚訝和慘痛的過往。《殺人一舉》是紀錄片也是劇情片,《沈默一瞬》則是續篇。
2016/05/29 | 當今大馬
《殺戳演繹》與《沈默之像》:印尼大屠殺的歷史記憶
美國紀錄片導演約書亞‧奧本海默2001年在印尼拍攝紀錄片時,接觸到1965年印尼屠殺百萬共產黨及左派人士的歷史,於是決定去深入探索這段令人驚訝和慘痛的過往。《殺戮演繹》是紀錄片也是劇情片,《沉默之像》則是續篇。
印尼版白色恐怖!網友因身穿「槌子和鐮刀」衣服被警方逮捕
印尼官方不久前向民眾重申,凡以任何形式散播共產主義思想,最高可判12年有期徒刑。儘管反共大屠殺已逾半世紀,共產主義在印尼國內仍是敏感話題。
2016/05/02 | 當今大馬
走出冷戰思維:為什麼我們都應該認識馬克思主義?
人們慣常印象中對馬克思主義思想的誤解及指控,不是沒有真正了解馬克思及馬克思主義者們所主張的理論,就是人云亦云地複製冷戰時期污名化馬克思主義的政治宣傳。最常見的就是拿共產黨執政的國家來做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