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

舉事,或稱起事,指使用武力推翻、脫離或反抗現政權的行為,是中性詞;故此也可以作為褒義詞「起義」或貶義詞「暴動」的委婉表述。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8/17 | 精選轉載

【關鍵時事】即便彪悍如館長,突然被性騷擾也會「愣住不反抗」

大家有沒有發現,就算是館長這樣彪悍的人(而且遠比一般人習慣採取對抗姿態,不需要下意識就能啟動),遇到性騷擾的反應,仍然跟許多女性受害者很類似。

2020/06/16 | 精選書摘

馬斯洛《動機與人格》:自我實現者有哪些特徵?對現實的感知、對濡化的反抗,以及不完美

自我實現者能夠知覺事物的真實,不會被自己的願望、希望、恐懼、焦慮、理論和信念所蒙蔽。他們也更能接受「未知」,與之相處自如,而且往往受其吸引更甚於已知。另一個特徵是他們較不被社會規則所支配。

2020/05/20 | 台灣韓國情報站

《黎明前的半島記憶》書評:台韓七十年來彼此冥冥牽引的民主進程

要了解民主自由的得來不易之後所得到的「民族情感」才更應該是我們對家國認同的來源,不必須強調祖國四處征戰的光輝更不需要偉大的人民領袖,唯有瞭解被統治的人民彼此是國家真正的主人才會使反抗的記憶存有意義。

2020/02/21 | 清涼院

讀許煜《閱讀抗爭》:人的三個部分──To work、To live、To resist

當「時代革命」漸漸成為香港今個世代的精神,我們要做的就不只是一刻的抗爭,也要準備長期的抗爭,這才能徹底地改變時代。而能夠使抗爭得以持續,閱讀是其中一種重要的思想裝備。

2019/11/11 | 蕭家怡

加油.反抗.報仇

到了今天,仇恨既成,怨憤難平,而當權者卻依舊置身事外,任由警暴持續發酵,所謂的補救手段亦永遠遲到,這筆債恐怕會如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2019/10/22 | 蕭雲

陳祖為教授:當重要嘅價值守唔到,溫和者都必須要抗爭

「溫和係相信有多元嘅價值,有秩序嘅重要,自由嘅價值…對我嚟講一切都有價值,對一切價值嘅重視令我唔會偏頗。所以溫和嘅人時常俾人覺得思前想後,溫溫吞吞,因為每一個重要嘅選擇都要一番考慮,立場亦不會清晰一致。」

2019/09/06 | Mehk Chakraborty

筆和詩句更勝百發子彈:喀什米爾用「諷刺藝術」突破印度封鎖

在被占領的喀什米爾,其傳統民俗影院或街頭藝術表演把諷刺藝術和異議發揮得淋漓盡致。而年輕人們更把許多詩歌、諷刺模仿秀發揚光大。

2019/03/19 | 蕭家怡

澳門人為何不反抗?

「一二·三事件」的重要,不但在於它影響了澳門社會的發展軌迹,更令澳門人與香港人在面對回歸,心態截然不同。

2017/09/20 | 精選書摘

卡繆《薛西弗斯的神話》:每天工作八小時,荒謬嗎?

薛西弗斯這眾神世界中的小人物,無力對抗卻又反抗,他清楚明白自己生存的境況是如此悲慘:這正是他走下山時所思考的。這個清醒洞悉折磨著他,卻也同時是他的勝利。只要蔑視命運,就沒有任何命運是不能被克服的。

2017/09/19 | 精選書摘

卡繆《薛西弗斯的神話》:我們每天八小時重複幹活,並不會比較不荒謬

薛西弗斯這眾神世界中的小人物,無力對抗卻又反抗,他清楚明白自己生存的境況是如此悲慘:這正是他走下山時所思考的。這個清醒洞悉折磨著他,卻也同時是他的勝利。只要蔑視命運,就沒有任何命運是不能被克服的。

2017/08/30 | 精選書摘

《法國人教你如何投票》譯者序:嘲諷作為自由的象徵,以及對抗禮貌的虛偽

法國的故事告訴我們,法國人要捍衛的是自由、平等、博愛的共和精神,法國人要追求的是能夠揭穿政客或所有領域統治者的虛偽面具,直指背後真相與事實的權利與權力。因此他們選擇了真實的嘲諷。

2017/08/17 | 厭世哲學家

解消了對理想的執念,我發現卡繆的「反抗」原來是一種迷思

然後我才發現,「反抗」原來也是一種迷思,在反抗的過程中,我們好像是一個英雄,變得愈來愈強壯,但其實只是在耗盡我們的精力,因為敵人從來不存在,敵人都是我們自己創造出來的。

2017/08/16 | 厭世哲學家

解消了對理想的執念,我發現卡繆的「反抗」原來是一種迷思

然後我才發現,「反抗」原來也是一種迷思,在反抗的過程中,我們好像是一個英雄,變得愈來愈強壯,但其實只是在耗盡我們的精力,因為敵人從來不存在,敵人都是我們自己創造出來的。

2016/11/08 | 癮翅

卡謬為何願意領諾貝爾獎?「反抗」不是人有說「不」的權利,而是學習說「是」

荒謬是一種生命哲學,或是一種生命的態度。或許我們周而復始的勞碌而不再去思考這些問題,但荒謬的意義是使我們逼視自己存在的意義。從荒謬到「反抗」(la révolté),標誌著這樣一股生命哲學的實踐。「反抗」,使得人的荒謬經驗不再是個人,更是進入到集體,與社會、與國家發生關係。

2016/11/08 | 癮翅

卡謬為何願意領諾貝爾獎?「反抗」不是人有說「不」的權利,而是學習說「是」

荒謬是一種生命哲學,或是一種生命的態度。或許我們周而復始的勞碌而不再去思考這些問題,但荒謬的意義是使我們逼視自己存在的意義。從荒謬到「反抗」(la révolté),標誌著這樣一股生命哲學的實踐。「反抗」,使得人的荒謬經驗不再是個人,更是進入到集體,與社會、與國家發生關係。

2016/10/05 | 精選書摘

喪屍片為何總能大賣:只有末日逃難片讓你感覺活著?

這個災難寓居於西方人世界裡的一種難以置信的怪異當中,人在自己和世界之間放置這麼多的螢幕不是沒有理由的,他們試著用令人失望的科技產品來彌補自己在這個世界的缺席。

2016/06/25 | 珮姬

生存的敵人究竟是誰?金基德《一對一》要你直面人生最終型態的暴力

《一對一》不是「某個人」的故事,也不只是螢幕上的事,而是關於你、我、他的現實。劇中金永敏一人分飾八角,每一角既是吳賢,也是刑求組織的七人、受拷問的七人,更是螢幕前的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