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21 | 江河清
回顧同婚法案爭議,反同團體恐怕才是真正的文字遊戲高手
在同婚辯論中,反同團體以各種有意操作文字,引導社會反同,例如以「家長」頭銜掩飾宗教立場、把愛家和同志對立起來、宣稱婚姻自由不等於婚姻。這些文字遊戲在反同公投裡發揮了效用,但也引發許多爭議。
2018/11/20 | 讀者投書
「婚姻定義」公投就是反同嗎?答案遠比你想的複雜
本文欲回答,「婚姻定義」公投(第10案)到底通過會怎樣?真的通過就是歧視同志嗎?結論比想當然爾的複雜,對同志有利與不利皆有之。也因此,婚姻定義公投並不是反同公投。
2018/11/12 | 顏正芳
「家庭主流化」反對同性婚姻,是真有其事還是操弄民意?
世界各國將同性婚姻合法化、重視學齡階段的同志教育,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這都有益家庭單位的穩定和發展,下福盟是從哪裡挖出「家庭主流化」這麼個詞來打壓同性婚姻和同志教育的?難道又是反同恐同組織常用的「移花接木」、用以抹黑同志族群的招數?為了搞清楚,於是上網作了以下分析。
2018/11/06 | 法操FOLLAW
為什麼不應該立同性婚姻專法?從「專法」的制度目的談起
相較於普通法,特別法的出現是在以普通法無法妥善規範,或者政府針對特定事項,有要給予特殊的權力或要求負擔更多義務時,才會使用。也就是說,受專法規範的事項與一般規範的事項間,必須要有「差異性」。而如果同婚立「專法」會有什麼問題?
2018/10/27 | TNL特稿
面對反同婚公投「多數決困境」,同性戀社群如何扭轉法律劣勢?
最為著名的就是美國反同婚團體陸續在三十多州推動婚姻定義公投,台灣的反同婚公投的作法,幾乎如出一轍。很不幸的,在政治資源的懸殊差距之下,這些反同婚公投的通過率相當高,且同意票數也往往高達七成,難怪美國的政治觀察家常將公投稱為「多數暴政」。
2018/10/26 | 精選書摘
當一個害怕感染HIV的異性戀妻子,來到同志諮詢門診
許許多多的同志,在成長過程裡,都曾以為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的差錯、不可說的隱疾。同學的羞辱讓自己噤聲,師長的否定讓自己絕望,反同團體大力運作的「學校教育不可以提到同志」,讓自己灰飛煙滅。
2018/10/23 | 顏正芳
性別光譜教導多元性別不適合國中生?破解5個性平教育的謠言
從這次下福盟等反同恐同基督教背景組織提出「反同志教育公投案」、被中央選舉委員會輕率地同意進入第二階段連署、甚至獲得數十萬民眾的連署支持,就可知「善待每個生命」這麼理所當然又渺小的願望,竟是如此遙不可及。
面對即將到來的愛家公投,給(沒)出櫃的你一份教戰守則
這段日子裡,我們將常常聽到關於公投的各種討論,而社群裡有些朋友已經出櫃、有些則還沒有,但不論目前你的出櫃狀態是什麼,我們都有一些方式可以因應這些情境。
2018/10/09 | 潘柏翰
如果挺同、反同公投同時通過誰算數?5個Q&A釐清你的疑惑
「公投結果會影響立法嗎?」、「若兩方的公投結果雙雙通過,交由誰來決定?」本文整理了目前對挺同、反同兩方公投常見的疑惑與好奇,為讀者解答依據現行法律或法理上的規定,未來的情形將可能如何發展。
2018/09/14 | 顏正芳
反同志教育公投一旦通過,同志的無奈人生只會無止盡地延續下去
細閱現行性別平等教育綱要,在小五小六是要教學生認識什麼是性傾向,國中階段是教學生尊重不同性傾向的族群。如果連這都不教,國小國中生對於同志沒有基本了解,又怎能要求學生在看到和自己的性傾向和性別氣質表現不同的同學時,能給予多大的尊重呢?
2018/09/01 | 法操FOLLAW
反同婚和反同教育三公投提案,有什麼法律問題?
看到護家盟等團體之前提出的三個與同性婚姻及同志教育相關的公投提案,一定會有人問:大法官不是說民法沒有保障同志結婚的權利違憲,應該要修法嗎?那為什麼還可以公投呢?
2018/08/30 | 法操FOLLAW
《從噁心到同理》:反同婚公投再現了「隔離但平等」政策嗎?
《從厭惡到同理》裡提到,美國過去在種族議題上採取了「隔離但平等」的政策。如今這樣的情形也在台灣真實上演。雖然大法官透過釋字第748號解釋闡明:不同性傾向的人都應該有結婚的權利,但反對派仍提出要另立專法的公投。
2018/08/05 | 讀者投書
以學術之名抹黑性平教育?反同論文口試的四大爭點
學術自由不是用來傷害弱勢少數,以學術之名包裝抹黑,這樣的問卷內容只會讓人民更加誤解LGBT族群,對LGBT族群有更多的污名,再者可能加深族群中的對立。
2018/08/01 | 顏正芳
反同 v.s. 挺同公投的五項思考(下):如何遊說別人支持、被攻擊時如何自處?
如果想參與同志人權公投事務,可以先思考「如何突破自己和親友的經驗框限」、「如果公開表態支持公投中的同志人權,會不會讓自己陷於不利」和「什麼是對他人進行遊說的好時機」,接下來要談談:可以如何展開遊說他人支持同志人權公投,以及過程中如何調整自己的心態?
2018/07/25 | 顏正芳
反同 v.s. 挺同公投的五項思考(上):如何突破同溫層、遊說的好時機?
今年是將投票年齡下修至18歲後的第一次公投,除了由政府和民意代表提出法案,公投讓國民有機會參與國家政策的制定。究竟大家對於上述五項攸關同志人權的公投提案,有何想法和作為呢?我提出以下五項思考和行動方向供大家參考。
2018/06/28 | 江河清
一場自欺欺人的反同婚公投,最終受傷與付出代價的還是同志社群
中選會是怎麼理解反同團體的公投提案?根據中選會主委的解釋,反同團體所謂的「婚姻定義公投」並不是真正的反同婚公投,在法律上也沒有反同婚的效果。從這個觀點看來,所謂「婚姻定義公投」公投,恐怕只是一場自欺欺人的公投鬧劇。
2018/06/14 | 顏正芳
國中小是性平戰場,大學西線無戰事?
「抗拒面對錯誤和改進」、「將學術自由當成是違法的遮羞布」、「缺乏能力和機制來發現教育內容違反法治」、「缺乏有效機制來協助老師提升性平觀念」、和「缺乏自我檢討的動機和能力」等五大疏失,如果未發生這些大學教育現場的違反性平事件,上述這些長年根植、存在的疏失,還真無法被看見。
2018/05/09 | 馮一凡
反同婚三公投正在促成一場「毀家廢婚」的交易
現在反同婚三公投的提案方,或許就如同凱文一樣,他們因為害怕同性伴侶納入民法婚姻將會玷污他們對神聖婚姻的想像與實踐,因此他們只能與魔鬼進行交易,企圖利用公投推動專法,甘願讓人們受到「毀家廢婚」議程的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