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29 | 精選轉載
【插畫】沈復〈兒時記趣〉被課本刪掉的彩蛋
看完這段「彩蛋」,也大概能了解沒有收進課本的原因,不過認真想想,這才是作者筆下真正的「趣事」吧。
我夢到媽祖?——中華文化裡那些被託夢的偉人們
像之前的什麼鳳凰展翅,巨龍紅光,真不知道該讚嘆中華文化源遠流長的傳統,還是感慨這神秘主義的幽靈始終揮之不去。不過也就是這些故今的新聞舊聞,讓我們體會到自己離那麼蒙昧的時代,其實一點也不遠。
定海神針是你搶來的,韓市長你忘啦?
佛祖說人家天宮領導人可是經歷幾千劫難,你孫猴子還沒練夠,先回去領表初選之後再來。孫大聖這話也說得很直接:「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等等,這明年不就是傳說中的2020了?這一切是不是有什麼深意啊?
何老師,他們來還願了——迷信與破除迷信的古人
其實信仰與迷信只是一線之隔,信仰讓我們在迷茫時找到療癒與救贖,但過度沈迷難免失去理智。我們花費了漫長的歷史,讓自己成為更理性更進步的生物,這不是很偉大的文明積累所在嗎?
書可以拿來蓋泡麵——但在泡麵發明前,出書要做什麼?
這個「出書拿來蓋泡麵」的概念,倒不是泡麵發明之後才有。我們現在有個成語曰「覆瓿之作」,其實正是古文版「蓋泡麵」的意思。這個邏輯最早是東漢大儒劉歆拿來打臉揚雄用的。
促轉會「升格」東廠──公公您在說笑吧?
雖然我對政治知識相當薄弱,但也耳聞轉型正義在平反過去集權政府與白色恐怖之壓迫,東廠正是壓迫構陷與不正義的典型,搞轉型正義搞到自比東廠,這種要求我想十萬鄉民大概都沒聽過。
丞相,這個孩子真的不是你的孩子啦!
這故事讀到我萌萌噠,是說曹操啊你的孩子都已經不是你的孩子了,人家的孩子真的不是你的孩子啊,難道你是綁架犯嗎?警察叔叔就是這個人。
這「一圖一錄」對青春故國的想像,和迪士尼童話一樣虛假
孟元老形容他這幾十年間目睹的開封城,就像一座大遊樂場,大迪士尼,而且是布希亞的隱喻,迪士尼擬像出一個童話世界,讓北宋的居民遺老,忘記這個世界其實本質上就是一座大迪士尼。
讀古文撞到貓奴:愛貓詩人與他們的贈貓詩
不過嚴格來說,古代雖然有愛貓人,但好像還是著重貓貓的工具性,貓奴這樣的新型態人類應該還是到晚近才出現的。
《軍師聯盟》之嵇康哪有那麼LOW?
所謂詩無達詁,文無窮訓,一篇作品之所以能為經典,就在於它的多義與難以窮盡,因此不同角度的詮釋,實則擴充了知識論域的複雜與繁盛。而這樣的多元與異見,也正是學科不斷發展的動能。
《軍師聯盟》之打鐵哪有這麼MAN?
做自己和沒禮貌只是一線之隔,但更退一步來說,禮儀名教原本就是人生的限制。嵇康、陶淵明也都只是一種選擇。
月薪十萬成天混,因為恁爸大詩人──唐朝詩人薪水很好嗎?
這種曬月薪的炫耀或哭哭的行為,在往後得到頌讚。大概就是現在什麼「公務人員財產申報法」或「公務人員財產來源不明法」的由來。
那個最後選擇焚書的藏書人
每次面對各種課綱之爭,經典之辯,我就想到被蕭繹燒毀的那些書,載上馬車卻被淹沒的書,還有我們這時代印出來卻不曾被閱讀就被打成紙漿的書。
張大春〈致中閔書〉用的典,其實有點⋯⋯
古文教學若具備當代意義,讀懂文中的目的與策略,及其帶給我們現在人可能的預視與啟發,或許還來得更加重要。
你說古代根本就沒「四聲」,我笑你不懂古人
「世之知音者,知此言之非謬。如曰不然,請待來哲」這句看來沒啥厲害,但現在翻譯的粗俗一點,其實就是引戰宣言,就是「沒有很可以但你惹不起」。
古代最狂雇主:聖上常見慣老闆,滿城盡做功德人
古文的普及與介紹原本就不是為了明朝的劍斬清朝的官。有些軼事如今想來發噱,足以為笑樂,但更重要的是過去人們造就了些既成的謬錯,耗費了千百年來到這個現代性的當前,我們將之予以修正。
要課綱用《詩經》,要鎮暴用《尚書》──經書真的可以治國嗎?
就像今日我們對博士學者治國的質疑,知識是否能完全等同於行政力,而學術的專業能否照應實務的變化,這難免會遭致質疑。風俗淳美的好時代是真的過去了,還是還未到臨?我們不妨繼續看下去。
那些年他們一起遇過的「阿嬤」,在古文中經常扮演著重要的功能
認真說是阿嬤當然很重要,古文要阿嬤讀得懂也是有意義的。但一國一民之語文教育政策方針,不作民調不辦公聽,不問蒼生去問阿嬤,這真的就有點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