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專訪《做工的人》導演鄭芬芬:荒誕的劇情藏的全是扎心的現實,讓觀眾笑著笑著就哭了
鄭芬芬執導出《做工的人》之後,還想嘗試科幻片、藝術片,挑戰更多複雜的議題,並且更深刻去探討人性,嘗試多元影像創作的模式。
2020/07/08 | 既視感
《做工的人》:從意外的「兩百萬」來看,我對片中略顯拙劣的溫情感到失望
我們今天要討論的是一個結構性的工人問題?還是一個特殊高貴的道德情操?並不是說兩者沒機會兼顧,但以高貴道德情操,認為可以偷渡結構性問題,就顯得有些拙劣。
2020/05/27 | 方格子vocus
《想見你》:保有你自己最初的形狀
《想見你》最大的問題就是對於真實世界的理解實在太過表面,不管是如何塑造重現一個時代,或是探討各式各樣的議題,甚至連配樂的搭配都不及格,總歸一句,就是沒有說好一個故事。
2020/05/27 | 傅紀鋼
《誰是被害者》:開啟台劇新高度,但電影的長度硬拍成迷你劇也是敗筆
《誰是被害者》非常認真地把諸多社會議題融為一談,情節和案件推衍的細節設計得很好,但那種「每個人最後都想被理解」、「大家都得和解」的溫情主義,讓人看了會想吐槽。
專訪《俗女養成紀》導演嚴藝文:五個六年級女生,共同煉出一個女魯蛇和自己和解的故事
支撐《俗女養成記》亮眼成績的,是嚴藝文活躍於劇場和戲劇圈十多年之後,孤注一擲的決心,身兼製作人的她,從選材、編劇、到導演一手包辦,明知會賠錢,還是拿著母親的房子向銀行抵押,並投入多年積蓄才還清貸款。
2020/05/22 | TNL特稿
《灣生回家》導演評《路~台灣EXPRESS~》:看清楚我們是怎麼走過來的,才知道接下來要去的路
戰爭像一個巨大漩渦,把所有人都捲進去,毫不留情。一百多年前的清日戰爭,讓日本與台灣有了命運般的連結,而五十年之後的另一場戰爭,又讓台日的關係瞬間中斷。然而真的有辦法全斷嗎?也許有些東西是很難斷的,像是人跟生長土地的關係,人和人之間的情感,哪是說斷就能斷。
這不是尋找「威利在哪裡」的遊戲,而是深刻地探問「誰是被害者」
「你是誰?做了什麼引來殺身之禍?誰關心你是死是活?」連珠炮般提出問題的,可能是警察、法醫、鑑識人員、私家偵探這些沒有任何感情牽絆的第三者,因為自己的工作所需而介入死者的生活圈,並且重建這個不能再為自己開口說話的人的過去。
2020/05/15 | TNL特稿
《路~台灣EXPRESS~》:台日混血合拍劇, 牽起公視與NHK跨國合作的未來之路
在一段不算短的時間裡,吉田修一的《路》要翻拍成電視劇的傳言,就像是一個都市傳說一樣,因此去年底,小說《路》終於以電視劇《路~台灣EXPRESS~》的樣貌誕生於世,克服了種種限制,不再是樓梯上的聲響,而是看見下樓的身影時,才會讓人如此激動。
2020/05/12 | fanny
《誰是被害者》劇評:近乎無懈可擊的懸疑劇,為台灣立下全新里程碑
台灣電視圈自從興起類型劇後,以刑事偵查為主的戲劇並不多,Netflix播出的《誰是被害者》是一部台灣犯罪懸疑推理獵奇影集,以縝密精細的犯罪為主體架構,靠著鑑識科學的還原及深入描寫讀角色人性,串聯所有死者與生者的歷史與經歷,議題涉及廣泛,而核心都聚焦在社會上不被接納、不被認同與理解,甚至是備受欺凌壓迫的「弱者」。
專訪《做工的人》製作人林昱伶:揮別《我們與惡的距離》,從工地故事走出同溫層
由林昱伶領軍的大慕影藝,投資過許多影視作品,也是「國師」唐綺陽的經紀推手,更催生出去年的台劇新里程碑《我們與惡的距離》,平地一聲雷,轟響近年台劇的高峰。事實上,《做工的人》才是大慕原先的首部自製劇計劃,而講求組織力和實戰經驗值的製作人林昱伶,聊起做戲初衷,還是很浪漫。
2020/04/30 | 地下電影
專訪《誰是被害者》製作人:Netflix賦予重望,從產製模式中找到台劇類型片的全新可能
時序邁入2020年中,Netflix繼《罪夢者》後再度瞄準台劇類型片,看上以刑偵推理懸疑為主軸的《誰是被害者》,但與《罪夢者》不同的是,《誰是被害者》Netflix並未全程參與,僅只是「收購獨家播映權」,《誰是被害者》幕後最大功臣,便是由曾瀚賢創辦,湯昇榮擔綱總經理的台灣製作公司「瀚草影視」。
專訪《誰是被害者》黃河:練習「享受」穿女裝,感受跨性別者的孤寂靈魂
2020上半年話題推理懸疑鉅作《誰是被害者》,集結的演員陣容一字排開皆是台灣實力派演員,在形式與文本上高度契合。本次特地專訪劇中演員黃河,黃河期待能帶給大家更多想像,可能瘋狂、搞笑、可愛,甚至令人咬牙切齒。相信看過《誰是被害者》之後,觀眾能對此有更深的理解,也繼續參與他無所限制的演藝征途。
2020/04/23 | 方格子vocus
《國際橋牌社》:歷史文化是娛樂產業的根基,我們都離不開橋牌桌
台灣長久以來顧忌中國市場的觀感,創作上不太談論自己的過去,缺乏文化基礎之下,作品經不起時代的考驗。幸運的,台灣年輕的創作者終於意識到了本土性的重要。《國際橋牌社》嘗試以台灣過去的政治背景做為題材,將年輕世代覺得陌生的時代,包裝成高度娛樂性的政治寫實劇,對台灣戲劇界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嘗試。
2020/03/03 | 方格子vocus
記者真心話:看《鏡子森林》拆解媒體業八面玲瓏的人性迷宮
自從韓劇與陸劇崛起,台劇沉寂多年,近幾年台灣接二連三的推出本土的社會寫實題材,令人驚喜不已。《鏡子森林》從揭露新聞界生態開始,一路探討新聞媒體中的道德與正義,在假新聞氾濫的此刻,觀眾或許更能體會其中滋味。
2020/02/27 | 方格子vocus
浪漫的《想見你》,希望你也能看到:致兩位時間線重啟後被遺忘的少年
《想見你》巧妙的時光謎題,顯現不同年代裡人們對於偏差的意識型態轉移,也彰顯了2020年的臺灣未解議題。
2020/02/25 | 方格子vocus
《鏡子森林》:除了媒體生態,還能看到都更與文化保存的衝突
在《鏡子森林》這部戲劇裡面,除了可以看到土地開發的黑暗面,也可看到,正因另一個深刻的新聞產業問題。媒體從業人員向來有所謂的無冕王的美稱,能相當程度的將權利轉化成「權力」;但何謂新聞人的價值呢?是否能堅持到最後呢?
2019/12/12 | 方格子vocus
鄭文堂、楊大正談《鏡子森林》:為台劇做工的人
對導演鄭文堂、飾演天哥的演員楊大正而言,《鏡子森林》都是意義非凡的一部作品,兩人在講座中分享了自己與創作之間的關係,以及暢談《鏡子森林》,在拍攝過程中的角色設定,與各橋段背後深刻涵義。
2019/11/30 | TNL特稿
下一部媒體主題高品質台劇,《鏡子森林》中的誰是獵人、誰是獵物?
以新聞媒體生態為題材的《鏡子森林》,故事從「火線新聞」的新聞工作說起,面對官商勾結、威脅利誘,新聞記者如何秉持正義,堅持理想?