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13 | 精選書摘
資本主義與「他者」:當代科幻電影社會意涵
當代科幻電影所呈現的政治觀是:批判資本主義和重新審視自我與他人的關係是社會批判的一體兩面。遭受資本主義剝削和對抗這種經濟體制的人都是概念上的「他者」。
2019/06/13 | 精選書摘
資本主義與「他者」的概念:當代科幻電影的社會意涵
當代科幻電影(尤其是上述電影)所呈現的政治觀是:批判資本主義和重新審視自我與他人的關係是社會批判的一體兩面。「他者」不再偏執地指涉冷酷、具毀滅性的入侵者和人造人;遭受資本主義剝削和對抗這種經濟體制的人都是概念上的「他者」。
科幻邪典還是「賽博龐克」經典?再談《第五元素》
我們的世界是否會有人那麼深刻地去反省世界的異化?是否也會存在著這般,蟄伏在未知領域的救世主呢?我想這也是盧貝松想要透過電影想要問的大哉問之一吧。
2018/12/23 | 精選書摘
包曼《液態現代性》:如今資本可以輕裝上路,勞工卻仍然靜止不動
在沉重階段,資本就像它所雇用的勞工一樣被釘在地上。而今天,僅僅拎著一個裡面只放了公事包、手機和手提電腦的登機箱,資本就可輕裝上路了。它可以中途停留在幾乎任何地方,一旦滿意就能繼續上路,毋須在任何地方長期停留。但另一方面,勞工卻仍像過去一樣靜止不動。
2018/08/31 | 傅紀鋼
《黑鏡》:人性沒有真善美,過度悲觀的警世寓言
不少新科技的誕生,都讓人類社會演化出挑戰自然的文明。而由查理・布魯克編劇、製片的《黑鏡》卻刻意點出,人類絕對不會善用新科技。《黑鏡》的一個核心是:沒有露面的社會大眾,才是真正左右故事主角行動的的黑暗勢力。
2018/07/13 | 破土 New Bloom
華山草原悲劇後,烏托邦如何成了反烏托邦?
即使在尋求打破獨裁統治的社群,也不免會內化獨裁時代的思想。或許草原兇殺案也指出了台灣許多人自認前衛的價值觀有多淺薄:在事態嚴重時,可能就直接回歸到二元性的「完全負責」或「毫不負責」的保守看法,這無疑源自威權時代的心態。
2018/05/08 | 精選轉載
科技反烏托邦下的蜜蜂——對讀《大典》與《黑鏡》
王力雄的小說《大典》及人氣劇集《黑鏡》(Black Mirror)第三季最後一輯「Hated in the Nation」,均不約而同借電子蜂這種幻想中的高科技產物,來反思科技對社會、政治的影響。
2018/05/06 | 精選轉載
科技反烏托邦下的蜜蜂——對讀《大典》與《Black Mirror》
王力雄的小說《大典》及人氣劇集《黑鏡》(Black Mirror)第三季最後一輯「Hated in the Nation」,均不約而同借電子蜂這種幻想中的高科技產物,來反思科技對社會、政治的影響。
2018/03/21 | 精選書摘
《文學的40堂公開課》:烏托邦與反烏托邦的美麗新世界
文學中的烏托邦最大問題是劇情通常沉悶乏味,令人直打哈欠。文學要批評、懷疑或直接站在對立面,才能夠引起最大的閱讀興趣。所謂「反烏托邦」的觀點讀起來有趣多了,對照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社會也更能發人省思。
2018/03/20 | 精選書摘
《文學的40堂公開課》:烏托邦和反烏托邦的美麗新世界
文學中的烏托邦最大的問題是劇情通常沉悶乏味,令人直打哈欠。文學要批評、懷疑或直接站在對立面,才能夠引起最大的閱讀興趣。所謂「反烏托邦」的觀點讀起來有趣多了,對照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社會也更能發人省思。
2018/01/31 | 精選書摘
《消失吧,紙本世界》導讀:知識屬於所有人?一個網路工作者的省思
作者薛伯樂對於時代變局由傳統紙本閱讀變為電子視聽媒體,看法並不樂觀。原是撰寫專業書籍的他,早年為了鑽研吉哈德聖戰士的生活及社會文化背景,親自深入遊歷以色列、巴勒斯坦做實地調查,後來眼看這些書本知識皆為網路媒體拷貝、壟斷。
2017/09/26 | 精選書摘
太平洋冒險激起的文學:人都嚮往烏托邦,但沒人能久住
隨著海上航行越來越頻繁,人們對於航海家可能到過哪裡、發現了什麼異國情調的東西,越來越感興趣。
2017/09/25 | 精選書摘
太平洋冒險激起的文學想像:人都嚮往完美烏托邦,但沒人能久住
隨著海上航行越來越頻繁,人們對於航海家可能到過哪裡、發現了什麼異國情調的東西,越來越感興趣。
2017/07/02 | 精選書摘
《使女的故事》:自由有兩種,一種是隨心所欲,另一種是無憂無慮
她們身穿前面有一排鈕扣的襯衫,暗示著解開這個字眼隨時可能發生。她們可以解開,也可以不解開。她們看起來有能力自行選擇。當時我們似乎也能選擇。麗迪亞嬤嬤說,從前那個社會毀就毀在有太多選擇。
2017/07/01 | 精選書摘
《使女的故事》小說選摘:自由有兩種,一種是隨心所欲,另一種是無憂無慮
她們身穿前面有一排鈕扣的襯衫,暗示著解開這個字眼隨時可能發生。她們可以解開,也可以不解開。她們看起來有能力自行選擇。當時我們似乎也能選擇。麗迪亞嬤嬤說,從前那個社會毀就毀在有太多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