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者


  • 確認
  • .
「這跟本案無關」六個字,代表台灣法律拒絕給犯錯者一個機會
一個人會做出一件事情,背後是由很多原因促成的。只要是人,就會有人性;只要是人,就會有犯錯的時候。而如果我們不去看那個人,只看他做的那件事情,也就是「這跟本案無關」,那麼處罰就沒有實質用處,你處罰到的是他的貧窮。
2017/12/21 | 男性解放
男男性騷擾最常見?這已經不是標題殺人了,連內文都令人吐血
風向新聞在一則報導機構性侵的新聞中提及「最常見的性騷擾發生在男性對男性之間」,讓我們非常好奇。於是我們找了一下研究全文,讀完後對照新聞內容差點吐血。
2017/12/13 | 男性解放
希拉蕊到底說了什麼?女性是戰爭中的「主要」受害者嗎?
指出事實,例如「戰爭中男性若犧牲了,可能英勇長存,但女性往往從此默默無名地消逝」,這是一回事;用「可能英勇長存」推論出「活下來才是『真的』慘」,則有否認對方傷痛的比慘之嫌。
2017/09/23 | 精選書摘
「斯德哥爾摩症」極具破壞性:它把受害者忍受過的一切,輕易地用六個字帶過
「斯德哥爾摩症」這個標籤極具破壞性的理由在於:它把所有受害者忍受過的一切,好不容易才存活的過程輕易地用六個字帶過。它讓我經歷過的一切顯得無足輕重,簡約成:「你愛上了監禁你的犯人,因此你不想重獲自由。」亦或者,你笨到分辨不出什麼是虐待,什麼是愛。當初衍生出這項病症名稱的那次事件,人質的處境與我們全然不同。不過至今新聞、媒體及書籍上依然常見濫用,比比皆是。
2017/09/03 | 精選書摘
集體性侵之國:印度女人不愛分享恐怖故事,但我們將銘記這一年
在印度比較特別的是,婦女暴力,特別是性侵害,以前所未有的強度,抓住公眾意識。女孩與婦女拒絕再保持沉默。她們湧上街頭抗議,有時對抗驅逐水砲。更多人勇於報案。
陪伴遭遇性侵的孩子(下):加害者是熟人時,內心該如何調適
如何建立孩子的身體界線與自我保護能力?當家長曾經懷疑孩子,事後卻發現孩子是對的......作者將相關的資訊整理,期待能提供家長與相關專業人員一些知識上的協助。
陪伴遭遇性侵的孩子(上):孩子可能是性侵受害者時,父母該有的心理建設
為什麼孩子沒有在第一時間告訴我?當孩子可能是性侵受害者時,父母可以如何處理?作者將相關的資訊整理,期待能提供家長與相關專業人員一些知識上的協助。
2017/07/19 | 拉裘立蓓爾
【插畫】譴責受害者文化,到底誰比較丟臉
情侶或伴侶感情好的時候,將彼此視為最親密的另一半,做什麼都好。但是一旦面臨分手或離婚,不只是關係破裂,過去那些屬於彼此的最私密部分都可能成為最不堪入目的報復。
2017/05/19 | 姜冠宇
不要嫌性教育早,因爲性侵者從來不會嫌你孩子小
預防下一個房思琪主要有兩個面向,一是預防性侵,二是預防性侵後自殺。
2017/05/19 | 珮姬
性侵害後遺症:我們應該檢討的還有女性教育
我們怎能只是檢討有隻狼去咬了一隻羊、是狼壞壞呢?理解狼和羊是如何養成,才是更重要的課題。
2017/05/14 | 讀者投書
房思琪式的強暴,你擔任了什麼角色?
即使法律能懲罰加害者,受害者的心靈永遠無法真正被撫平,我們應該做的,除了杜絕性侵,更要創造一個能夠友善包容所有人的社會。而能夠防範的根本,正是讓可能成為加害者的人有所顧忌,也讓可能成為受害者的人知道,不管是崇拜還是懼怕,都不是使其成為下一個受害者的原因。
2017/05/05 | 讀者投書
符合社會期待,在媒體上飾演受害者的一齣戲
這些經歷如此特殊,遠超過多數人的生活範圍,我們恐怕很難知道,自己於相同位置上會有何種反應,又怎能對他人妄下斷語?歷經創傷後的喘息,沒有好壞之分,都會不動聲色地跟著當事者一輩子,而非在媒體上飾演受害者的一齣戲。
2017/04/05 | 精選轉載
那些對受害者說的風涼話:責怪受害者現象(victim blaming)
死刑存廢的討論很重要,我也可以理解支持與反對的論點。但我無法接受因為與受害者立場不同,而對受害者家屬說盡風涼話。即便今天受害者大力支持死刑,我也強烈反對廢死聯盟評論受害者有病,而對受害者做出二次傷害。
2017/03/20 | 精選轉載
【插畫】譴責性侵受害者是哪招?
性侵相關新聞常見網友指責受害者「不懂保護自己」、「一定是價錢沒談攏」等等,事實上性關係和性侵犯的界線在哪裡,原本就很模糊,在確認雙方處於「對等協商」,任何時候、任何一方只要說停就該停。
2017/03/09 | 精選轉載
【圖輯】原來我阿嬤也是二二八受難者,關於基隆大屠殺的常民歷史
「和解,必須建構在真相之上。」活到二十多歲才第一次知道,自己原來與歷史事件有關,更曾經是被迫害的那一群。「臺灣是自家人呢?或是殖民地呢?」事發半年前省議員林日高質詢中提出的疑問,他們用子彈給了答案。
2016/11/09 | 讀者投書
國中被霸凌的經驗讓我以為:如果事情沒有好轉,那就是我不夠低下
當我們是孩子的時候,面對霸凌事件會感到特別困難棘手,因為我們同時要面對內在現實(渴望人際連結)與外在現實(環境難以在短時間內有所調整)的矛盾衝突,孩子還沒有能力可以選擇或改變,因此需要父母與師長的協助。
2016/09/24 | 羊正鈺
【影音】艾瑪華森二度站上聯合國演說:只要有一個受害者,整個社會都該起身反抗
「大學教育有責任保護弱勢族群,從體制建設起支持倖存者的空間,這不是特權,請還給他們應得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