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0/08 | 許劍虹(Samuel Hui)

兩德統一30周年:德國右傾化會不會成為納粹復辟的開端?

兩德統一曾經為蘇聯解體打下基礎,被世人視為民主自由戰勝專制獨裁的典範,那麼德國或者德東的右傾化是不是又會成為專制獨裁陣營反撲的開端?

2020/09/22 | 德國之聲

極右翼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為什麼吸納了那麼多警察?

鑑於最近曝光的警察中存在的極右翼觀念問題,呼籲對其進行廣泛的調查可以理解。但是,德國之聲評論員Christoph Hasselbach認為,這樣做可能會在警察和公眾之間製造分歧。

2020/07/05 | TNL 編輯

士官長私藏炸藥、「新納粹崇拜」深入軍中,德國宣布解散菁英特戰部隊

德國的問題在於,政壇與安全首長長年駁斥極右翼滲入安全部門的說法,總以「個案」為由輕輕帶過,根本不承認有組織運作的可能性。出事單位的上級獲包庇,軍方儲放的軍火與彈藥失蹤也沒認真調查。

2020/02/13 | 德國之聲

梅克爾的基民盟會不會跟著另類選擇黨「右傾」?

曾被普遍視為梅克爾接班人的克朗普-凱倫鮑爾打算辭去基民盟主席職務。這一發展是否意味著該黨將更加「向右轉」?

2020/02/12 | 德國之聲

梅克爾接班人突然辭職,是一場不僅僅撼動基民盟的德國地震

德國執政黨基民盟現在遇到的危機,也危及德國的政黨體系以及整個政治生態。目前只有一點是明確的:在基民盟黨內,梅克爾的權威已經成為了過去式。

2020/02/08 | 德國之聲

德國極右派臨陣「灌票」,自民黨意外當選圖林根州長遭譏「與法西斯媾和」

在德國圖林根州長選舉中,自民黨人凱默裡希借助右翼民粹選項黨的支持,以微弱的一票優勢出人意料地當選。這在德國政壇掀起軒然大波,在輿論強烈批評和各大政黨高層的壓力下,凱默裡希同意辭職並解散議會。

2019/12/31 | 德國之聲

看似缺乏熱情的梅克爾,將替世界留下什麼政治遺產?

梅克爾的總理任期結束日越來越近了。她迄今有過多大的影響?作為政府首腦,她還打算有何建樹?什麼是她的政治遺產?我們做個總結。

2019/02/27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三):誠實的記憶,是今日身分認同的基石

如何去闡述歷史,不論對政府還是人民都存在挑戰,聯邦公民教育中心建議,嘗試從事件的表象向下觀察,結合個人生命經驗,與歷史產生連結。

2019/02/27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三):誠實的記憶,是今日身分認同的基石

如何去闡述歷史,不論對政府還是人民都存在挑戰,聯邦公民教育中心建議,嘗試從事件的表象向下觀察,結合個人生命經驗,與歷史產生連結。

2018/12/10 | 劉威良

德國的難民義務教育:學德文融入社會,同時解決未來「人才荒」

德國對語言教育相當重視,許多因婚姻來到德國遭遇到問題的配偶,也可因為學會德語而在生活上較為不須依賴配偶,若有求助官方與其他機構時才不會無語問蒼天。

2018/12/03 | 《思想坦克》

德國憲法保護局「審查」政黨思想,是為了保衛國家的自由

一方面自由的國家必須保障公民的自由,另外一方面也需要透過強制性的法律來規範公民,而國家內部透過公民以及內部制度或者法律的完善化才得以打造出自由的國度。

2018/10/23 | 張福昌

地方選舉「慘勝」創6項紀錄,梅克爾政權落日將近?

這次巴伐利亞邦選舉,雖為地方選舉,卻產生聯邦效應。目前的聯邦政府是由基民盟、基社盟與社民黨組成的大聯合政府,因此基社盟與社民黨的慘敗被解讀為「對大聯合政府的否定。」

2018/10/15 | Abby Huang

德國巴伐利亞邦「政局大洗牌」:反移民政黨AfD首次入議會

基社盟雖然還是巴伐利亞議會的最大黨,卻失去二戰以來的絕對領先地位,勢必要與其他政黨組成聯合政府,但不管選誰,都是基社盟的重大挫敗。

2018/10/15 | Abby Huang

德國巴伐利亞邦「政治大洗牌」:反移民、獵師政黨AfD首次挺進議會

基社盟雖然還是巴伐利亞議會的最大黨,卻失去二戰以來的絕對領先地位,勢必要與其他政黨組成聯合政府,但不管選誰,都是基社盟的重大挫敗。

2018/08/29 | Abby Huang

追捕「看起來不像德國人的人」──德國東部極右示威爆衝突釀20人傷

此衝突震驚世界,但在德國,該市已成為「偏狹」和「恐懼外國人」的代名詞,甚至有遊客因此拒絕到該地旅遊。

2018/08/29 | Abby Huang

追捕所有「看起來不像德國人的人」,德國東部極右翼示威爆衝突、近20人受傷

這起發生在德國東部的衝突震驚世界,但在德國,該市已成為「偏狹」和「恐懼外國人」的代名詞,甚至有遊客因此拒絕到該地旅遊。

2017/09/27 | 羅元祺

德國人「另類選擇」,默克爾找不到執政夥伴該怎辦?

萬一自民黨或綠黨堅持己見、不願妥協,導致協商破裂,為了解決政治僵局,默克爾可能被迫在今年底前提早解散國會,重新舉辦大選。

2017/09/27 | 羅元祺

德國人做出「另類選擇」,梅克爾找不到執政夥伴該怎麼辦?

萬一自民黨或綠黨堅持己見、不願妥協,導致協商破裂,為了解決政治僵局,梅克爾可能被迫在今年底前提早解散國會,重新舉辦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