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24 | Lo
【圖輯】為脫離地獄朝鮮,寧願花錢進監獄「享受自由」
這間位在韓國東北部洪川郡的「我心之獄」(Prison Inside Me)已接待超過2000名「囚犯」,許多人都是上班族或學生,「犯罪理由」多半是沉重的工作壓力與學術要求。
2018/09/19 | Abby Huang
監所採訪後記:那些被遺忘的場所
是誰逼他們,走到這條路?如果你都把他們當作異類、怪物來看,我們永遠不會理解社會可以做點什麼來做犯罪預防。
2018/09/09 | 精選書摘
台灣監獄見聞:更生人為何難以回歸社會?
受刑人在監獄吃苦,又不得不向家人拿錢,他們出來之後還有可能愛這個社會嗎?就像煙毒犯,出獄之後大部分都找不到工作,即使有心向善,看到他的犯罪紀錄也沒人敢用,只好回去找老朋友相互取暖,最後又重操舊業走回販毒這條路。
2018/09/09 | 精選書摘
台灣監獄見聞:入獄是吃免錢飯?
一個毫無經驗、又沒錢聘請律師的人,初來乍到監獄,恐怕連要在這裡活下去都不知道該怎麼做。台灣人常說入獄是吃免錢飯,其實正好相反,沒錢才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坐牢,光是要湊足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就讓人十分頭大。
2018/06/30 | Lo
【圖輯】55歲以上受刑人多達18,400人,加州監獄設「失智症病房」
全美各州的監獄,似乎都遇到類似加州的受刑人年齡問題。最近的一份報告指出,美國一年提供給受刑人的醫療費用約為30億美元,其中65歲以上囚犯平均每人花費8,500美元,而較年輕的受刑人僅約950美元,落差非常明顯。
2018/05/21 | 法操FOLLAW
只要易科罰金,就可以不用被抓去關嗎?
犯罪都可以選擇易科罰金嗎?如果不准易科罰金,又該如何救濟?
2018/04/27 | 創新拿鐵
受刑人身上有企業家特質:「重生大師」把紐約大毒梟變成扭轉人生的企業家
Defy Ventures不只幫助更生人自立自強,還省下非常可觀的社會成本。從成果來看,全美出獄後重返監牢的比例是76%,而Defy畢業生只有3.2%,就業率更高達95%。
2017/11/07 | Abby Huang
台中外役監受刑人脫逃,「外役監」是什麼?都關些什麼人?
外役監的受刑人不但周休二日、國定假日還可返家探親,家人也可前往探視、甚至有家人與受刑人同住的專門房,自由度比一般監所優惠許多。
2017/10/17 | TIME
「為了保護自己……我殺了一個男人」:美監獄女囚絕大多數是性暴力受害者
這種狀況不只發生在密西西比州,現在美國南方各地都有這種情形發生。維拉司法研究機構的報告顯示,美國國內,絕大多數的女性囚犯是有色人種,且因非暴力案件入獄,在這些女囚中,86%曾是性暴力的的受害者。
2017/08/28 | 讀者投書
今天公祭,明天忘記:矯正機關執法人員的心酸誰人知?
矯正署應再檢討,是否未來非重要的活動,在人力未補足的情況應予以停辦,且繼續努力爭取人力及提升職員的待遇,而不是一再讓「矯正家園」成為口號。
2017/06/03 | 劉威良
監獄另類輔助治療——「動物飼養計畫」如何協助受刑人重返社會
在國外某些監獄行之有年的動物計畫,讓更生人在被監禁期間可以從事有意義的事。透過動物他們所學會的相關技能,都可能成為將來他們出監獄之後的一技之長,也讓他們學會對別的生命負責任,增加他們就業的可能。這些對更生人重回社會,都是非常重要的基礎。
2017/05/31 | 李修慧
白天工作、晚上服刑,明天起19名受刑人將提前接軌社會
其實「白天職訓、晚上回監」的制度已經試辦三年,平均每年有10多名受刑人參與;這些受刑人都是經過篩選符合條件,三年來沒人脫逃。
2017/03/22 | 精選轉載
獄政為什麼需要改革?先想想台灣的監獄回籠率高達84%的原因
獄政改革不單單是人權考量而已,更不是為了讓收容人過好日子,不!只是讓收容人能在監獄裡擁有最基本的生活條件,而有了相對人道的處遇,收容人才能放下對大環境的敵意,為教化工作的開展創造機會。
2017/03/14 | 精選書摘
犯罪矯治淪為空談?重點不在地點,而是犯罪者的心理狀態
我們的社會能否有效運用資源協助犯罪者成為一個負責任的人? 還是繼續投注數十億美元,將囚犯關在宛如倉庫的監牢裡,把錢浪費在寓意良善卻搞錯了方向,只解決了部分問題的方法上?
2017/01/26 | 李修慧
「上個廁所回來就沒得睡」,林全視察台北監獄期盼「一人一床」
林全視察台北監獄表示,過去曾聽說受刑人睡覺得搶床位,希望能達到「一人一床」的理念,讓受刑人擁有最基本的權利和生活環境。
2017/01/17 | 精選書摘
房慧真的人物採訪與記者私語:凝視深淵黃明鎮
黃明鎮幫助陳進興時遭受外界諸多責難,「我原本在美國有份好工作,為什麼要回來和壞人攪和在一起,從黑頭髮做到白頭髮?因為最黑暗的地方,只要有一點點燭光,就顯得輝煌。」
【解構監獄】鳥籠、發呆亭、整個崗哨都是我的獨立辦公室
「你同事人真好。」她說。「 對呀!還有同事幫我找電扇,連受刑人都借我斗笠。」我邊說邊打呵欠。「監獄真是有人情味的地方。」小p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