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03 | 讀者投書
認為讀蘇軾和文言文才不會「靈魂乾涸」,是對「語言意識」的某種糾結
倘若國文科教育執著於文言文的篇數,卻如此換湯不換藥(換課綱卻不換師培、教法與評量),學生並不會因此從蘇軾的作品中獲得實際的心靈成長,只會繼續納悶學習文言文的必要性。
梁朝滅亡陳朝建立,庾信也想歸國返鄉,無奈就只有他跟王褒上不了包機
既然「思鄉」是普遍情感,好像被鎖國滯留海外也不是什麼多特別的事,但說起南北朝比較悲摧的例子,好比那些只是出一趟國,回來時就發現被鎖國或亡國的作家。像寫〈哀江南賦〉的庾信,與寫〈歸魂賦〉的沈炯。
與盛世夢同時的大瘟疫:「建安七子」病死四人,「治世之能臣」曹操也束手無策
不過即便時隔兩千年,遭遇這樣疫病流行,我們仍然感到恐慌,爭相搶購口罩。有時我真的覺得這就是歷史,就是人性,就是文化傳承。
專訪《地表最強國文課本》陳茻:我們不要去神佛的世界,只要做一個血肉飽滿的人
來到第二冊,陳茻從更黑暗、失敗的面向,進行中國古代人文經典的解析,在如此時機看來恰恰有濃烈的亡國感,不管是因於在清朝為官、被視為人格染污的吳偉業及他筆下〈圓圓曲〉裡的吳三桂,或是詩聖、詩史杜甫在唐朝的顛沛與漠視,乃至老子對遠古自然社會的嚮往,無不是動亂大環境裡飄盪的個人心事。
人民幣真香啊!香到讓人變了口音?
學習哪種口音是個人自由,背後當然有算計、有意識型態,也有生存的考量。只是每次看到古今那種趨附的行徑,是如此類似,我就覺得有一種即便穿越古今,卻又不曾有所改變的深切體會。
專訪《地表最強國文課本》作者陳茻:進行教育工作,我時常很憤怒
陳茻的國文課本真能扛住「地表最強」這四個字的原因,不在於擔任過健身教練的陳茻身材壯實,而在這系列「國文課本」的重點不只「教國文」,或者說,它展現出「真正教國文」應該要有的狀態。
2019/09/03 | 精選書摘
《地表最強國文課本 第二冊》:老子描繪的「小國寡民」,是一個春暖花開的未來嗎?
「小國寡民」是老子具體描述他心目中理想國的篇章。我們不知道這個「小」與「寡」確切的數字大概落在哪裡,或許也不那麼重要。小、寡都只是相對的概念,相對於人們不斷追求的繁榮與富庶。
2019/08/02 | 精選書摘
《厭世廢文觀止》:〈諫太宗十思疏〉:因為你,我說真話
他想起魏徵的好,只有這一個嫵媚的男人,會及時拉住失控的自己,或許也不經意想起之前那一張紙條的文字:愛憎之間,所宜詳慎。
要有「某某價值」還是要「發大財」?孟子本質上更像個宗教家
確實,身處不同情境與不同時局,得要髮夾彎地務實來達成總目標,以貫徹自己的核心價值,這樣的脈絡無論你是否認同,它似乎就成了中華文化幾千年傳統的經典。
《牡丹亭》帶動的明代愛情產業鏈(真心不騙)
從文獻史料來看,《牡丹亭》確實帶動了強大的愛情產業鏈無誤,但說到底嘛,很多事還是因為牽扯政治意向而欲說還休。
2019/04/29 | 精選轉載
【插畫】沈復〈兒時記趣〉被課本刪掉的彩蛋
看完這段「彩蛋」,也大概能了解沒有收進課本的原因,不過認真想想,這才是作者筆下真正的「趣事」吧。
我夢到媽祖?——中華文化裡那些被託夢的偉人
像之前的什麼鳳凰展翅,巨龍紅光,真不知道該讚嘆中華文化源遠流長的傳統,還是感慨這神秘主義的幽靈始終揮之不去。
我夢到媽祖?——中華文化裡那些被託夢的偉人們
像之前的什麼鳳凰展翅,巨龍紅光,真不知道該讚嘆中華文化源遠流長的傳統,還是感慨這神秘主義的幽靈始終揮之不去。不過也就是這些故今的新聞舊聞,讓我們體會到自己離那麼蒙昧的時代,其實一點也不遠。
2019/04/09 | 德尼思化
港講「韓愈」:〈進學解〉教你如何面對外人恰當地吹奏自己
如果我們設身處地代入韓愈活著的時代,他絕對是文壇叛逆的明星,許多文人都極其推崇。不要以為韓愈古板,其時朱熹才指責韓愈「裂道與文以為兩物」,許多理學家覺得他太反叛了,根本不是儒家正統。
定海神針是你搶來的,韓市長你忘啦?
佛祖說人家天宮領導人可是經歷幾千劫難,你孫猴子還沒練夠,先回去領表初選之後再來。孫大聖這話也說得很直接:「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等等,這明年不就是傳說中的2020了?這一切是不是有什麼深意啊?
何老師,他們來還願了——迷信與破除迷信的古人
其實信仰與迷信只是一線之隔,信仰讓我們在迷茫時找到療癒與救贖,但過度沈迷難免失去理智。我們花費了漫長的歷史,讓自己成為更理性更進步的生物,這不是很偉大的文明積累所在嗎?
書可以拿來蓋泡麵——但在泡麵發明前,出書要做什麼?
這個「出書拿來蓋泡麵」的概念,倒不是泡麵發明之後才有。我們現在有個成語曰「覆瓿之作」,其實正是古文版「蓋泡麵」的意思。這個邏輯最早是東漢大儒劉歆拿來打臉揚雄用的。
促轉會「升格」東廠──公公您在說笑吧?
雖然我對政治知識相當薄弱,但也耳聞轉型正義在平反過去集權政府與白色恐怖之壓迫,東廠正是壓迫構陷與不正義的典型,搞轉型正義搞到自比東廠,這種要求我想十萬鄉民大概都沒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