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滲透法

《反滲透法》是中華民國政府2020年1月15日公告實施的法案。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1/15 | 李修慧

蔡英文接受BBC專訪:我們已經是獨立的國家,叫做中華民國台灣

「我們已經是獨立的國家,名字叫中華民國台灣。」蔡英文在外媒專訪中對兩岸關係展現強烈態度,且強調,要是中國入侵台灣,將付出龐大代價。

2020/01/15 | eoiss

民進黨完全執政首要任務:消滅紅色滲透,緊抓「農、工、兵」三項話語權

民進黨若能在已經成熟的醫療、學術、社運的基礎上,將國家運轉的農工兵實務專家納入,就可以打破國民黨壟斷多年的話語權,達到長期執政、改善台灣體質的目標。而這一切的基礎,將會奠定在是否能夠堅定抵禦紅色滲透的前提上。

2020/01/09 | TNL特稿

「政治小餐桌」賣台對談:賣台沒那麼簡單,只是選前的「假議題」?

大家的焦慮瀰漫整張餐桌,台灣真的會因為特定候選人當上總統、特定政黨取得立院多數,就面臨「被賣掉」的困境嗎?

2020/01/01 | Abby Huang

兩岸領導人的新年賀詞:蔡英文批中國「正在掏空中華民國」、習近平首度未提及台灣

蔡英文新年文告中提到,中國利用「九二共識」正在掏空中華民國,捍衛國家主權必須更加堅定。而習近平雖然新年賀詞未提到台灣,不過同日上午出席政協新年茶會時重申對台立場,堅決反對「台獨」。

2019/12/31 | 李秉芳

選前三讀通過《反滲透法》:接受滲透競選,最重關5年、罰千萬

「滲透來源」原本包括受境外敵對勢力政府或政黨所「監督管理」的各類組織、團體,但因許多台商都被迫成立「共產黨支部」,通過條文中刪除「監督管理」4字,縮小適用範圍。

2019/12/29 | 潘柏翰

【第三勢力投票指南】台灣基進 成令方:「中國白蟻」來勢洶洶,反送中和「韓流」都值得警覺

2020年總統立委選舉,除了國民兩大黨之外,還有17個「第三勢力」小黨,數量之多讓人眼花撩亂,我們採訪了17黨的不分區第一名候選人,也就是如果該黨「政黨票」超過5%門檻,保證會進入國會的立委,透過他們的關鍵問答,幫助選民投出神聖一票。

2019/12/28 | 丁肇九

選前兩週協商《反滲透法》各黨立場一次看,世界各國又是如何「防諜」的?

立法院的會期結束在即,《反滲透法》的協商進度卻仍緩慢,立法院各黨團的立場是什麼?同樣面對「境外勢力干預」疑慮的西方國家,又是用什麼法規來因應的呢?

2019/12/27 | 《思想坦克》

所以,台灣真的需要《反滲透法》嗎?

台灣是否需要《反滲透法》值得討論,但最重要的,是台灣社會該對當前中國滲透行為的充分了解與認知,而不是遇到國安立法之議就反對,假裝台灣已經安全。

2019/12/26 | 《思想坦克》

反政治顛覆與堅守民主並未矛盾衝突,國民黨的指控令人啼笑皆非

一部要處理中共對台政治顛覆的《反滲透法》同時被光譜的兩端抨擊,除了顯示這個法律頗受關注外,也凸顯國內政治菁英對於中共威脅認知的差距。

2019/12/25 | 李秉芳

韓國瑜要「特偵組」,宋楚瑜反《反滲透法》,蔡英文怎麼回應?

蔡英文表示,類似《反滲透法》的立法,很多民主國家也都在做,像澳洲、英國等,台灣比這些國家更直接面對中國的威脅滲透,但國內卻有人把政府建構民主防護網的機制,視為挑釁或戒嚴。

2019/12/23 | 律師談吉他(雷皓明律師)

朝野吵不停的《反滲透法》,究竟是怎麼個反法?

「代理人法」是打預防針,《反滲透法》直接對付代理人,前者是要求對外國政治勢力有關的個人或團體登記為「境外勢力代理人」,《反滲透法》則著重在「限制行為」,直接列舉禁止的行為,並用刑罰讓司法介入。

2019/12/23 | 柳金財

民進黨倉促制定《反滲透法》,選舉考量可能大於國安考量

雖然原本已有擱置中的「代理人法」,但民進黨突然改而強推「反滲透法」,此後倉促排定公聽會和院會提案,然而這個「反滲透法」其實只是「拼湊法」,其立法法條原已分散於各類法律中,背後其實有形成「抗中保台」政治聯盟的選戰考量。

2019/11/29 | 李秉芳

民進黨《反滲透法》逕付二讀,國民黨也提《反併吞中華民國法》最重可處死

國民黨和民進黨的版本主要都針對滲透及併吞行為,在事後加重處罰,而時代力量和台灣基進黨的版本則強調「事前登記、事先揭露資訊」。

2019/11/25 | 李秉芳

民進黨團終於提出《反滲透法》盼朝野支持,和其他版本最大差別在哪?

也提出《外國代理人法》專法草案的基進黨,黨主席陳奕齊指出民進黨版本最大不足之處在於僅提高既有法律中刑責,而無要求代理人有登記與資訊揭露義務。

2017/03/14 | TNL 編輯

台灣民主已死?立委因共諜案提《反滲透法》

台灣共諜案再起,多位立委表示力挺反滲透法。 但被質疑危害人權,民主倒退車。「安全」與「人權」的天秤該如何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