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4 | 精選書摘
《認錯》:我可以感覺到陪審團都轉身看我,想著「你這個變態的混帳東西」
坐在這裡感覺很奇怪,我從不希望這樣受人注目,但每個人都在談論我,好像他們深知我是怎樣的人。他們站在一定的安全距離之外對我指指點點,好像我是一隻動物園裡的獅子,一逮到機會就會把他們生吞活剝。但我內心感覺像一隻待宰的羔羊。
2019/10/14 | 言士
判斷是非對錯之前,不妨先盡量放下情緒
在這次「反送中」運動中,文宣擔當了道德思考的角色,在道德情緒過後進行思考,然後透過文字、藝術創作、連儂牆等將訊息傳出去。當訊息走到大眾,討論可以讓道德思考不會淪為只服務情緒的工具,連登在討論上就擔當了重要角色。
2019/08/19 | 精選書摘
《想太多的你,不當好人也沒關係》:操控心理的三個扣環,讓你落入原地打轉的陷阱
這三個心理扣環對想太多的人特別的有效,因為大腦多向思考者並不需要外來因素,就自動像生產線一樣產生懷疑、害怕、罪惡感的心理,要什麼有什麼,品項繁多。心理操控者只需要提高「產能」就夠了。
2019/04/28 | Madeleine
《我們與惡的距離》:「換位思考」很重要,但我們真的做得到嗎?
我們追求自己認為正義的過程中,是否傷害到別人?除了看媒體的報導跟著評斷之外,我們有沒有收集資訊,查證,並且整合的能力?又能不能站在所有當事人的角度思考呢?
2019/04/18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不再以「惡」對待,答案也許就在我們手中
我們不是要同情原諒加害者,而是需要關懷那些潛藏社會邊緣、身心達到臨界崩潰的人,他們就是我們社會未曾注意裂縫。
2019/04/18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不再以「惡」對待,也許答案就在我們手中
《我們與惡的距離》整齣戲把殺人效應、媒體亂象、精障汙名化,精準且深刻做出批判,不避諱採用敏感社會話題作為故事藍本,赤裸呈現我們不願思考面對的問題。
2019/03/03 | nagee
【插畫】每年吵228都在炒冷飯?
為什麼有人可以連看好幾個月,失控的新聞媒體24小時瘋狂對政治人物造神,沒有意見,但是一整年只看到一天228討論,就覺得厭煩?
2019/03/02 | TIME
小學槍擊案受害者母親:這些「第一次」,確保這些悲劇成為最後一次
人生中有許多第一次,我兒子和另外25位同學、教師遭到謀殺的「桑迪胡克大屠殺」一週年的日子逐漸接近,我每天早上都驚恐醒來,對該如何度過它感到焦慮。
2018/07/18 | Alvin
美國賭城59人槍擊死亡案 酒店美高梅為「免責」控告逾千名受害者
作為美國近代史上最嚴重槍擊案,即便美高梅最終贏得官司,也將讓其道德形像大打折扣。
打壓與消費世越號船難──南韓保守派
面對保守派連年來的阻撓、打壓,不斷抹黑世越號犧牲者,對事故究責予以迴避,南韓國防部更公開證實,保守政權時期的國軍機務司令部,在世越號船難發生時與其後家屬抗爭期間,皆曾派遣便衣工作員前往監控。
打壓與消費世越號船難的南韓保守派
面對保守派連年來的阻撓、打壓,不斷抹黑世越號犧牲者,對事故究責予以迴避,南韓國防部更公開證實,保守政權時期的國軍機務司令部,在世越號船難發生時與其後家屬抗爭期間,皆曾派遣便衣工作員前往監控。
2018/06/20 | queerology
成為性侵犯驗傷護理員的曾經受害者:請記得創傷可成美好沃土
讀《十三歲,我不再是我》這本書不容易,但要活過那樣的生命並將它紀錄下來,才是真正困難的,而山本潤給予了我這個讀者很多溫柔,於是我不停落淚,當她說「藉由溫柔的愛,我希望能讓你重拾自己。愛就是這個過程」的時候。
2018/06/20 | queerology
成為驗傷護理員的性侵受害者:請記得你的創傷可以長出美好的沃土
讀《十三歲,我不再是我》這本書不容易,但要活過那樣的生命並將它紀錄下來,才是真正困難的,而山本潤給予了我這個讀者很多溫柔,於是我不停落淚,當她說「藉由溫柔的愛,我希望能讓你重拾自己。愛就是這個過程」的時候。
2018/06/07 | 陳娉婷
為反抗者和罪犯辯護:黑社會出身、極左派導演若松孝二
若松年幼時常打鬥、無心向學,長大後加入黑社會,他是某程度的邊緣人、不良分子(delinquent),故喜歡以罪犯做主角,探討施暴者和受害者的關係,把兩者的角力隱喻成政治議題,或是揭露犯罪背後的一蘿子社會、家庭問題。
2018/06/01 | 精選書摘
性暴力不只受性慾驅使,更是「關係病變」
我是個不會否定他,而且會認可他的女兒。為了滿足他的需求,只好成為任由他強制慰藉、利用與奪取的目標。這一切不過是他強壓在我身上的自我安慰罷了。
2018/05/31 | 精選書摘
性暴力受害者復原指南:我戒不掉酗酒、購物成癮,怎麼辦?
當受害者認為自己是瑕疵品、毫無價值時,這些方法會讓受害者覺得過於正面,遙不可及,對於一個跌入深淵的人來說,有時不太積極的方法比較適合他。我兩種方法都試過,才能順利地活到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