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30 | 精選書摘
《伊朗史》:古希臘時期的「世界」,無庸置疑是伊朗人的
從歷史發展的脈絡來看,在阿契美尼德出現之前,中亞到西亞這一區域並沒有極大的帝國。當伊朗勢力逐漸往外擴大之後,為求管轄的便利,就必須盡可能維持各地原本的風俗習慣。因此,亞歷山大只是延續了前朝的政策而已。
以「蘇格拉底之死」來形容韓國瑜被罷,但真相不是反民主的柯文哲所說的那樣
雅典的民主消失在馬其頓的崛起,不是處決了蘇格拉底而結束了雅典的民主,何況蘇格拉底學派並不在乎民主。反過來說,民主殺害了蘇格拉底可能較接近事實,但去脈絡後,很容易成為反民主者如柯文哲的負面教材;這場審判事實上是一場柏拉圖極欲隱藏的政治審判。
2020/06/06 | TNL特稿
【生物藝術/設計書寫群落計畫】我們為何看蝸牛做愛?生物藝術與性別視角的交織探討
或許生物藝術的激進實踐,不論從物種滅亡或生殖技術的角度,來拓展肉身的邊界、感官經驗和時空交錯的相遇,都試圖對未來進步主義保持距離。
2019/10/14 | TIME
「公民軍人」或「軍人公民」:古希臘羅馬城邦給當代美國軍隊的啟示
當美國的陸軍新兵開始接受基礎訓練時,他們很快就會意識到自己已經與社會隔離。在被奪去親朋好友、手機、電玩和最愛的速食後,他們便會開始接受密集的思想灌輸,而這種思想灌輸已經到了徹底愚蠢的地步。
2019/03/19 | 王偉雄
蘇格拉底的智慧
在《申辯篇》裏,蘇格拉底終於明白為何神諭是對的,他的確是最有智慧的人,但不是因為他知道的特別多,而是因為他不像其他人那樣,明明不知道的,卻以為自己知道。
2019/03/18 | 王偉雄
蘇格拉底的智慧
在《申辯篇》裏,蘇格拉底終於明白為何神諭是對的,他的確是最有智慧的人,但不是因為他知道的特別多,而是因為他不像其他人那樣,明明不知道的,卻以為自己知道。
古希臘當兵薪水有多少?
隨着古希臘進入古典時代,其與周邊地區的交易日漸頻繁,而貨幣經濟也漸漸成熟。商貿發達的城邦如雅典等都擁有自己的貨幣體系,方便進行不同的交易。貨幣與交易的成熟,大大改變了傳統的農業社會,在不同的方面改變了古希臘的歷史。
古希臘當兵薪水值多少?不同幣值換算給你看
隨着古希臘進入古典時代,其與周邊地區的交易日漸頻繁,而貨幣經濟也漸漸成熟。商貿發達的城邦如雅典等都擁有自己的貨幣體系,方便進行不同的交易。貨幣與交易的成熟,大大改變了傳統的農業社會,在不同的方面改變了古希臘的歷史。
2018/10/28 | TIME
古希臘與羅馬哲學,如何被誤用在今日的「反女性主義」?
《白人沒有滅絕——數位時代的古希臘古羅馬研究者與厭女症》一書中,她探討希臘與古羅馬時代的概念,在今日如何被應用與誤用在反女性主義的思想上。她和時代雜誌談到她的新書,其中敘述了西方正典的真義,以及為何不能盡信書——尤其是奧維德的著作。
2018/08/31 | 精選書摘
《希臘之道》:國家不對雅典人負責,但雅典人要對國家負責
雅典人對國家的看法是,它是一群個人的集合體,這些個人可自由發展他們的才能和依他們自己的方式生活,他們只服從他們自己制定的法律,並能隨意加以批評與改革。
2018/08/31 | 精選書摘
《希臘之道》:歷史上兩個最偉大的悲劇時代,其實充滿活力與機會
為什麼一個普通人之死是一件令我們掉首的悲慘可怖的事,而一個英雄的死亡卻總是悲劇的,總給我們以生命復甦的感覺而溫暖我們的心?若回答出這個問題,那麼悲劇快感之謎自然就揭開。
2018/05/20 | 精選書摘
尼采《瞧,這個人》:《悲劇的誕生》這本著作道出了一個巨大的希望
我究竟怎樣發現了「悲劇的」這個概念?「肯定生命本身,哪怕是處於最疏異和最艱難的難題中的生命;求生命的意志。在其最高類型的犧牲中歡欣於自己的不可窮盡性──這一點,我稱之為狄奧尼索斯的,我把它理解為通向悲劇詩人之心理學的橋樑⋯⋯。」
2018/04/09 | 史丹福
從醫學到天文學,也見到女妖梅杜莎的蹤影
梅杜莎的故事實在太深入人心,所以上至天文,下至醫學,都可以見到她的蹤影。
2018/04/06 | 史丹福
從醫學到天文學,也見到女妖梅杜莎的蹤影
梅杜莎的故事實在太深入人心,所以上至天文,下至醫學,都可以見到她的蹤影。
2018/03/26 | 精選書摘
反書寫的蘇格拉底提醒我們,口語文化並不下於讀寫文化
口語文化發展出錯綜而精細的方法記住思想,接著再向他人表達──這是已慣於讀寫的頭腦無法利用的思考方式。像蘇格拉底這樣隸屬於口語文化的成員,其擁有的記憶力遠遠超越讀寫文化的人。既然沒有人能夠「查閱」任何事,口語文化便發展出一套精密的記憶術。
2018/03/15 | 書生百用
為什麼我們會稱伴侶為「另一半」?
為什麼我們會稱伴侶為「另一半」?原來這說法大有來頭,可追溯至2000多年前西方經典愛情文本《會飲篇》。
2018/03/15 | 書生百用
為什麼我們會稱伴侶為「另一半」?
為什麼我們會稱伴侶為「另一半」?原來這說法大有來頭,可追溯至2000多年前西方經典愛情文本《會飲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