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蹟

古蹟(或稱史蹟、歷史遺跡),是先民在歷史、文化、建築、藝術上的具體遺產或遺址。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18/02/25 | GeogDaily地理眼

印度洋淚珠上的老靈魂:斯里蘭卡殖民古城加勒

走在舊城區中,除了「看」殖民時期留下的古建築外,還期待著見到當地文化與古城區的融合,然而由於觀光發展,舊城區的住宅大多已改建成飯店、主題餐廳或紀念品小店,商機所帶來的高價位成為排除當地人的推力,舊城區儼然成為了遊客想像中的歐式殖民古城,販售著斯里蘭卡特色的文創商品。

2018/02/23 | 林冠任

不能和現代生活扣連的古蹟,在我看來就是「蚊子館」

台灣有兩種古蹟,一種活化後創造經濟價值並能自我維護,另一種只能淪為蚊子館讓全民繳的稅供養,不能和現代人生活連結的建築,不管年份再「古」,也不該被當作是「古蹟」。

2017/11/13 | 佐瑪

「醒醒吧,你不是古蹟!」那些被消失的文化資產,與荒謬的文資審議

在拚經濟的意識形態氾濫下,往往要到老屋化為磚瓦,才會發現深具價值的文化內涵不是蓋商場大樓拚得出來的。文化、美學與歷史價值才是城市發展最具價值的根本,而唯有透過群眾的關注,才能改變政策方向、保留老屋並延續其歷史。

2017/11/01 | 眼底城事

我的家鄉不只有八卦山、大佛或肉圓──讓學生說出「在地宣言」的彰化專題課

進入一所彰化的高中任教後,聽到學生說「彰化除了八卦山、大佛、肉圓。好像就沒有什麼了!」再聽到他們說平時也不一定常常在吃肉圓,「那個肉圓排隊的都是觀光客啦!」我意識到原來台灣的教育體系,從來沒有好好的帶學生們認識自己生活的地方,也沒有告訴學生們對於家鄉和地方的想像,不應該只有刻板印象。

2017/10/31 | GeogDaily地理眼

金門人在「遠離家園」這件事,可以列入某種「金氏世界紀錄」

好像等待一個方案的古厝和洋樓一樣,以「頹屋」的法律身分活著,面對著無從解決的產權,持續腐爛凋敗。這座島嶼城市也在等待一個說法,等待一套論述,撫平過去數十年來做為二等公民的戰爭傷痛,以及面對當代(排除金馬的)台灣民族主義興起的不知所措。

2017/10/23 | 精選書摘

樂山大佛是什麼佛?胸前的「藏臟洞」裡面有寶藏嗎?

樂山大佛位於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匯流處,地處四川省樂山市,並與樂山城隔江相望。大佛建於唐代,高71公尺,是中國現存最大的摩崖石刻像。

2017/10/23 | 精選書摘

樂山大佛是什麼佛?胸前的「藏臟洞」裡面有寶藏嗎?

樂山大佛位於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匯流處,地處四川省樂山市,並與樂山城隔江相望。大佛建於唐代,高71公尺,是中國現存最大的摩崖石刻像。

2017/10/20 | Louis Lo

日日春搬出文萌樓,只因《文資法》未能阻止古蹟「買賣」

為何「市定古蹟」能被私人買家收購?其實是因為沒有任何法令規定古蹟與所在的「土地」不能被交易。

2017/10/09 | 精選書摘

台北——從原民、移民、殖民、難民的文化大熔爐,到生活者的優質城市

城市要有生活品質,絕不能急功近利,長遠來看,要重視具有歷史感的事物,城市需要守護古蹟、老房子、老文獻,沒有歷史感的地方是沒有重量的,是不會住得沉穩閒靜的。

2017/07/30 | Louis Lo

走過143年的烏坵燈塔,有位「末代燈塔守」為它奉獻42載青春

烏坵鄉高、蔡兩家守護烏坵燈塔近130年,其中「末代燈塔守」高金振在1959年到2001年看守燈塔,連同他的父親高瑞翁的45年,父子兩人守護著烏坵燈塔87年。加上祖父高珍和外祖父蔡土球的燈塔歲月,高家與蔡家兩家各三代壯丁,畢生都奉獻給烏坵燈塔。

2017/06/07 | 李修慧

挖出清代古城牆石材,台北捷運萬大線暫停施工

台北市文資委員表示,捷運萬大線出土物是清代台北城城牆,日治時期被日本殖民政府拆除後的,被移到前公賣局後方做排水溝遺址,並非台北城的舊城牆。

2017/05/31 | 李修慧

曾領5000萬修繕補助,平溪日式古蹟台陽招待所遭網拍

般人大多認為,古蹟屬於「全民公共財」。但對於屋主來說,老屋被指定為古蹟,維護非常不容易,可能讓他們的權益大受影響。

2017/05/16 | 李修慧

文萌樓案日日春協會敗訴,日日春:「你們買得了屋子,但買不走歷史」

日日春也說,會在文萌樓守到最後一刻,「投資客雖然以330萬元買走這個屋殼,但不代表可以買走這邊的歷史。」

2017/04/29 | Candy Bird

【插畫】東南亞手札(三):藝術的炸藥不會真的引爆

面對老牆,既然身處此地,我想畫些跟馬來有關的事,自然想到黃錦樹的小說集。馬共歷史的確離我遙遠,但歷史被抹去這件事倒是很有共感。馬來西亞的創作自由有限制,創作上仍然得因應在地文化發揮,我把人物換成動物,或許這就是藝術有趣的地方,不直接指涉這個或那個,圖面所要傳達的,就留待觀者自行詮釋。

2017/04/01 | 精選轉載

新北投車站返鄉不是風華再現,而是一場文化浩劫

4月1日中午,我們會以一個參與喪禮的心情重回新北投,親眼看看一個好好的古蹟怎麼毀在今天的臺北;也看看這場文化浩劫的肇事者們堆滿笑臉、為「喜迎車站爺爺」開心剪綵的樣子。

2017/03/31 | 陳柏翰

新北投車站返鄉:面對文資保存問題,我們只能當「愚人」嗎?

在2017年的4月1日,我們將迎接新北投車站的101歲生日,能夠再度看見車站矗立在北投,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這棟建築物並應不只乘載著過往的回憶,更應該帶著價值與北投一同展望未來,而從重建討論過程中的種種跡象來看,卻讓長期關心文史的人們看不見那個美好未來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