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民主

民主(希臘語:δημοκρατία,轉寫:dìmokratía)(又稱民主制、民主主義,舊譯為德謨克拉西、德先生),原意指人民的權力,是政體的一種形式,當中人民擁有平等參與公共政策的參與權。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1/28 | 菜市場政治學

那些接受中國外援的國家,是否真的「民主倒退」了?談便宜行事對政治課責的損害

援助是國際社會間重要的外交工具。援助國可能基於各種不同的動機,不同於歐美國家要求「更民主」的援助條件,中國一般而言不會直接干涉受助國,但中國之所以大規模援助自然資源豐富的國家,也不是沒有原因,但那些國家的「民主」有沒有因此「倒退」呢?

2021/01/06 | 吳瑟致

大規模抓捕35+泛民初選人士後,中共類似的動作只會更加「快狠準」

2022年進入中共二十大之前,中共治港的手段將會快、狠、準,從這一次對「35+泛民初選」參與人士的抓捕一樣,事前沒有任何風聲走漏,而且可以快速動員集結龐大的港警力量,未來中共持續對香港採取政治恫嚇的作法,將會更理所當然。

2020/06/21 | 《思想坦克》

以「蘇格拉底之死」來形容韓國瑜被罷,但真相不是反民主的柯文哲所說的那樣

雅典的民主消失在馬其頓的崛起,不是處決了蘇格拉底而結束了雅典的民主,何況蘇格拉底學派並不在乎民主。反過來說,民主殺害了蘇格拉底可能較接近事實,但去脈絡後,很容易成為反民主者如柯文哲的負面教材;這場審判事實上是一場柏拉圖極欲隱藏的政治審判。

2019/07/21 | 《思想坦克》

「民主防衛」極力避免的,就是民主與反民主之間「一團和氣」

民主防衛,只是把台灣內部長期以來民主與反民主、獨立與統一矛盾共存的、用言論自由包裝的、虛假的「一團和氣」給打破。

2019/05/14 | 精選轉載

為什麼韓國瑜繼續跳針?因為做功課答詢的成本太高

為什麼韓國瑜會繼續甚至故意跳針,因為這樣對他比較有利。長期而言,韓國瑜可能會因此失去一些支持者,但為數不少的核心韓粉不會輕易背棄韓國瑜。那這些韓粉的反應會是什麼呢?

2019/04/12 | 讀者投書

如果你主張轉型正義,你就不能說「統一遊行」不合法

《集會遊行法》是當時國民政府為了用來限制反政府運動或遊行而訂定的法律,因此雖然獨立建國跟和平統一不相同,但是它一樣都是在中華民國的體制下試圖「分裂國家」,如果你支持轉型正義,就更不能以《集會遊行法》第四條主張本次遊行違法。

2019/04/01 | 《思想坦克》

認清現實吧!右派比左派更會玩弄「認同政治」

如果沒有中東與北非的難民風潮,就不會有歐陸的右翼民粹主義風潮,以及英國的脫歐公投。歐州與美國那些聲稱反對「伊斯蘭化」的人士,其實就是在召喚大多數的基督教選民,抗拒多元化的潮流。

2019/04/01 | 《思想坦克》

認清現實吧!右派就是比左派更會玩弄「認同政治」

如果沒有中東與北非的難民風潮,就不會有歐陸的右翼民粹主義風潮,以及英國的脫歐公投。歐州與美國那些聲稱反對「伊斯蘭化」的人士,其實就是在召喚大多數的基督教選民,抗拒多元化的潮流。

2019/02/12 | 精選書摘

《民主會怎麼結束》導讀:民主雖然容易著火,但也比任何制度更能滅火

《民主會怎麼結束》充分展現了劍橋人的特色,提醒我們,這一波批評民主的聲浪其實是二○○七到○八年金融危機的後遺症,性質不同於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初的經濟大恐慌,且此時的美國也和當年的德國不可同日而語。

2019/02/11 | 精選書摘

《民主會怎麼結束》導讀:民主雖然容易著火,但也比任何制度更能滅火

《民主會怎麼結束》充分展現了劍橋人的特色,提醒我們,這一波批評民主的聲浪其實是二○○七到○八年金融危機的後遺症,性質不同於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初的經濟大恐慌,且此時的美國也和當年的德國不可同日而語。

2018/12/12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朱家安:無知的人,有資格投票嗎?

對於擁護民主的人來說,《反民主》是挑起敏感神經的激進質問,但它確實指出了我們未完成的任務。

2018/12/12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朱家安:無知的人,有資格投票嗎?

對於擁護民主的人來說,《反民主》是挑起敏感神經的激進質問,但它確實指出了我們未完成的任務。

2018/10/06 | 讀者投書

讓中共「七不講」的公民社會,成為對抗極權的逆潮力量

凡能打破國家公權力與壟斷價值判斷的一元力量,皆是公民社會創造有別於政府行政公權力的空間,鞏固與擴大公民社會,便是對抗對岸反民主的威權專制政體最有效與最有意義的努力。

2018/10/04 | 讀者投書

讓中共「七不講」的公民社會,成為對抗極權的逆潮力量

凡能打破國家公權力與壟斷價值判斷的一元力量,皆是公民社會創造有別於政府行政公權力的空間,鞏固與擴大公民社會,便是對抗對岸反民主的威權專制政體最有效與最有意義的努力。

2018/08/28 | 精選書摘

葉浩導讀《反民主》(上):接軌柏拉圖「哲人王」的知識菁英制

作為總結布倫南先前想法的本書,提出了以「知識菁英制」(epistocracy)取代民主制度的主張。其核心論旨是:民主制度的良序運作,需要每一位投票者都具備關於選舉爭議的足夠的知識,但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2018/08/28 | 精選書摘

《反民主》:所有臭皮匠湊在一起,未必能勝過一小群諸葛亮

「有些學者認為,只要團體內的不同成員擁有不同的意見與技能,整個團體的能力就會非常強。」前者在抽象層次上,索明和我都同意這個看法。不過我們都很懷疑,這件事能不能用來支持民主制會比任何一種已知的知識菁英制更聰明?我們甚至懷疑,這表示民主制的聰明程度足以與知識菁英制相匹敵。

2018/08/28 | 精選書摘

葉浩導讀《反民主》(下):知識菁英制的政治想像與歷史意義

對布倫南在內的資本主義支持者們來說,市場邏輯當然可以應用於所有的生活領域,包括政治;因此,政治不外是經濟發展,而知識菁英也必須熟知經濟學知識。或許,他在呼籲唯有知識菁英才能參與政治時,潛台詞是:「像我這樣的人才行!」但,也許民主的問題就出在他這種想法之上——正如托克維爾的擔憂。

2018/08/27 |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民主政體的內部困難:由寬容悖論說起

若在多元寬容的社會當中出現了不寬容的人,我們還應否對他們寬容呢?把他們排除在寬容社會之外,繼而成為自己也成為不寬容之人?還是,不理會民主社會自我推翻的風險把他們納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