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29 | 李修慧
教育部修法將同志教育「換個名字」,反同團體批評「官逼民反」
幸福盟理事長曾獻瑩表示,去年提的公投理由書明確指出,同志教育的範疇包括:性別光譜、多元性別、變性、男與男、女與女等不適齡內容,都要按照公投結果進行刪除。
2019/03/21 | 江河清
回顧同婚法案爭議,反同團體恐怕才是真正的文字遊戲高手
在同婚辯論中,反同團體以各種有意操作文字,引導社會反同,例如以「家長」頭銜掩飾宗教立場、把愛家和同志對立起來、宣稱婚姻自由不等於婚姻。這些文字遊戲在反同公投裡發揮了效用,但也引發許多爭議。
2018/11/25 | 精選轉載
對孩子說出「我是為你著想而反同的」,這是人生中最恐怖的咒語
如果一個孩子看到自己的父母說出:「我愛你但不挺你」,不知會作何感想?每個大人都曾經是個孩子,那些在成長歲月當中曾經受到的傷害,沒有一個比父母否定了自己來得更痛楚。
2018/10/26 | 精選書摘
當一個害怕感染HIV的異性戀妻子,來到同志諮詢門診
許許多多的同志,在成長過程裡,都曾以為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的差錯、不可說的隱疾。同學的羞辱讓自己噤聲,師長的否定讓自己絕望,反同團體大力運作的「學校教育不可以提到同志」,讓自己灰飛煙滅。
2018/08/08 | 讀者投書
極度缺乏常識的地方議會,嚴重傷害台灣的性平教育與校園安全
我們必須在此鄭重提醒大家:這類傷害學生、教師與性平教育的提案,並不是只有在台中市議會出現,從雲林、新竹縣、到台北,這些反同團體到處提出類似提案,試圖一步步侵蝕性平教育,剝奪所有學生應有的受教權利,讓學生不能好好認識自己與尊重他人,並試圖讓所有教師不再被校園、家長及社會所信任!
2018/03/08 | 江河清
以「民主」之名正當化反同公投,但公投就等於民主嗎?
反同團體經常以「民主」之名強調反同公投的正當性,但公投等於民主嗎?難道「少數服從多數」不是民主嗎?
2018/02/19 | 顏正芳
死守「男子氣概」與「女性特質」,好比活在21世紀的白堊紀暴龍
無論上述哪個理由,對於男子氣概、女性特質強調,都像是活在21世紀的白堊紀暴龍,張牙舞爪、惡行惡狀,要將人活剝生吞,但終究是不合時宜之古物。
2017/12/11 | 潘寬
該滾的始終是恐懼和歧視,不是女權運動者,也不是同志
同樣是違反宗教教條和過去的世俗價值,受壓迫的女性拿回了應有的權益,同志也應獲得應有的平權。
2017/12/01 | 潘柏翰
在同志社群內談愛滋,打造一個「HIV+OK」的社會——專訪同志諮詢熱線
一個老牌的同志運動組織,在近幾年婚姻平權運動沸沸揚揚之際,選擇在同志遊行的隊伍亮出與愛滋相關的訴求,還為「HIV+OK」舉辦了徵文活動,不禁令人有些好奇:為什麼這個組織如此關注愛滋議題,他們又從這過程中看見了什麼?
2017/10/31 | queerology
反同人士的「我身邊也有很多同志朋友」,不包括我們這些「壞同志」
曾幾何時,變「好」重要到需要殘忍地將責任與壓力都放到偏離秩序、或我們認為不夠「好」的人身上?要變好的,不是這個社會嗎?
2017/09/16 | 江河清
「言論自由」對反同方不是問題,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受過任何限制
言論自由並不只是讓各種意見、觀點都可以任意表達,否則明顯的仇恨、毀謗、造謠等言論,法律都不應該介入處理。言論自由是用來促進社會溝通,透過各種意見的交流或競爭,讓社會變成更好。
當萌萌家長來撞門,基層教師該如何回應反同勢力?
如果性別平等教育在這波社會議題中遭受反同壓力而犧牲,將會有更多學生受到排除甚至受到傷害,相信這是教育工作者及家長不願意遇見的。
2017/08/04 | Abby Huang
國小老師教性教育卻被反同團體提告 教育局:律師費我出
而劉育豪承受的社會壓力,不只來自反同團體的群起控訴,甚至連執法的單位,也因為不了解、或是不認同他的教育理念與教學方式,對他相當不友善。
2017/07/20 | 羊正鈺
擔心進度太快?反同團體要求加入性平會,政院點頭
據了解,因政院每週開會,反同團體擔心政府進展速度太快,希望放慢速度,政院也加強與反同和挺同團體的溝通。
2017/04/03 | 李修慧
受不了豬隊友,反同團體「滿天星素人連線」轉型反毒團體
有些跟滿天星持相同立場的網友留言表示支持:「反同一堆爛隊友,我們反毒總可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