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4/24 | 李修慧
暴露狂「數位化」?AirDrop癡漢「隨機傳送不雅照」,就算報警也難以追查
透過AirDrop傳屌照的狀況不只出現在台灣,全世界各地都有類似的案例,在日本,他們將這類犯罪者稱為「AirDrop癡漢」,而歐美則將這樣的行為稱作「cyber flashing」,而受害者還不只女性,也包括男性。
2020/04/08 | Abby Huang
當封鎖和隔離變得「正常」,武漢肺炎給家暴者的一場「完美風暴」
武漢肺炎肆虐期間,世界各地家庭暴力的案件頻傳,從中國、日本到歐美都出現嚴重的家暴案件。而台灣雖然還不嚴重,但已出現可預見的部分跡象。
2020/03/29 | 李修慧
開玩笑鼓勵「女生強姦男生」後、再分享自己曾被性侵,博恩的影片引起哪些討論?
單口喜劇演員曾博恩,日前貼出他的節目錄影,且分兩次釋出「剪輯版」跟「完整版」的影片。剪輯過的版本中,他多次開玩笑地鼓勵「女生強姦男生」,但在「完整版」的影片,他則分享了自己被同儕性侵害的經驗,兩段影片都掀起廣大討論。
2020/03/12 | TNL 編輯
「#Metoo」運動重大判決:哈維溫斯坦遭法官重判23年,恐將老死獄中
刑期公布後,哈維溫斯坦被上銬帶離法庭,之後將轉往紐約州某個監獄服刑。由於他在洛杉磯也遭性犯罪罪名起訴,若罪名也成立、刑期再增加,恐將讓他老死獄中。
2019/10/20 | 精選書摘
《他人的力量》:對四號角落威脅最大的「百慕達關係三角」
三角做法會造成一個叫做「受害者-迫害者-拯救者」(victim-persecutor-rescuer,V‌P‌R)的三角,我稱它為「百慕達關係三角」。
2019/10/14 | 精選書摘
《認錯》:我可以感覺到陪審團都轉身看我,想著「你這個變態的混帳東西」
坐在這裡感覺很奇怪,我從不希望這樣受人注目,但每個人都在談論我,好像他們深知我是怎樣的人。他們站在一定的安全距離之外對我指指點點,好像我是一隻動物園裡的獅子,一逮到機會就會把他們生吞活剝。但我內心感覺像一隻待宰的羔羊。
2019/10/14 | 言士
判斷是非對錯之前,不妨先盡量放下情緒
在這次「反送中」運動中,文宣擔當了道德思考的角色,在道德情緒過後進行思考,然後透過文字、藝術創作、連儂牆等將訊息傳出去。當訊息走到大眾,討論可以讓道德思考不會淪為只服務情緒的工具,連登在討論上就擔當了重要角色。
2019/08/19 | 精選書摘
《想太多的你,不當好人也沒關係》:操控心理的三個扣環,讓你落入原地打轉的陷阱
這三個心理扣環對想太多的人特別的有效,因為大腦多向思考者並不需要外來因素,就自動像生產線一樣產生懷疑、害怕、罪惡感的心理,要什麼有什麼,品項繁多。心理操控者只需要提高「產能」就夠了。
2019/04/28 | Madeleine
《我們與惡的距離》:「換位思考」很重要,但我們真的做得到嗎?
我們追求自己認為正義的過程中,是否傷害到別人?除了看媒體的報導跟著評斷之外,我們有沒有收集資訊,查證,並且整合的能力?又能不能站在所有當事人的角度思考呢?
2019/04/18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不再以「惡」對待,答案也許就在我們手中
我們不是要同情原諒加害者,而是需要關懷那些潛藏社會邊緣、身心達到臨界崩潰的人,他們就是我們社會未曾注意裂縫。
2019/04/18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不再以「惡」對待,也許答案就在我們手中
《我們與惡的距離》整齣戲把殺人效應、媒體亂象、精障汙名化,精準且深刻做出批判,不避諱採用敏感社會話題作為故事藍本,赤裸呈現我們不願思考面對的問題。
2019/03/03 | nagee
【插畫】每年吵228都在炒冷飯?
為什麼有人可以連看好幾個月,失控的新聞媒體24小時瘋狂對政治人物造神,沒有意見,但是一整年只看到一天228討論,就覺得厭煩?
2019/03/02 | TIME
小學槍擊案受害者母親:這些「第一次」,確保這些悲劇成為最後一次
人生中有許多第一次,我兒子和另外25位同學、教師遭到謀殺的「桑迪胡克大屠殺」一週年的日子逐漸接近,我每天早上都驚恐醒來,對該如何度過它感到焦慮。
2018/07/18 | Alvin
美國賭城59人槍擊死亡案 酒店美高梅為「免責」控告逾千名受害者
作為美國近代史上最嚴重槍擊案,即便美高梅最終贏得官司,也將讓其道德形像大打折扣。
打壓與消費世越號船難──南韓保守派
面對保守派連年來的阻撓、打壓,不斷抹黑世越號犧牲者,對事故究責予以迴避,南韓國防部更公開證實,保守政權時期的國軍機務司令部,在世越號船難發生時與其後家屬抗爭期間,皆曾派遣便衣工作員前往監控。
打壓與消費世越號船難的南韓保守派
面對保守派連年來的阻撓、打壓,不斷抹黑世越號犧牲者,對事故究責予以迴避,南韓國防部更公開證實,保守政權時期的國軍機務司令部,在世越號船難發生時與其後家屬抗爭期間,皆曾派遣便衣工作員前往監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