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烏托邦

反烏托邦(英語:dystopia、Cacotopia、kakotopia 或 anti-utopia;中文又稱反面烏托邦、敵托邦、惡托邦、絕望鄉或廢托邦)是烏托邦(utopia)的反義語,希臘語字面意思是「不好的地方」(not-good place),它是一種不得人心、令人恐懼的假想社群或社會,是與理想社會相反的,一種極端惡劣的社會最終形態。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4/26 | 精選書摘

《海野十三:回到未來》導讀:神與惡魔兼備──日本科幻小說始祖與變格推理作家海野十三

海野十三的多產,使得他的作品有了廣大的讀者群。他對科幻創作的實踐與思考,則對當時仍處在黎明期的日本科幻創作,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加上作品本身的魅力,影響了包括手塚治虫、星新一、小松左京等戰後日本科幻巨匠。凡此種種,才是海野被尊為「始祖」的原因。

2021/03/28 | 逗點文創結社 comma BOOKS

《閱讀夏Lala》Ep.13:壓力山大只能崩潰哭哭嗎?如何排解我們略懂略懂

休息其實是極其必須的,如何知道自己該不該休息?可以參考《從此不再壓力山大》書中提供的壓力檢測,並針對檢測結果考量是否需要往其他面向尋求幫助。另外還附有減壓方式可參考,比如調整呼吸以及運動等等。

2021/03/14 | TNL特稿

【書評】《消失的字母J》:阻止人們去銘記「那件事」的,往往是掩起耳朵、緊閉雙眼的膽怯犬儒國民

本書藉由一段充滿陰謀和混亂的愛情故事,展示了某種詭異社會狀態:人們主動遺忘大規模的種族滅絕罪惡,並且打從心底,試著抹除集體屠殺的血色記憶。

2020/10/30 | 傅紀鋼

Netflix《食人劇場》:驚悚元素巧妙結合反烏托邦,卻擺回傳統的劇情套路上

《食人劇場》不將「吃人」的動機附加在反派主角:飯店主人身上。他的內心創傷是失去女兒,與吃人根本無關。而吃人的動機完全來自於片中設定的末世感。

2020/09/27 | 精選書摘

瑪格麗特愛特伍《證詞》小說選摘:我雖然長得不特別漂亮,卻是受到揀選的人

「等妳們夠大,自然會知道那些事情。」薇達拉嬤嬤會說。那些事情:使女是那些事情的一部分。不好的事情;會帶來損害的事情,或者已經受到損害的事情,這兩者可能相同。使女以前就像我們這樣嗎?雪白、粉紅、紫紅?她們是不是曾經不小心,是否曾經暴露了誘人的部位?

2020/09/07 | TNL 節目組

【TODAY國際開箱】S2EP4:不是菁英,就得死?電影構築的「反烏托邦」世界

「烏托邦」這個詞大家都不陌生,但是「反烏托邦」又是什麼?這個主題為什麼引起眾多影像工作者的關注,並創作出像是「國定殺戮日」這樣的電影?而這些作品又想反映社會中的哪些問題呢?

2020/08/09 | 精選書摘

趙南柱《薩哈公寓》小說選摘:一個不知是大企業還是國家的怪異城市國,就此誕生

與《82年生的金智英》相比,本書所關注的問題更加廣泛,趙南柱這次將目光移到那些被主流社會排擠的人,書寫那些不被看見的故事。

2020/07/05 | 精選書摘

《大疫年紀事》南方朔導讀:第一波瘟疫文學代表作,「比紀實報導還真實」的小說

過去的瘟疫文學之所以傑出,乃是它在瘟疫與人互動過程中,把人的限制與自我重塑的痕跡留存了下來,讓人看見自己走過的那個文明過濾網。而在病毒將成背景音樂的未來,瘟疫文學和人一樣,都將面對目前仍然未知的時代。

2020/02/18 | 精選書摘

日見伸長的影子:歐威爾與《一九八四》

歐威爾堅信,要拆穿極權者隔天過海的把戲,唯一可靠的法寶就是理性和常識。一個真正了解自由和奴役分別的人,絕對不會接受「自由是奴役」這種「矛盾統一」的說法。

2019/06/13 | 精選書摘

資本主義與「他者」的概念:當代科幻電影的社會意涵

當代科幻電影(尤其是上述電影)所呈現的政治觀是:批判資本主義和重新審視自我與他人的關係是社會批判的一體兩面。「他者」不再偏執地指涉冷酷、具毀滅性的入侵者和人造人;遭受資本主義剝削和對抗這種經濟體制的人都是概念上的「他者」。

2019/06/13 | 精選書摘

資本主義與「他者」:當代科幻電影社會意涵

當代科幻電影所呈現的政治觀是:批判資本主義和重新審視自我與他人的關係是社會批判的一體兩面。遭受資本主義剝削和對抗這種經濟體制的人都是概念上的「他者」。

2018/12/31 | IAN討厭想標題

科幻邪典還是「賽博龐克」經典?再談《第五元素》

我們的世界是否會有人那麼深刻地去反省世界的異化?是否也會存在著這般,蟄伏在未知領域的救世主呢?我想這也是盧貝松想要透過電影想要問的大哉問之一吧。

2018/12/23 | 精選書摘

包曼《液態現代性》:如今資本可以輕裝上路,勞工卻仍然靜止不動

在沉重階段,資本就像它所雇用的勞工一樣被釘在地上。而今天,僅僅拎著一個裡面只放了公事包、手機和手提電腦的登機箱,資本就可輕裝上路了。它可以中途停留在幾乎任何地方,一旦滿意就能繼續上路,毋須在任何地方長期停留。但另一方面,勞工卻仍像過去一樣靜止不動。

2018/08/31 | 傅紀鋼

《黑鏡》:人性沒有真善美,過度悲觀的警世寓言

不少新科技的誕生,都讓人類社會演化出挑戰自然的文明。而由查理・布魯克編劇、製片的《黑鏡》卻刻意點出,人類絕對不會善用新科技。《黑鏡》的一個核心是:沒有露面的社會大眾,才是真正左右故事主角行動的的黑暗勢力。

2018/07/13 | 破土

華山草原悲劇後,烏托邦如何成了反烏托邦?

即使在尋求打破獨裁統治的社群,也不免會內化獨裁時代的思想。或許草原兇殺案也指出了台灣許多人自認前衛的價值觀有多淺薄:在事態嚴重時,可能就直接回歸到二元性的「完全負責」或「毫不負責」的保守看法,這無疑源自威權時代的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